《大匠师——昭陵铜雀台紫禁城....暗藏在砖瓦间的古老秘密可以撬动世界》
第4节

作者: 鸿七龚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哼!”韩老听到这里,脸色骤变,“所谓仿品,有神似和形似,如果不能神似,我要它做什么?不会飞的仿品有什么意思?我要会飞的黄金凫雁!”说罢,他突然站了起来,迈步就要离开。
  李文轩急了,双手小心翼翼地捧下黄金凫雁,送到韩老面前:“韩老,所谓仿品,主要价值在观赏而不是跟原作完全一样。您要能飞的仿品又是干吗?这精致的黄金凫雁花了我500多个日夜,每一处细节都精雕细琢,浸透了我的全部心血。您只须仔细瞧瞧,就能辨……”
  日期:2018-06-23 09:07:26

  韩老只是瞥了一眼他手中的黄金凫雁,就又十分坚决地哆哆嗦嗦向外走,一边走一边说:“年轻人,你别当我是个老眼昏花的无用之人,想当年我也跟你一样满腔热血。时间是匠人的一个难得的神器,你知道神在什么地方吗?”韩老又用满脸褶子堆出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你的凫雁左脚有硬伤,这是你的遗憾 吧?”
  韩老说完这句,李文轩表情大异,惜雪也知道他在做这个黄金凫雁的时候出的小事故,左脚多削了一下,跟右脚是不完全一样的。虽然无伤大雅,但是这老头儿只是一瞥,就洞察到这么细微的一笔,着实让人惊讶,他确实不是一般 人。
  韩老走到门口,又扭头看了惜雪一眼说:“丫头,一世斧头三年刨,你这把东阳木雕斧可跟不了你一辈子!还有……”他目光变得有些混沌。“我略懂一些周易和相术,我看你要有大灾了,就跟那个秦始皇陵中失传已久的黄金凫雁有关,很可能还会牵连你的家人。我劝你一句,这段时间与黄金凫雁这四个字相关的事情,还是别掺和了,有多远就躲多远吧!”
  日期:2018-06-24 14:19:23

  “您怎么初次见面就连威胁带诅咒的?”韩老提到家人,惜雪脸上又露出愠怒。
  韩老头也不回地扬长而去,嘴里还小声嘟囔着:“黄金凫雁如果真的再次出现,别说你们,更多的地方,都要有大祸发生。”
  李文轩急忙在后面追,惜雪却突然盯着地上蹲了下来。阳光下的木屑中,老人留下的脚印有些奇怪,她的脸上露出吃惊的神色。
  李文轩很快回来了,满脸怒容地对惜雪抱怨说:“好不容易盼来了个金主,你三句话就给我搅黄了!惜雪,我不像你,你嘴里含着金汤匙长大,你是京派泰山北斗的孙女,你可以不食人间烟火,可是,你知道我现在有多需要钱吗?我没日没夜地做这些东西,维护网站上的形象,到底是为了什么?在我的生命中,没有一分钟能跟你一样,为了玩、为了理想和所谓的信念活着,你懂 吗?”
  惜雪看着李文轩沮丧的表情,想说韩老并不是因为自己的风凉话,是因为他的仿品不会飞才不买的,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惜雪特别相信“一物降一物”这句话。虽然自己被娇惯长大,但自从8岁认识李文轩开始,所有的耐心和忍耐,都毫无保留地给了他。李文轩可以激发出她内心深处的温柔和宽容,使她变得温和顺从。
  李文轩并没有放过已经对他妥协了一次的赵惜雪,继续狠狠地说:“10年前,我二叔被倒下的土墙砸倒,医院说他的头骨碎了,需要几万块钱治病。二叔说没钱,就在医院简单处理了一下,回家等死。我看着他悲惨地躺在床上慢慢闭上眼睛,却无能为力。你知道什么叫无能为力吗?你知道我现在多需要钱吗?贫穷,是你永远都想不到的绝望!”
  惜雪知道,李文轩的父亲最近得了重病,放疗、化疗,使得他家里的钱袋子好似破了大窟窿,怎么补也补不完。李文轩更是为此没日没夜地工作,把小地下室变成了赚钱的工作室。惜雪这次过来,其实也是想要帮李文轩做个小活赚点儿小 钱 。
  她看李文轩还在气头上,也不愿多解释,扯开了话题:“文轩,这个韩老,让我想起爷爷曾给我讲过的一个人,我要去问问爷 爷。”
  日期:2018-06-24 14:20:01

  “什么人?”李文轩突然着急地问。
  “等我确认清楚了再说。对了,晚上7点的订婚宴,你别迟到了。”
  “究竟是什么人啊?”李文轩又着急地追问了一句,可是惜雪矫捷的身影已经消失在门口。
  李文轩叹了口气,安静地坐在韩老刚才坐过的地方。他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墙面,脸上的表情却在奇怪地变化着,先是眉头紧锁,之后慢慢地,有一丝诡异的浅浅的笑容慢慢荡漾开来……
  晚上7点,李文轩失约了。订婚宴的饭局过了10分钟,他的手机却一直打不通。
  惜雪的妈妈尴尬地笑着问李文轩的妈妈:“是不是文轩后悔了?”
  李文轩的妈妈一直面色焦虑,听到这话慌忙站了起来,说:“文轩从来都是一诺千金、一言九鼎的孩子。我想他肯定是出事了!”说罢就要离席去工作室找李文轩问个究竟。
  惜雪的妈妈给惜雪使了个眼色,惜雪起身陪同前往。

  待两人赶到地下室的时候,同时大吃了一惊。
  地下室的小门虚掩,门缝里一片漆黑。惜雪暗叫一声不好,走上前去,飞起一脚踹开了门。
  地下室里的电灯开关失灵了,惜雪打开手机的手电筒功能,光束下,地下室里一片狼藉。李文轩那些珍贵的木作工具东倒西歪,木块也扔了满地。
  日期:2018-06-24 14:21:15
  惜雪把光柱打到藏有作品的那面假墙上,李文轩的妈妈立刻尖叫了一声,捂着嘴巴跑了出去。
  假墙上竟画着一个血人!
  那不是普通的血人。血人的眼球瞪出了眼眶,眼神惊悚而恐怖,嘴却张得很大,在展示着一个神秘而得意的笑容;血人的一只手握拳跃跃欲试,另一只手藏在了身体的后面;他下巴微微上扬,弯腰驼背,却仰着脑袋。
  整个血人的形象异常诡异,且这血人似乎刚画上去不久,仍有血顺着血人的轮廓线慢慢流下来。
  惜雪走上前去,小心翼翼地摸了一下血人身上的红色血迹,放到鼻子下闻了闻。她凭经验很快确认这是木工修复的颜料,也就是铁红色装饰粉,并不是人血。她戴上木作手套,在假墙边按了下开关,假墙开了,满柜子的东西仍留在原处,但几乎被砸了个稀巴烂,只有一个柜格空了,上面放了一张纸。
  惜雪拿起纸仔细端详,纸上画了一幅画,非常奇怪的简略画。画的主体是一只麒麟,却长着一张女人脸,麒麟身上还画着六个东西,看不清楚是什么,好似麒麟被这六个东西在纠缠和控制。
  这是哪门子奇怪的画!

  惜雪将纸放回空格,突然想起这是下午韩老要看的那个黄金凫雁所在的地方,连忙把黄金凫雁扒拉出来,却发现它的左脚已烂,脑袋也分了家。
  惜雪刚要把黄金凫雁放回去,突然手上一热,有东西顺着凫雁那被截断的脖子流下来,她凑过去仔细闻了闻,这一次绝对不是铁红色装饰粉的味道,而是人血!惜雪吓得手一抖,更多人血从黄金凫雁的脖子里流了出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