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110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然而在白家这种大家族,她跟所有家族子弟一样不能有属于自己的爱情,也无权干涉子女婚姻,一切由老爷子说了算。可怜白翎还在妈妈怀里喝奶,就被老爷子大手一挥许给那个家族,身为父母连表达意见的资格都没有。
  这回白翎未婚先孕,也是老爷子简洁明了的一个电话:

  “翎翎怀孕了,我同意把孩子生下来,姓白,你俩不准跟翎翎啰嗦!”
  容上校大惊失色,立即与丈夫通电话,打听女儿的男朋友是谁,期间发生了什么,是否故意怀孕,在哪儿保胎及生养等等,这一切居然要瞒着老爷子。而且老爷子交待了不准啰嗦,两人真不敢打电话给女儿。
  其实白翎与父母亲的感情也很淡漠,老百姓家庭里女儿跟妈妈撒娇的场景,在白翎和容上校之间是不可能发生的。从记事起,白翎基本由保姆照看,父母亲成天在外忙各自的事业,难得节假日团聚,家族里却要商讨各种事情,有时比工作还累。白翎读书的学校从来不开家长会,都是背景相似的孩子,家长们分散在天南地北,或许只有每年两会才能聚到一起。
  即使夫妻俩之间也是淡淡的,一年见面次数屈指可数,容上校听说丈夫有个秘密情人,那又怎样,家族类似情况司空见惯,没有才奇怪。

  所以容上校没法对白翎发火,以她在家族的地位连生气的资格都没有。但不代表能轻易原谅方晟,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姜主任哪知道三个人内心难言滋味,只当为白家做了个现成媒人,笑呵呵道:“小方镇长继续谈谈沿海观光带项目。”
  方晟暗想今天豁出去了,要杀要剐听天由命,反正孩子不能没有爸爸!
  遂理清思绪,从沿海观光带道路建设,到景点设置,以及海滩旅游规划,甚至二期、三期远景思路里的人造沙滩、人工岛都详细阐述了一遍,当然重点是介绍森林公园,将上次和爱妮娅讨论的思路,即确立以绿色农庄为核心,打造绿色食品、绿色旅游、绿色休闲一条龙服务的宏大设想,当然包括观光栈道、树屋、狩猎区等具体项目。这些想法在他脑海里盘恒了数年之久,又有无数实地考察、勘探和大量的研究分析,加上爱妮娅点拨和指导,体系愈发丰富成熟,给人耳目一新、拍案叫绝的感觉。

  姜主任看过部分方案,此时听他思路清晰地讲解,更加切实体会到方晟的务实作风和思路前瞻性。容上校却是从头听起,被他的天马行空并落地生根的方案惊得目瞪口呆,立即改变了对方晟的观感。
  不管如何,起码是个能做事、有魄力、敢担当的年轻干部。
  姜主任很满意容上校的神态,笑道:“今天小方镇长讲得精彩有余,尖锐不足,要知道上次海边相遇时,当着何省长反驳我和玉贤的观点,听得何省长赞叹不已。”
  容上校感到机会来了,故作认真地想了想,问:“小方镇长,那次和你在海滩游玩的女孩子好像姓赵?”
  姜主任一愣,赶紧打岔:“一共六个人,何省长还破例喝了点酒,哈哈哈……”
  方晟觉得遇到的每个人都是情报员,从爱妮娅到赵上校,仿佛熟知自己生活的每个细节,当下窘得说不出话来,刚才侃侃而谈的劲头不知跑哪去了。
  白翎却觉得赵尧尧真是命中绕不过去的魔星,连父母亲都听说了,越想越恨,忍不住一脚踢向坐在对面的方晟。

  谁知今天这种场合,方晟坐得特别拘束,双腿紧紧缩在椅子下,倒是姜主任很放松,一只腿伸到中间,正好中了白翎的无影腿,疼得“咝”一声,弯腰下去揉,心里知道白翎在发小姐脾气,不便声张。
  容上校何尝看不出来,若无其事问女儿:“当时你俩还没认识?”
  “忘了。”白翎被问得没脾气,感觉母亲今晚有点反常——以平时次数不多的接触来看,她很少说话,也从未咄咄逼人进攻。
  方晟觉得这位丈母娘好厉害,每个问题都象扎在心上似的,连忙说:“到海滩游玩的人很多,我是东道主,来的都是客,必须热情接待。”
  姜主任也说:“对,小方镇长还是位出色的导游,上次讲解每道海鲜也给何省长留下很深的印象,说来那边海鲜确实鲜美,即使在东方金城都品尝不到那种独特的风味,我推荐容上校过去玩玩。”
  容上校微笑道:“没问题,翎翎,过阵子我叫几位战友一起去,有时间作陪?”
  白翎心想我快要躲起来生孩子了,你快当外婆了,还在这儿装什么糊涂?正准备反击,突然一阵反胃,急忙捂着嘴跑进洗手间。
  容上校暗自叹息,心想反应还蛮强烈。
  方晟立即说:“容上校放心,我负责全程陪同接待,保证您和您的战友满意!”

  “叫容上校太生分,还是叫阿姨吧。”姜主任凑趣道。
  “阿姨好。”方晟顺势改口。
  容上校不置可否,又问:“小方镇长最近去了趟香港?”
  方晟恨不得把脸钻进茶杯里,讪讪说不出话来。姜主任说项目上马后去香港、欧美考察的机会很多,年轻人多见见世面、开拓眼界也好,免得困在基层久了容易目光短浅,方晟连连点头。

  容上校见方晟的狼狈样暗暗好笑,脸上却安详而平和。幸好这时服务员敲门进来问什么时候走菜,是否要加餐位,姜主任起身告辞,说接待兄弟省份考察团,以后有机会再聊。
  容上校简单地与他握手,方晟却一直送到外面走廊,姜主任朝里面瞟了一眼,低声说好好把握机会,还有,等项目全面上马后和爱妮娅到发改委找我。说罢匆匆离开。
  硬着头皮回到包厢,白翎也白着脸从洗手间出来,刚才连续干呕非常难受。
  重新坐下,容上校淡淡问:“几个月了?”
  什么?方晟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暗想你连我去香港看望赵尧尧都知道,却不知道女儿怀孕几个月?
  “三……”白翎头垂得更低,心里却想要是骂我,回头就向爷爷报告!
  容上校装作没听清,问方晟:“三什么?”

  方晟恨不得把舌头咬断,吭哧吭哧道:“三个月……”
  “打算在哪儿养胎?”
  “一个……很远的地方……”方晟更惊异,丈母娘是真不清楚,还是装糊涂?
  白翎补充道:“我联系的。”
  此时桌上三人的处境都是尴尬无比:白翎明明有孕在身,却不能要求方晟结婚;方晟明明应该对母子负责,却跟赵尧尧有婚约在先;容上校按说应该斥责两个年轻人不负责任的行为,却无权干涉。
  容上校只能把矛头直指方晟:“准备怎么善后?”
  很简单的问题,偏偏方晟无法回答,眉头纠成一团,道:“当务之急是……”
  白翎打断他的话道:“都说了姓白,一切有爷爷负责。”

  这面大旗亮出来,容上校哑口无言,暗叹到底女生外向,处处替这小子挡枪,今晚鸿门宴是摆不成了!
  “男孩女孩?”她接着问。
  方晟简直彻底无语,又是白翎冲上前:“上午刚做过B超,男孩。”
  “叫什么名字?”
  下午方晟还开玩笑说翻《康熙字典》,这会儿不敢吱声,老老实实说:“还没想好。”
  容上校略一思索道:“大名可能要由爷爷做主,我给起个小名吧,叫小宝。”

  “小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