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108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中林悲嗥一声,双手抱头坐在沙发里,半晌说不出一个字。
  方晟沉思良久,道:“快,把段厂长叫来!你们到隔壁等,我单独跟他谈,还有,找个录音笔过来。”
  半小时后段厂长进来,方晟开门见山道:“上次你给楚助理送两万块钱现金时,他在不在家?”
  段厂长僵住了,足有两三分钟才内疚地说:“看来给楚助理添麻烦了,我本来是好意……”
  方晟一拍桌子:“都反映到我这儿了,还是好意!你可算得真准,两万块正好达到刑事立案标准,少一块钱都不行。”

  “不不不,方镇长误会了,我真的……”段厂长吓得双手直摇,知道事情闹大了。
  “废话少说,下面回答我的问题,有啥说啥,不准含糊其辞!你和谁去他家,遇到谁?”
  “和我们厂周财总,楚助理不在,他爱人一个人在家。”
  “她为什么把钱收下?”

  “我骗她说跟楚助理说好的,她不信要打电话,周财总把钱往沙发上一扔,两人就跑了。”
  “事后楚助理有没有打电话?”
  “把我骂了一通,说要回家拿钱送到厂里,周财总说那样太麻烦,就……”
  “后来钱有没有退到账上?”
  “不知道,我都忘了这事……方镇长,楚助理从头到尾没想收钱,都是我不好,把事情办成这样……”段厂长后悔得扇了自己一个耳光。
  方晟定定想了会儿,道:“那就这样,以后不管谁找你了解,都要象刚才这样如实反映,明白吗?”

  段厂长不安地问:“这事儿……有多严重?”
  “能立案了,你说多严重?”方晟没好气道。
  随即又叫来周财总,仍是上面几个问题,但周财总明显目光闪烁,态度暧昧,回答含糊其辞,甚至也说不知道钱到底退了没有,方晟懒得跟他多说,挥手让他离开。
  第二天早上银行刚开门,楚中林妻子就拿着存折到柜台补登折,打印后一看,顿时瘫倒在地:
  那笔钱果然没汇成,原路退回,已在存折上放了十多天!

  消息传到三滩镇,楚中林欲哭无泪,赶紧让妻子坐车把钱送过来。朱正阳仔细研究段厂长和周财总的证词,道:
  “即使纪委调查,起码能证明中林没有当面收钱,而且尽管退汇,曾有过退钱行为。另一方面,镇里优惠政策出台是在段厂长送现金前,不存在利益交换。”
  方晟道:“纪委办案可不是这么看,第一,他们会认为中林故意回避,让妻子在家收钱;第二退钱也是做的戏,汇款时故意输错账号,实际上将钱一直放在存折上,等风声过去再归为己有;第三,出台优惠期间,中林有可能作出某种暗示,段厂长是心领神会。”
  楚中林惊恐地说:“方镇长,你不会……不会也这么想吧?”
  朱正阳皱眉道:“这不是模仿纪委的思路吗?瞧你紧张得。”

  上午楚中林妻子带来现金,朱正阳陪他俩到钢构厂退钱,方晟在办公室转了十多圈,抽掉半包香烟。
  中午朱正阳单独找他,惭愧地说:“中林是我的朋友,麻烦等于我带的,连同上次,确实让你很为难。刚才我想了想,这事尽可能帮,但不能勉强,以免连累你。县里盯你的眼睛很多,弄不好把你搭进去可就赔大了。”
  “本来就冲着我,当然整个过程中林处理得也有问题,”方晟平静地说,“韩书记说得不错,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会不会侯明做的手脚?我叫几个人弄他!”

  “以后再说,先解决当前问题……”
  方晟又转了几圈——朱正阳凭经验知道,他只有遇到难题才转圈,终于停下道:“把中林叫来,我要摊牌。”
  楚中林揣揣不安进来,从昨天到今天中午,整个人象衰老了十岁,精气神都没了,哪有两天前意气风生的模样?
  “两条路让你选,第一条路,我如实上报目前调查结果,听候组织处理,不过就我们仨在,我可以透个底,韩书记会看在我的面子保你,估计纪委方面打个招呼,最终背个处分就能结束,不过政治生涯到此结束,今后我也帮不了你。”
  楚中林脸色灰暗,颓废而消沉。
  “第二条路,事情能迅速平息,你不受影响,三个月后正常提拔副镇长。”
  “真的?”朱正阳和楚中林同时惊喜地问。

  朱正阳到底更了解方晟,随即问:“什么代价?”
  方晟不回答,反问楚中林:“你想选择哪条路?”
  还要说,当然是第二条!楚中林这时才意识到仕途的宝贵,紧咬牙关道:“我哪有选择的余地?当然第二条路!”
  方晟果断地说:“那么下午就回城跟老婆办理离婚手续!”
  楚中林如遭雷殛,呆在原地。
  朱正阳却反应过来,紧忙道:“必须这样才能洗清你的责任。你想想,钱是她收的,汇款也是她犯的过失,只要她肯把错误承担下来并同意离婚,这件事肯定能摆平!”

  “可是,”楚中林难过地说,“她压根是无辜的,段厂长是故意趁我不在家主动上门,汇款账号本来就是错的,我怎能跟她……”
  方晟神色冷下来,道:“明天上午我在领导小组那边,九点钟把离婚证送过去,我就连同相关材料交给凡书记;过时不候,否则准备接受纪委调查!”
  朱正阳使个眼色,拉着楚中林离开,出门刹那只听他说“离婚还能复婚”,方晟微微一笑,暗想五个人当中朱正阳领悟力最高,而楚中林略微逊色。
  第二天上午八点五十九分,朱正阳陪着楚中林气喘吁吁来到会议室,将离婚证以及协议离婚证明等交给方晟。看着两人疲惫的神情,心知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不知在楚中林妻子面前说了多少好话,作出多少承诺,甚至楚中林有可能作出书面保证,还拉朱正阳背书。
  方晟没耽搁,立即拿着全套材料去见纪委书记凡镇宇。听完回报,凡镇宇心中有了几分数,其实昨天韩书记已暗示尽量配合,低调处置,遂笑道:
  “方镇长调查得很细致认真,资料翔实可靠,加之当事人处理果断及时,按说没太大问题,回头我派人过去找当事人核实一下,尽快出个结论。”
  “多谢凡书记。”方晟忙不迭起身表示感谢。接着两人又聊了些沿海观光带方面的事,凡镇宇“无意”间提到领导小组有个成员是他的亲戚,以后有可能的话多关照,方晟自然满口答应。
  两天后,纪委针对举报信作出内部调查结论,认为楚中林主观上不存在收贿动机,客观没有收贿事实,主要原因是妻子(已离异)处置不当,加之不熟悉汇款流程,已向相关部门承认错误。纪委认为,三滩镇领导班子要加强干部思想教育,不单本人洁身自好,还要向家人灌输拒贿常识,提高风险防范意识,杜绝少数别有用心者从外围打开缺口。
  又隔了三天,一伙彪形大汉夜晚挟持周财总。
  三个彪形大汉把周财总拖到荒无人迹的海滩上,一个字不说,蒙住他的头拳打脚踢,打得周财总连连惨叫,声音越来越微弱,可彪形大汉们象要往死里打,始终没停手的意思,也不提条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