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107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又过了几天,傍晚时分韩书记突然把方晟叫过去,满脸严肃递过来一封举报信,打开一看,方晟脑子“嗡”地一声,当场有点懵!
  举报信是以一名三滩镇镇办企业中层干部口吻写的,揭发楚中林在改制过程中,通过妻子收取某企业两万元现金,从而给予该企业更优惠的政策,并损害退休下岗职工利益,粗略估计该企业老板从中获利二十多万。
  信的结尾写道,表面看该镇企业与其它企业一样顺利改制成功,楚中林政绩又添了光彩的一笔,同时拿到两万块好处,企业老板也笑得合不拢嘴。最终损失的是谁?三滩镇?反正改制工作是楚中林一手遮天,又深得方镇长信任,哪个去查他?退休下岗职工?很多人连养老保险计算方法都弄不清,怎可能知道其中的猫腻?可长此以往,改制只会肥了官员老板,苦了普通老百姓,造成越来越深的社会裂痕!

  举报信后面附有楚中林银行存折流水,上面赫然有一笔两万元存入!楚中林每月工资三千不到,妻子在公司当财务会计,工资更少只有1800元,两人不吃不喝要四个月才能存到两万。
  个人存折流水是储户**,凭本人身份证才能到银行打印。法院、纪委、海关等有权部门调查,都必须履行严格手续,包括出具县以上权力部门证明,以及调查人员身份证等。举报人居然能弄到存折流水,可见花了心思。
  方晟聚精会神看信,韩书记一言不发,大口大口抽烟,办公室里烟雾缭绕。
  “韩书记,我明天就赶回三滩镇调查,若举报内容属实,立即移交纪委,决不姑息。”看完信方晟表态道。

  韩书记慢吞吞道:“楚中林是镇长助理?”
  “已有**个月,正打算下个月提请组织部门考察提拔副镇长。”方晟心一横索性实话实说。
  “好像朱正阳提拔前也出了点岔子?”
  看来韩书记无所不知,方晟叹道:
  “当时确实……幸好后来做了些弥补工作……正阳同志在工作上是一把好手。”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你本身没问题,哪个人能挖到名堂?当干部,打铁还须自身硬!”
  方晟赶紧自我检讨:“我要负主要责任,近期在沿海观光带项目上投入精力太多,三滩镇事务方面关注度明显减弱,特别是村镇企业改制,总以为有前期成功经验,全权委托中林同志,自己做甩手掌柜,产生问题也在情理之中……”
  韩书记摆摆手:“小方镇长别总把责任往身上揽,该谁的问题谁来顶,不能打击面过大嘛。这封信昨天才到镇宇书记手里,上午交给了我。两万块钱现金,如果查实不单组织追究的问题,已经触犯刑法,要移交检察机关立案的!”
  方晟悚然一惊,手里捏着的薄薄的信纸顿时沉甸甸。

  “但是我们还要从保护年轻干部角度出发,慎重处理此事,不张扬不扩散,妥善低调地把握好分寸,”韩书记显然话中有话,“比如要问清楚那笔钱什么时候送的,哪些人在场,事前楚中林是否知道,事后什么态度,为什么把现金存入工资存折等等,每个问题都必须搞清楚,既要有举报必查,又要根据事实说话!”
  方晟终于摸清韩书记的真实用意,不由松了口气,道:“请韩书记放心,我保证秉公办理,给举报人,给改制工作一个交代!”
  “那就好,”韩书记欣慰地说,“小方镇长,我得批评你几句。在县里这段时间成天泡在会议室搞对接是不错,项目进度也扎实推进,但目光不妨看高些,有时间不妨到一些部门走走、聊聊,联络联络感情,对以后工作很有益处啊。”
  方晟明白他在点拨自己要拉紧与县领导、直属部门的关系,心中十分感动,连连点头道:“谢谢韩书记苦心,我明白。”
  起身告辞时,他心一动,故作迟疑道:“韩书记,有件事不知道该不该回报……”

  “哦?”韩书记笑道,“在我面前有什么不能说的,尽管开口。”
  “上周我到许市长那边回报工作……”
  韩书记目光一闪,示意道:“关上门。”
  方晟依言关门,讲述了许玉贤详细了解黄海县领导情况的经过,韩书记听得很仔细,反复询问其中细节,并让方晟一字不漏复述如何介绍自己。听完后长长舒了口气,微笑道:
  “小方镇长悟性很高,也很聪明,值得信任。”
  方晟恭敬道:“我就是根据平常了解的事实如实反映,说得不到位之处,请韩书记谅解。”
  “在市领导面前必须实话实说,他们自会核实相关情况,过于华丽虚伪只会适得其反。”
  话虽如此,但从哪个角度、基于什么立场、用什么语气,实质有非常微妙的区别,在官场沉浸数十年之久的韩书记焉会不懂其中玄机,正因为此,他内心对方晟倾向性很强烈的态度非常满意,庆幸自己在关键时候给予他坚定的支持。官场就是这样,有付出肯定想得到回报,否则哪有免费的午餐?
  直到方晟离开,韩书记都没问他如何评价童彪——这是一个彼此心领神会,无须赘言的问题,韩书记不该问,方晟也不好答。
  当晚方晟就赶回三滩镇,将楚中林和朱正阳叫到办公室,直截了当道:
  “你好大的胃口,一笔就敢收两万,老实交待整个村镇企业改制,你一共收了多少?!”

  朱正阳大惊失色,楚中林更是吓得魂飞魄散,语无伦次道:
  “我没……钱不是退了吗……不是我收的……”
  “到底怎么回事?说清楚点!”方晟沉声道。
  楚中林紧张之下更结结巴巴交待不清,朱正阳赶紧打电话给他妻子,结合楚中林叙述,总算弄清事情的来龙去脉:
  两个月前,东遥钢构厂改制工作进入关键阶段时因为种种原因卡住,楚中林从中周旋,多次召集厂领导和投资人协商,镇里也拿出更优惠条件,使双方重新回到谈判桌上,经过六轮会谈终于进入实质性改制阶段。事后钢构厂段厂长非常感激,多次送卡、送现金、送礼物,都被楚中林退回。段厂长真有恒心,居然打听到楚中林在县城的住址,和财总驱车到他家,当时家里只有他妻子一人,假称已与楚中林沟通好,硬留下两万元现金。

  楚中林听说后很生气,立即打电话给段厂长发了通火,表示要退回。这时财总说来回拿现金太折腾,又不安全,不如放到存折里汇到钢构厂账户,这样留有痕迹,以后也能证明确实退了。楚中林一想有道理,遂叫妻子照办。
  不料妻子竟把钱存到楚中林工资存折里,后来按财总提供的账号汇款后也没再查看,一直以为肯定退了。
  朱正阳立即说:“钢构厂财总有问题!本来就送的现金,哪有从银行转账的道理,你踩陷阱了!”
  “明天一上班立即查存折余额,看汇款是否成功。”方晟命令道。
  “汇款怎么会不成功?”楚中林惊慌失措,猛一拍头道,“糟糕,如果财总存心诬陷,故意提供错误的账号,对方银行发现户名和账号不符,很可能把钱原路退回!”
  “一旦两万块钱还在存折上,你就完蛋了!”朱正阳紧握拳头,“***真是防不胜防,上次我……这次是中林……妈的,妈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