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106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摇摇头:“我的身份连香港都去不了,更别谈美国。我要去的地方非常隐秘,在地图上是不存在的,是一家专门为特种兵提供服务的医院,既能提供生养孩子的一切需要,又足以保守秘密!我已联系好相关部门,等这边办理好交接就过去。”

  “我陪你一起去!”
  “不行的,那里自成体系,别说你,我爷爷的身份都甭想踏入半步,”她慢慢道,“里面屏蔽所有信号,禁止携带手机,我只能利用偶尔出山的机会,用公用电话打给你。”
  “哪个山?”他敏锐地问。
  她意识到失言,摇手道:“不该你知道的别多问……总之我们的孩子,”说到这里她温柔地瞟了他一眼,“爷爷那边当然宣称是领养,人家相信也好,不相信也罢,反正姓白……”
  “啊?”方晟一怔,涎着脸说,“不跟爸爸姓方?”

  她重重敲下他的头,板着脸说:“你以为爷爷那一关好混?不姓白压根没法取得他原谅!到底年纪大了,对第三代情有独钟,偏偏我哥由于婚姻不如意,迟迟没有生养——老实说我都怀疑他到底有没有跟嫂子同房,爷爷快急疯了,现在突然送个重外孙给他,而且承诺姓白,他表面装得很冷淡的样子,其实急不可耐等着抱孩子呢……”
  方晟有点失落:“上次说那个什么长子……”
  她又敲了他一下,竖起眉毛道:“你不是说不在乎吗?”
  “唉!”他摸着头愁眉苦脸道,“算了,不管跟谁姓,反正是我方晟的种。”
  “这就对了,过一关是一关嘛,男子汉大丈夫要大气点,”她搂着他的头笑道,“爷爷还得负责做我爸妈的思想工作,因为我说了,如果爸妈不认可,就把孩子打掉,嘻嘻,爷爷说你敢!”
  方晟也一哆嗦:“不准把打不打挂在嘴边,我听了心慌。”
  “好哇,当初我要孩子你坚决反对,现在倒比谁都宝贝!”
  “唉,主要为你着想,也怕孩子将来……”
  白翎又躺了下来,手枕在脑后,望着天花板幽幽说:“我计划好了,养胎到生养以及产后护理,前后加起来大概一年时间——跟她去香港一样,希望这期间你和她的事能定下来,成与不成总会有个说法。不成,我抱着孩子跟你一起;成,那就再说,谁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
  方晟百感交集,一方面为平添孩子而激动,另一方面白翎即将远行给他很大的冲击。几个月来两人象夫妻一样生活起居,彼此已产生深深的依恋,超出感情而升华为亲情,这使他更加愁肠百转,难以抑制不舍之情。
  相比之下白翎更洒脱些,好像孩子在方晟肚里似的,尽说些不着边际的话,好容易正经了点,又要他给孩子起名字。方晟说还不知道性别呢,到时翻《康熙字典》,白翎又发愁也许爷爷要根据家谱排序等等。
  既然怀孕,“好”事暂时别想了。方晟翻出抽屉里的一盒盒安全套准备扔掉,细看之下果真每只都做了小动作,吹开后才发现有微不可见的针眼。不由哭笑不得,想想白翎粗中有细的时候也挺可怕,竟暗中策划了好几个月,难怪上次肖兰打电话试探白翎“有没有”,当时没听懂,觉得母亲语气奇奇怪怪的。

  不过最大的障碍,也就是白老爷子能接受孩子出生——这是托那个家族偷偷在美国抚养私生子的福,肯定觉得你家能这么干,我家就不可以?私底下有赌气和较劲的因素,不管怎样,总不至于象赵尧尧家族至今高高在上,母亲第一见面就给他来个下马威。
  当晚方晟轻抚她的肚子,为还没成形的孩子憧憬未来,设想了很多很多,最终达成一致的是不能涉足官场。
  连续几天方晟心情很好,去洗手间都哼着小调,不单领导小组成员们觉得奇怪,连很少关注个人情绪的爱妮娅都看出来了。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进亦忧,退亦忧,”她正色地说,“这是欧阳修说的,明白我的意思?”
  没想到她非但没好奇自己兴奋的原因,反而从这个角度劝诫,不愧是员工眼里的工作狂。

  方晟辩道:“人是感情动物,岂能没有喜怒哀乐?”
  “如果你只想做普通人,完全可以快意于恩仇,就象某些省份老百姓喝酒打牌都能打起来,桌子板凳满天飞,但你要在官场生存,越走越高,就这决定你必须控制好自己的情绪,避免被对手、朋友、下属看出端倪,事实上你已不是第一次失态,”她竖起手指,“上回赵尧尧去香港,你黑着脸工作了两天,为照顾你的情绪,我不得不把部分重要议题延后,并要求项目组尽量不要激怒你。我跟你是对等合作关系,私交尚可,可以在不涉及到原则的问题上让步,倘若你的对手呢?他们会等你状态调整到最佳时才出手?”

  经她提醒,方晟才意识到自己轻率了,汗涔涔道:“你提醒得对,忠言逆耳,我会记住今天说的话。”
  爱妮娅啜了口咖啡,似笑非笑道:“再谈你为何高兴。掐指一算赵尧尧还剩两个多月结束培训,小别胜新婚,想必值得兴奋,不过以你目前状况,恐怕悲喜交加,某种意义上讲烦恼更多些……”
  “久病成医,华尔街那位心理医生的套路都被你学会了。”方晟刺了她一句。
  “多谢夸奖,”她不以为意继续说,“不是因为赵尧尧,而最近黄海官场局势平静,虽说梧湘市隐隐有人事变动的风声,上次你见过许市长,心里应该有底,况且县处级调整暂时轮不到你,因此与官场无关。算来算去,能让你情绪产生波动的唯有白翎。”
  “你真是我肚里的蛔虫。”方晟不动声色,虽说为抽丝剥茧的分析所叹服,但不信她能猜到白翎怀孕。
  “然而眼下白小姐真没什么值得开心,一桌菜本来独自享受,马上要两人分着吃,吃着吃着甚至会打起来,想想也窝心……”
  方晟被这个比方弄得啼笑皆非:“你的幽默很冷。”
  “除非你突然同意跟赵尧尧分手,以我得到的信息一是不可能,二是白小姐本身也有数不清的烦恼,比如娃娃亲……”
  方晟腾地站起身,吃惊地看着她,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白翎的娃娃亲虽然在那个层面的家族之间不是秘密,但外界鲜为人知,就连赵尧尧也只知道个大概,语焉不详,爱妮娅是如何得知?
  爱妮娅悠然喝着咖啡,道:“不坐下我就不往下说。”
  “你……让我毛骨悚然……”
  “别以为情报工作是白翎的专利,从某个角度讲,只要舍得花钱,没有绝对的秘密,”她继续说,“那么白翎喜从何来,你又喜从何来?华尔街投资专家说过一句话,当所有可能都不可能时,最简单的解释就是答案。”
  “华尔街都是哲学家。”方晟半褒半贬道。

  “最简单的解释是什么?答案已呼之欲出,”说着她起身整整衣服,“去工作了。”
  方晟着急道:“答案是什么?”
  爱妮娅走到门口突然停住,转身用手指在腹部画了个圈,然后微笑着离开。
  他一呆,茶杯差点落地。
  太可怕了,这个女孩太可怕了!方晟从未遇到过如此精明、如此心机的女孩,惊恐之余暗暗庆幸,自己是她的朋友而非敌人,否则……
  他都不敢往下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