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105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算了,反正我的形象是毁于你手,事后弥补也没用!”方晟生了会儿闷气,突然道,“由于犯下严重过错,今晚必须接受惩罚!”
  “罚什么?”白翎没反应过来。
  “一件你从来不肯做的姿势……”
  方晟坏笑着扑上去,可怜白翎一身好功夫,此时却变成任人宰割的小羔羊,全身瘫软无力反抗,整个晚上被他欺负个够。事后白翎很不乐意,说下不为例,方晟笑道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并说以后再犯错还有难度更高的动作。白翎连骂他流氓。

  第二天早上自然晨练了一回,然后大半天都赖在床上,中午订餐送到房间,两人缠绵到傍晚才退房回黄海。
  这期间肖兰打了七八次电话,方晟知道准没好事,挂断不接,等到黄海快捷酒店安置下来,正好白翎被专案组叫过去有事,才回了电话。刚一接通就被方池宗劈头盖脸训斥一通,扬言再这样下去断绝父子关系,并警告以后要不赵尧尧,要不白翎,总之两个女孩只能带一个踏入方家大门,否则当场给他难堪。
  方晟也是没脾气,每次并非他的本意,都是她俩主动要求,拒绝吧会伤心,同意吧却两头不讨好。
  他意识到都是自己处理感情问题时过于优柔寡断所造成。
  面对父亲的责难,他只能含含糊糊说,相信他会处理好这件事,今后保证不给家人添堵。
  其实去不去方家,对他来说倒是小事,随便编个借口就能就会过去,真正的问题在于赵尧尧培训结束后怎么办。
  掐指一算,离赵尧尧归期只剩下九十多天,想必她天天在香港扒着指头算日期。可对他来说似乎有点恐惧,不知道到时如何处理她与白翎的关系,尽管这段时间行事隐秘,可这种事纸包不住火,难免有人风语风语,若被赵尧尧知道,该有多么伤心!
  去年在医院面临坐哪辆车回黄海的难题,再度出现在方晟面前,他无数在梦里拷问自己:
  怎么办?
  两周后,通过黄海县招投标中心公开招标,沿海观光带森林公园外环路项目花落梧湘市某建筑公司,仅隔了四五天浩浩荡荡的建筑大军便来到施工现场,机器声、马达声响成一片。
  这也意味着立项十多年、投资数百亿的沿海观光带项目建设正式拉开帷幕!
  当天红旗飞舞,彩旗招展,各种车辆云集施工现场,韩书记亲临并发表热情洋溢的讲话,省发改委官员、梧湘市有关领导作重要指示,爱妮娅代表怡冠表态发言,随后大小领导们排成一列进行剪彩仪式。

  方晟的级别自然排不上主席台,他站在较远的位置,看着热闹非凡的场面感慨万千:一件有利于地方、有利于老百姓、有利经济发展的事,为何具体实施中会遇到那么多障碍,经历那么多坎坷,甚至还有人暗中阻挠!说明在某些人眼里,权力和利益才是重中之重,相比之下其它东西都可以牺牲,都能拿出来交易。
  这种官员其实是官场里的蛀虫,是害群之马,必须予以铲除!
  紧接着以森林公园以核心的观光大道工程也投入施工,放眼几十里海滩,终日尘土飞扬,各种机器轰鸣声不绝,宛如一个超大规模的工地!
  工程上马,领导小组反而清闲下来,爱妮娅可见不得闲人,立即调整工作安排,将怡冠工作组人数缩减一半,这样留下的成员工作量不减反增,私底下抱怨不已。

  方晟过意不去,找爱妮娅提意见。她说很正常的工作调整,回省城人员也不轻松,会立即投入下一个项目,辛苦程度还超过黄海。
  想起仲萍号称月薪五六千,其实是以透支青春和时间换来的,他叹道:“怡冠收入虽高,却赚钱也难啊。”
  她平淡地说:“要不然公司凭什么付出高薪?资本家从来不是活雷锋。”
  当晚县里举办阶段性庆功宴,县领导班子全体出席,在方晟劝说下爱妮娅勉强参加,但全程只喝饮料,滴酒不沾。
  回到快捷酒店才九点钟左右,白翎却已上床休息,方晟觉得不同寻常。她的精力非常充沛,每天还保持一定运动量,基本上只睡五六个小时即可。
  他摸摸她额头:“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他又摸了摸:“体温正常啊,到底哪儿不舒服?要不要去医院?”
  她突然坐起来看着他,说:“你不会生气吧?”
  “生气什么?”他莫名其妙。
  “嗯,”她双手抱膝,透过窗帘看着外面夜空,目光迷茫,“七十四天后,她就从香港回来了。”
  “是的,但是你……”
  她的语气怪怪的,令他有心惊肉跳之感。
  “她到黄海后,你肯定每晚都陪她,否则说不过去,这一点你不说我也能猜到,”她酸楚地说,“你俩是订过婚的未婚夫妻,这一点我永远不如她……”
  “白翎……”他抚摸着她的长发,难过得要流泪。这正是他近来内心纠结、焦虑无比的难题。
  她惨然一笑:“所以我想好了,与其被你们的恩爱所折磨,不如离开黄海,去一个僻静的远方。”
  他瞠目结舌:“什……什么远方?”
  “一个很安静,无人打扰,没有烦恼的地方,从此不再打扰你俩。”
  “你疯了?”方晟冲动地搂住她,“要不我把实情告诉尧尧,共同面对……”

  她轻轻推开他,嗔道:“都说过不准在她面前提起那件事,否则会被她笑话一辈子!”
  “但你不准走!”
  “效仿娥皇女英共同伺候你这位大爷?呸,做你的清秋大梦!”她总算恢复了本色,骂道,“别说她绝对不肯,我也不会做那种不要脸的事。”
  方晟讪讪道:“别误会,我从没想过……”
  “不过我并非一个人去远方。”
  “那……”他越来越听不懂她的话。
  白翎悠悠说:“上午已经确定,我怀孕了。”

  “卟嗵”,方晟震惊之下从床边摔下来,难以置信地看着她:
  “可……可……每次都有……那个……措施……”
  她清冷的脸庞逼上前,就象第一次来到他房间谈工作似的,鼻息间传来淡淡的香气,道:“你怀疑我给你戴绿帽子?”
  “不不不,可……”
  她突然展颜一笑:“其实几个月来我一直偷偷在安全帽上扎了洞,功夫不负有心人,努力终有回报。”
  “你——”

  方晟捂着心口,觉得终有一天会被她气死!
  坐在地上呆呆出神,然后突然说:“既然怀上孕,以后不准出外勤,不准剧烈运动,不准……”
  她笑眯眯道:“很好,总算有点良心,没劝我把孩子打掉。”
  “肚子里的生命也是生命,何况是我方晟的骨肉……”说到这里他心里泛起一股柔情,是啊,不管怎么怎样自己要有亲生孩子了,总是好事,至于麻烦由它去吧。
  “你说的这些预防措施都不存在,”她说,“刚才我就说过会去远方。”
  他终于醒悟过来:“噢,你打算象那个家族的女孩子一样,到美国生养?不错啊,那边空气质量好,食品安全性高,医疗技术世界第一,适合养胎和生育。”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