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101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韩书记摇摇头:“童县长,我不赞同你的观点。随着黄海县经济发展步伐加快,对外交流和门户开放的力度越来越大,类似外来务工与本地居民冲突将不可避免,也是今后乃至很长时间县里维稳工作的重点。西郊村事件固然影响不小,但县里反应及时,措施得当,领导干部们从中收益颇多,正好积累了相关经验,为日后处理群体**件打下良好的基础,我看是坏事变成好事,要多总结才对。”
  童彪赶紧收回态度:“是啊是啊,方镇长在现场的应对很机敏,每句话都能打动工人和村民,迅速化解愤怒情绪,值得基层干部们学习。”
  方晟赶紧表态:“当然镇里还有做得不到位的地方,上午我就赶回去传达县领导指示,同时进一步做好各方安抚工作。同时我会向沿海观光带领导小组做个通报,防止景区施工中再发生类似情况。”
  “对,景区施工规模更大,施工人数更多,万一发生冲突那可不得了。”童彪悚然一惊,不由佩服方晟事事都想在前面。
  韩书记微笑地看着方晟,觉得这小子愈发修炼出官样了,将来……如果到县里挑更重的担子,想必是能胜任的。
  冯昆明灰溜溜来到副书记办公室,向陈冒俊回报了事情的来龙去脉。陈冒俊疲倦地叹口气,说没事了,你回去好好休息。
  等冯昆明离开,他头往椅背上重重一躺,充满无奈和愤懑:不怕神一般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一把好牌,被冯昆明打成这种烂样,还有脸跑来当面回报!
  你调集武警没错,为什么非要抢在童彪前面抵达西郊村?等童彪和方晟进了村,武警悄悄潜入村子,随便抓几个工人,事情不就轻而易举闹大了吗?
  这种很平常的伎俩,以冯昆明在官场的精明本应该顺理成章,谁知偏偏少交代一句,就把事情搞砸了!
  正如童彪上次在常委会上的表现,明明想阻止方晟暂代书记,你就光明正大投反对票呗,大家又不是看不出!非要既想当**又要树牌坊,投***弃权票,结果弄巧成拙,让黄海人笑话。
  听说会后杭真与童彪仍处于冷战状态,没有单独见过面,也没私下打过招呼。而房、庄两位镇书记据说也背地里发过牢骚,认为童彪关键时候缺乏魄力。县长势力面临分崩离析,作为本地派代表陈冒俊本该高兴,但他确实高兴不起来,因为无数历史经验表明,当地方形成三股势力相互抗衡时,局面能保持相对稳定,而当最终形成两股势力时,最终胜出的往往是书记系。

  手里无可用之材啊!
  陈冒俊后悔没利用盘踞人事副书记位置长达十多年之久的机会,多培养象方晟这样的年轻干部,转念又哑然失笑:可能吗?官场生态向来提防和打压有冲劲的年轻俊杰,反而是四平八稳、忠实可靠的干部更有提拔机会,如此恶性循环,难怪真正要打硬仗的时候,竟没有跟方晟硬碰硬的角色。
  应了那句话:蜀中无大将,廖化任先锋。
  其实廖化能混到先锋也很不容易的。
  晕沉沉来到会议室,方晟很自然从爱妮娅桌上拿了包咖啡,爱妮娅也很自然地问了句:
  “一夜没睡?”
  吴工等人彼此交换眼色,暗暗称奇。

  爱妮娅在怡冠以洁癖和洁身自好而闻名,她桌上的东西任何人都不准碰,也从来不吃领导同事的零食之类。她跟所有人都同一个态度,保持职业化微笑,客气而疏远,只谈工作,别的从不涉及。关于她敬业程度,公司内部有个笑话,如果有下属昏倒在她面前,她第一句话不是“她怎么了”或“快送医院”,而是“谁来接她的工作”!
  到黄海后,对于方晟,她打破了自身无数个戒律,甚至动用总经理助理的职权把方晟塞进其它项目考察团,可她明明知道他有女朋友,而且有两个!
  方晟揉揉眼:“差点出人命。”
  爱妮娅道:“我很想让你休息半天,可上午必须去趟护堤林,最后确认方案里一些细节。”
  “上午我得赶到三滩镇处理点急事,”他想了想,“要不你先陪我过去,等镇里的事结束绕到护堤林,估计耽搁两三个小时。”
  两三个小时?吴工等人吓了一跳。爱妮娅时间观念非常强,布置工作精确到分,谁要是多浪费几分钟都会遭到严厉批评。
  不料她眼都没眨一下:“好,我开车,你在车上睡会儿。”
  爱妮娅开的是赵尧尧的丰田,一上车方晟就毫不客气呼呼入睡,快到三滩镇时才被电话惊醒。原来朱正阳预感他要回来,说镇领导班子都在西郊村。

  拐入西郊村,朱正阳等人见驾驶员竟是手握百亿资金的爱妮娅,诧异不已,十多个人就在田头大树底下开碰头会。方晟主要精力放到沿海观光带项目筹建后,虽说朱正阳和楚中林承担镇里主要事务,但名义上还是常务副镇长肖远山主持工作,因此由他来回报。
  肖远山说昨夜到今天上午,镇领导班子和村干部都没休息,挨家挨户统计损失金额、安抚村民情绪;早上朱正阳召集所有施工单位负责人开会,要求层层落实施工纪律,加强工人班后活动管控,落实安全员人盯人措施,对于易暴躁、昨天受伤工人的亲戚朋友进行重点盯防,防止私下串连;朱正阳强调若再发生类似事情,将取消施工资格。
  镇财政方面,肖远山已要求财政所尽快将资金到位,村民损失全部以现金方式发放到户,严防村干部中途截留。
  方晟也传达了童彪对善后工作的具体措施和要求,并提出镇干部要动起来,分头到施工单位和西郊村进一步加强安抚。
  碰头会一结束,大家各自散开,朱正阳陪同方晟和安妮娅进村查看。
  没走多远迎面来了个中年妇女,拉着方晟说:
  “方镇长,你说这些人咋办事,昨晚我家明明丢失一头大肥猪,非不承认损失,哪能睁着眼睛说瞎话呢?”
  朱正阳道:“别缠着方镇长,有正事呢,刚才我就说过,活要见猪,死要见尸,不弄清猪到底是跑丢了,还是被人偷了,不能确定损失。”
  中年妇女说:“你这话不对,要是被偷,还不连夜大卸八块,没准这会儿都卖光了。”

  朱正阳道:“我已经通知各个屠宰点和销售点,发现来源不明的猪肉立即报告——现在不盖检疫章的肉没人敢买,放心吧。”
  中年妇女悻悻走开,朱正阳悄声说村干部已查明她夜里找到猪后藏到娘家,爱妮娅忍不住卟哧一笑。
  快到村部又被一个五大三粗的中年壮汉拦住,嚷道:“昨晚我家玻璃被打碎三块,干啥不算损失?”
  朱正阳耐心道:“我们询问过邻居,都反映上个月你家玻璃就碎了,一个周还在镇玻璃店讨价还价。”

  中年壮汉脸涨得通红,捋起袖子道:“哪个狗娘养的乱扯,我找他算账!”
  方晟笑道:“如果确实是昨晚打碎的,我们肯定承认,关键你得拿出证据。”
  “什么证据?”
  “既然昨晚才打碎,碎玻璃还在家吧?你拿出来拼给大家看,拼出一块我们赔一块。”
  中年壮汉呆住了,怔了半晌骚骚头说我回家找找,说着一溜烟不见了。
  等他走远,三个人均哈哈大笑。

  在村里走了一圈,方晟和爱妮娅立即驱车去护堤林。途中爱妮娅感叹道:
  “现在才知道当一个成功的基层干部,不仅需要耐心和急智,还得具备侦探的素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