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100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白脸书生看来读过几年书,说话很有条理,强调道:“我们的要求并不过分,刚刚村干部也承认小朵——就是那个受伤孩子,父母亲不及时送医院而纠缠赔偿金额是不对的,现在问题怎么发生就怎么解决,先从第一步开始,小朵父母亲要向狄师傅道歉!”

  朱正阳笑道:“小同志,狄师傅把小朵撞伤,反而要受伤亲属道歉,你觉得说得过去?”
  “事情就由他们引起……”工人们又吵起来。
  混乱中童彪皱起眉头,他在省城工作多年,习惯于官场迎来送往,却不擅长处理基层纠纷,每当这种情况总觉得头大,道:“不要吵,保持一对一沟通!”
  白脸书生斩钉截铁道:“要是第一步不解决,后面甭谈了!”

  冯昆明火冒三丈:“你敢威胁县领导?”
  工人们纷纷蔑视:“别说县领导,就算省领导站在面前算个屁?我们是凭力气吃饭的,天不怕地不怕!”
  瞬间冯昆明真想把外面武警叫进来煞煞他们的威风。
  这时方晟却笑道:“这个问题很好解决,快把狄师傅请过来!”
  狄师傅在几名工人的簇拥下局促不安地站在领导们面前,刚才白脸书生有言在先,如果抓捕狄师傅,今晚数千名工人将全体行动!
  狄师傅此刻浑身冒汗,心里清楚事情闹大了,闹得太大了,完全超出想象,凭他的经历和水平已不知道该怎么收场。
  方晟站到面前,冷冷瞅着他,瞅得狄师傅心里直发毛,冷不丁问:
  “小朵被撞,你准备赔多少钱?”
  工人们鼓噪起来,叫道“一分都不赔”“狄师傅没有错”,方晟冷着脸说:

  “谁再叫谁就站到我这个位置解决问题!没办法解决就给我闭嘴!”
  霸气的话一说,工人们反而不吱声,全场沉默下来。
  狄师傅结结巴巴说:“她家……要五千太,太过分了,顶,顶多一千……”
  “一千?”方晟厉声反问。
  狄师傅连忙说:“要不两千?”
  方晟环顾四周,感慨地说:“你,你们一天能赚多少钱?张口就是一千,好大的口气!依我看,按照小朵医药费双倍赔偿,外加一倍精神损失费,大家看怎么样?”
  “好——”工人们非常意外,一齐鼓掌叫好。
  其实小朵脸部并无大碍,主要被树枝刮破而已,止血消炎顶多几十块钱,三倍赔偿不超过两百。
  童彪悄悄擦掉额前冷汗,心想好一个先抑后扬的心理战术,就把工人们的心收拢住了,这招管用,得好好记住。
  方晟又让村干部把小朵父母亲叫到面前,照样冷冰冰打量两人,问:“你们知道我是谁?”

  小朵父亲赔笑道:“知道,您是咱三滩镇父母官,方大镇长!”
  “啪!”
  方晟突然狠狠甩了他一记耳光!
  这下把小朵父亲打懵了,在场所有人也都没想到,呆呆看着方晟。童彪却最先反应过来,暗叫妙啊妙啊,又是一着好棋!
  要是工人敢动手,别说小朵父母亲,村干部们也早就扑上去了。可这回竟是方晟动的手,一时间手足无措。

  不等小朵父亲说话,方晟冷笑道:“你想问我为什么打你,对不对?五千块对你,对你全家是不是很重要,值得拿小朵的命来换?好,我现在就掏五千块给你,把小朵送到工地上做学徒,以后永远不准回家!”
  “不不不,”小朵母亲连忙解释,“方镇长,咱是心疼小朵,没,没其它意思……”
  方晟紧逼一句:“刚才小朵在医院用掉多少钱?”
  “没收费……”
  方晟随即说:“狄师傅,过来给小朵父母道歉,由于驾驶失误不慎刮伤小朵,自愿赔偿两百块钱。”
  有前面的戏做铺垫,工人们对他的裁决心平气和,而狄师傅也愿意将事情做个了结,遂按照方晟要求的先鞠一躬,然后复述刚才的话,再掏出两百元递过去,小朵父母胆怯地看看方晟,方晟不耐烦道:
  “让你们拿就拿着!”
  小朵父亲接过钱揣好,不料方晟还有话说:

  “正因为你贪财,不顾小朵危险纠缠闹事,引发今天这么大事件,你自己想一想,对得起西郊村父老乡亲,对得起村支书村长和村干部吗?快给大家鞠躬道歉!”
  此时所有人都被方晟的气场震住了,看着小朵父亲在方晟指挥下分别朝四个方向各鞠一躬。
  方晟低声和童彪商量几句,然后大声说:
  “下面我代表县领导作出以下决定,第一,请所有工人兄弟们立即撤出西郊村,能不能做到?”
  开始只有微弱的声音说“能”,渐渐加入的声音越来越多,方晟不失时机又问,“到底能不能?”
  “能!”工人们齐声吼道。
  “很好,谢谢工人兄弟们配合!第二,今天发生的事至此为止,县镇两级不再追究,同时将协调各施工单位,要求不准惩处参与事件的工人们兄弟们,具体地说就是不准扣大家的奖金!”
  “好!”工人们又齐声叫好并热烈鼓掌。

  “第三,关于今晚西郊村造成的损失……”全场又静了下来,显然这是最敏感最重要的问题,方晟顿了顿,接着说,“我将会同各施工单位进行协商,镇里出一部分钱,施工单位出一部分钱,保证不让农民兄弟们吃亏,大家说行不行?”
  “行!”工人们吼道,这回村干部们也加入其中,大大松了口气。
  方晟顺势手一挥,道:“接下来就做一件事,撤离西郊村,回工地!”
  “回工地!”
  工人们纷纷说,吆五喝六叫上分散在村里各处的同伴,几个一群,十几个一伙往村外走。方晟走在他们中间,又高声说:

  “西郊村饭店和超市最近因装修暂停营业,大家克服困难啊。”
  工人们大笑起来,到了村口各自往自己工地走去,十多分钟后便散得干干净净。
  接下来童彪在方晟等人陪同下到几个镇医院看望治疗中的伤员,承诺减免所有医药费,安慰他们安心养伤,有困难及时与三滩镇领导联系。朱正阳将名片分发给伤员及家属,保证24小时开机。
  然后连夜赶回县城,到县医院看望两名重伤患者,此时都已进行了手术,医生说手术基本成功,但需要长期休养。童彪表示县里承担所有费用,要不惜要最好的药、最好的医疗手段,保证伤者尽快恢复。
  一行人拖着疲惫的身体来到童彪办公室,继续研究善后工作的一些细节,等商量完天已微明,新的一天开始了。
  韩书记看到县长办公室灯光,赶过来询问情况,当听说方晟拦在车前阻止武警进村,不由点点头说:

  “小方镇长做法是对的,当时整个西郊村就是丨炸丨药桶,一点就着,昆明县长虽年长二十多岁,还不如小方镇长冷静。”
  冯昆明何尝听不出韩书记是暗示自己暗藏祸心,不禁老脸通红,低头不吱声。
  童彪却说:“从此次事件中也看出三滩镇领导班子平时工作还不够细致,未能在日常管理疏导和管控矛盾,这才是导致大规模械斗爆发的根本原因。”
  真是欲加其罪何患无辞,方晟简直无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