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95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回到专案组邱组长大惊失色,暗自责怪将白翎安排到三滩镇有点恶作剧,倘若真被狙击手偷袭成功,后悔莫及。通过此事也足以反映出对方应变之快、判断之准,在御龙、秦丰等集团人员被抓捕后,迅速联想到余少宾可能有危险,既而派遣狙击手在黄桐镇设伏。
  安排白翎和小尚到医院包扎后早点休息,无须参加专案组连夜审讯。不消说,白翎车子一转便去了快捷酒店,方晟还没睡,见她伤员的模样吃了一惊。埋怨道上次在护堤林遇险时就打算劝你,别再玩命,这种每天都不知能否见到明天太阳的日子太恐怖,转个相对安稳的工作为好。
  回想十字路口惊险一幕,如果不是突然想跟小尚说话,如果不是应变及时,如果开车冲向楼房时狙击手专打自己,每个环节都有可能当场身亡!不禁感到后怕。
  她叹道:“别说你,爷爷都骂过我好多次,说我是亡命之徒,可是以我的性格每天坐办公室,能呆得下去吗?”

  “到刑警、武警队当教官,或者参与刑侦调查,反正不要凡事冲到第一线,这样你一旦有任务我就睡不好觉。”
  “这是很有良心的一句话,”她吻吻他的额头,笑眯眯道,“想来想去,我觉得最好生个孩子,将来即使有个闪失,毕竟留下了香火,对不对?”
  方晟没想到她竟作出这样的结论,呆呆说不出话来。
  十多天后,组织部正式发文件,宣布沿海观光带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成员肖翔等三人为副股职。
  当晚朱正阳和楚中林特意从三滩镇回城,又非拉上白翎,七个人举行秘密庆祝酒会。从严华杰强行提拔为副科级——这是白翎背后使的劲,到朱正阳的副镇长,楚中林的镇长助理,以及今天肖翔、程庚明提拔副股职,这桌人全部进入黄海县干部序列。虽说肖翔和程庚明慢了半拍,但两人没下基层,直接在空中加油,并无不满。

  他们都意识到只要紧紧跟随方晟,将来仍有足够的发展空间。
  酒桌上白翎是大家围攻的重点,尽管之前朱正阳等人与赵尧尧也有接触,总觉得性格太冷,除了方晟跟任何人都是格格不入的样子,反而白翎表面看张牙舞爪,相处熟了其实很豪爽,酒来杯干毫不迟疑,朱正阳等人乐得就差喊“弟媳”。
  这当中最上心的要数严华杰,最近城区空了个派出所所长的位置,他琢磨着过去以副代正,为下一步提正科打基础。上次已托方晟跟白翎说过,她也答应帮忙,今晚自然要大敬特敬。
  连喝两杯后,白翎说其实派出所固然很晋升,但出不了大官,因为责任大风险高,稍不留神就容易被问责,不如在刑警队谋个位置,一旦出成绩就能晋升。严华杰叹道大家都这么想,所以刑警队很难进,大权都掌握在老大手里。白翎笑道再搞一个,我请邱组长出面。大家顿时闹着严华杰小杯换大壶,场面越来越热烈。
  酒至半酣,朱正阳凑到方晟耳边说:“现在知道我说的意思吧?”
  男女间有过那种关系,会从很多不经意的小动作泄露秘密,比如眼神、身体距离、肢体语言等等,朱正阳等都是过来人,哪有看不出之理?

  方晟装糊涂,茫然且大声问:“你说黄桐镇怎么了?”
  朱正阳一哆嗦,暗想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还说杜雅珍干嘛?乖乖闭嘴。
  闹到最后只有方晟保持清醒,个个喝得东倒西歪,最终他负责叫出租车,将朱正阳等一个个塞进车里,又把白翎背到快捷酒店房间,累得气喘吁吁。
  过了两天,耿石涛从省城回来,到韩书记办公室销假的同时递上申请病休的报告。
  经过详细而周密的检查,发生存在心脏肿瘤,而且是一种比较罕见的黏液瘤。本来他的想法是坚持到任期结束,但爱人和儿子坚决不肯,说他在黄桐镇时身体好好的,到三滩镇才发现心脏不好,十有**被气出的病。如果回去工作,免不了跟方晟斗气,会加重病情。想来想去保命要紧,耿石涛毅然作出病休、退出镇书记岗位的决定。
  消息传出在黄海引起震荡。
  所有人第一反应是方晟太厉害了,挤走黄有国,搞掉牛好文,气倒耿石涛,敢情跟他搭班子的干部都没好下场,今后谁敢和他配合?
  但三滩镇书记的位置确实诱人。
  如今的三滩镇已不是两年前人人避让不及,偏远落后,交通不便的穷乡僻壤。三轮村镇企业改制后,企业注入资金,焕发出新的活力,经济效益蒸蒸日上;数十家风电配套企业的厂房建设热火朝天,开工投产指日可待;沿海观光带项目即将启动,道路、桥梁、水电施工已进入倒计时,必将全面拉动三滩镇经济发展。
  而且谁不明白,沿海观光带景区要么单独设立,要么由三滩镇代管,总之副处级是铁板钉钉的事,到时三滩镇书记必将近水楼台先得月!说不定将来还能在常委班子里占个位置,等于抄近路提拔。
  因此凡有希望抢位者,明知山有虎,也要冒险跟方晟扛一扛!

  此时最郁闷的要数方晟,深知耿石涛是恨透了自己,最后关头使出玉石俱焚的打法。本来耿石涛半工作半休养到退二线,方晟便能顺理成章接班,时间和空间都不成问题。
  然而现在就有问题了。
  方晟担任三滩镇镇长,满打满算顶多一年时间,要是提拔镇书记,连他自己都不好意思开口。
  仿佛看穿他的心思,爱妮娅主动将他叫到休息室,道:“上次谈的事不幸发生了。”
  “镇长到书记是平级调动,恐怕整个黄海县只有你这么认为。”
  “有许市长撑腰也不行?”
  “他也不能违反组织原则,况且镇书记任免权在县里,当市长的手伸得太长容易引起非议。”

  爱妮娅认真想了一阵,道:“我这条线也帮不了你,实在抱歉。”
  “你能有这个心意,我已经非常感激。”
  两人相对无言,就在方晟准备离座继续工作时,她突然说:
  “白小姐呢?”
  方晟错愕地看着她。
  她又说:“如果你开口,她一定尽力而为。”
  “不……”
  “别忙着否决,”她轻掠碎发,“我知道你不愿意靠身边的女孩子上位,那样会给别人造成因为权势才跟她们好的印象,对不对?”
  方晟苦笑:“你总是一针见血。”

  “其实这根本不是重点,大家关注的是你如何能做到脚踩两条船……”
  他大窘,一口咖啡呛在喉咙里,不停地咳嗽。
  “也就是说,白家的关系你用与不用,事实都摆在那儿,明明靠能力提拔,大家也会认为是凭关系,明白我的意思?”她侃侃道,“在我们所处的环境里,关系如同密织的网,用则四通八达,不用寸步难行。你以为华尔街不靠关系?没有过硬的推荐人,哪怕牛津剑桥照样吃闭门羹;你以为我拿着华尔街实习证明就能进省政策研究室?如果你真这么想,就太高估我的实力了。”
  “你的话总是很有道理,”方晟默默想了会儿,“不过据我所知白家都是军人,恐怕……”
  “军队从人民中来,到人民中去,历来与地方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就算发挥不了作用,总得试一试,这次不行,白家会记在心里,以后会多使点劲。方晟,过了这个村,没了那个店,要是来个书记压在你头上,三至五年内翻不了身,人生有几个五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