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老去,疯子长在》
第483节

作者: 两把唐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呦?监听器?那边肯定还有人吧,不知道是否姓翟。”
  赵凤声松开了王禹明,捡起来黝黑的小盒子,仔细看了看,沉声道:“最新设备?说明翟董事长对于泰亨内部会议还是很感兴趣,怎么着,要不把他一块叫来,让他旁听泰亨的董事会?”
  “你不要血口喷人!什么姓翟的,我根本不认识!”王禹明捂着手腕荫狠道。
  “翟董事长心黑手辣,现在监听设备还开着,你这么说他,不怕他嫉恨在心,回头把你生吞活剥了?”赵凤声得意洋洋笑道,晃着监听设备,特意靠近了对方嘴巴。
  王禹明打了一个激灵。
  “沈总,董事会议上携带监听器,这属于啥性质,有啥后果没有?”赵凤声冲沈大民喊道。
  “属于谢露商业机密,人赃并获,公丨安丨那边可以实施抓捕。”沈大民伸出食指跟中指,将眼镜向上一推,正好掩盖住嘴角笑意。
  “啧啧,蹲监狱啊?王董,这事闹的,很不愉快啊。”赵凤声摇头晃脑堆出欠揍表情,笑的没心没肺。
  王禹明像是霜打的茄子,咬着后牙库,一言不发。
  宽敞的会议室里寂静无声。
  钱天瑜走到两人旁边,轻声道:“算了,王叔叔是泰亨的老人,怎么会做出吃里扒外的事情,想必是不小心装错了口袋吧。”
  王禹明从喉咙里挤出了一个是。
  “现在会议可以开始了吧?”钱天瑜笑靥如花道。

  王禹明乖乖坐回原先座位。
  有了钱天瑜打圆场,赵凤声退到角落,不再去揪着小辫子不放。他清楚,即便人赃俱获,凭借王禹明跟翟红兴在省城经营的人脉,最后也会不了了之,眼前最主要的问题就是让钱天瑜顺利上位,没必要跟红兴集团开战,攘外必先安内,等到大权在握,跟翟红兴硬碰硬打一场也不迟。
  沈大民很审时度势地说道:“泰亨集团董事局会议现在开始。”
  也许是钱天瑜的感情牌起到了效果,又或许是何山洛找的大人物暗中发力,邹国锋充当起了钱家先锋官,打响了第一枪。
  钱天瑜松了一口气,赵凤声也松了一口气,心脏蹦蹦乱跳,这比当年被张晓光堵在迪厅还要令他紧张。
  有了这一票在手,再加上钱天瑜跟钱宗望的两票,胜利在望,只要剩下四人有任何一人支持钱家,那么钱天瑜将以票数优势获得董事长宝座。无论翟红兴有何后续手段,布置好什么天罗地网,最起码能够先声夺人,稳定住混乱的局面。

  钱天瑜睫毛轻轻颤抖,手心攥出汗水,期待着下一位股东投出决定胜负的一票。
  “我说几句。”
  穿着Armour冲锋衣和sportiva登山鞋的冯远征用手指点了点桌子,发出咚咚轻响,“钱兄的女儿来接管泰亨,于情于理都能说得过去,毕竟泰亨是由钱兄一手组建起来,倾注了毕生心血,由子女来继承父母衣钵,这在咱们几千年的传统和法律中,都可以有迹可循。”
  钱天瑜芳心窃喜,没想到以冷面著称的冯叔叔能够为她说上好话。
  “但是…”
  冯远征话锋一转,绷起那张皮肤粗糙的长脸,沉声道:“假如是普通中小型企业,我们不会干涉钱家的家务事,十几年的朋友了,乐意做一份顺水人情。但从泰亨目前的状况来看,已经脱胎换骨,从一家民营企业慢慢做到有影响力的跨国公司,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泰亨不仅仅是个人得失,还要背负起民族和国家的品牌重担。”
  “我回国后,调查了一下企业现状,泰亨刚经历过一段人事动荡,许多职位处于磨合期,再加上销售额大起大落,遇到了很多企业在上升期遇到的瓶颈,正是敏感阶段,假如现在换帅,按照我的经验判断,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性会使得情况变得更加糟糕。所以我的建议是…不同意钱天瑜当选董事会主席。”
  钱天瑜脸色煞白。
  赵凤声肚子里问候了一下酷似严猛二舅的家伙。
  亏得大小姐指名道姓跟他套近乎,这他娘转脸就不认人?
  不过这是董事们的家务事,轮不到他一个局外人说三道四,赵凤声抽出一根烟,点燃,使劲嘬了一大口,骂人的话一刻没有停歇过。
  “哈哈!虽然我跟老冯平时不对付,见了面谁也不鸟谁,可他今天这话说的帮理不帮亲,不愧是当年在世界五百强混的风生水起的专业人才。来,我也跟着老冯投一票,钱天瑜当选董事会主席,我双手…不同意。”王禹明举起五光十色的戒指,笑的比赵凤声还要欠揍。
  三比二,形势急转直下。

  王二愣子摆明了今天要唱对台戏,钱天瑜这次倒没有太多表情,微微侧身,将视线放在了一言不发的梁小平身上。
  他是泰亨最后进入董事会的股东,飞到枝头变凤凰的典范,祖上八代贫农,本来这一代也要随波逐流,泯灭于众人之间,做一个为了房子牺牲一辈子幸福的普通人。可梁小平在上大学期间,遇到了一位非他不嫁的女人,偏偏那个女人家里有权又有钱,无论梁小平出于什么目的,俩人最终突破了重重阻挠,步入了婚姻殿堂。梁小平也从农业户口,变成了睡豪宅坐豪车的上流人群,单论运气而言,跟去厕所都能捡到金条的王二愣子一时瑜亮。

  梁小平人前显贵,受尽了无数赞誉和美言,可暗地里有几人能看得起毫无根基的农民儿子?于是梁小平十分珍惜来之不易的幸福,变得很努力,超乎寻常的努力,上班第一个到,下班最后一个走,为了在老丈人公司能够崭露头角,不惜用健康做为代价。
  可勤奋并不意味着成功,梁小平的兢兢业业,在别人口中变成了图谋家产的白眼狼,并且被老眼昏花的老丈人一顿臭骂。梁小平本来脆弱的自尊心受到严重伤害,气的大口吐血,一怒之下,跟那位爱他爱到死去活来的妻子签署了离婚协议。
  梁小平只想给世人看看,凭借他自己的努力,完全能够活出一个人样。
  一个渴望成功的农村人碰到了一位野心勃勃的山里娃,俩人一拍即合,梁小平不仅掏出所有积蓄,并且借了一大笔钱放入了泰亨。
  当时的梁小平已经立好遗嘱,要么大富大贵,要么慷慨赴死,不成功,便成仁,显示出一股与生俱来的野性。

  还好,钱宗望赢了,梁小平也赢了,两位出身平凡的赢家终于能坐在省城最高的大厦上面,喝着红酒,流着眼泪,羽扇纶巾,指点江山。
  所以赵凤声把目标锁定在他和邹国锋身上,一个是根基薄弱,一个是胆小怕事,两人对权力有种莫名的恐慌,方便何山洛托付的大人物敲敲打打。
  梁小平今年不到五十,皮囊依旧保持的很好,在豪门里熏染出非同寻常的气质,很多小姑娘会对这种风度翩翩的大叔一见倾心。
  梁小平对着钱天瑜潇洒一笑,正要开口,丰神俊朗的五官突然急速扭曲,嘴里猛吐白沫,捂住胸口栽到地面,身体不停抽搐。
  赵凤声第一时间反应过来,跑到门口大声喊道:“叫医生!准备好车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