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珠奇谈之玄冰青焰》
第34节

作者: 时光的碎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1-30 03:03:30
  一株虬枝盘根的老梅树下,我又特特的埋下了酒仙处软磨硬逼来得两坛上品的醉仙蜜。他年若能和小师弟在此,携美身畔,放纵一醉,才是这仙生一大快事。
  如此这般,流光容易抛人去,不知不觉就混过了千年。
  这期间我踏遍了三界诸天,碧海苍穹。可惜我那本命神器也罢,小师弟也罢,一样也没寻见。
  唉,我这仙生也算蹉跎之至了。
  那日驾云路过昆仑。我心念忽地一动。
  按下云头,我径直去了自己和小师弟当年居住的聚青峰。
  石屋依旧,只是苔痕更深。
  那一丛翠竹愈加生的繁茂,凤尾垂曳,风中之姿婆娑动人。只是少了枝上那抹雪白的身影,到底缺了些意趣。
  我信步走进了厨房,倒还洁净。只是那石桌椅上积了浅浅的一层灰烬,墙角结了大大小小的蛛丝网。我使了个避尘之术,屋子里瞬间焕然一新,和我们当初离开时一般无二了。
  我轻轻在那石桌边坐了下来,却再也没有一碗热气腾腾的白粥在等着我了。
  还有小师弟亲手做出的各种美食。
  看着空荡荡的桌面,我想起要是以前的我。
  那个时候的我,坐在这桌边的心情是永远在期待着吃点什么好吃的,永远都没有吃够的时候,永远都是坐在这同样的位置在一个劲的狼吞虎咽。
  那样单纯的时光,当时觉得漫长的令人绝望。如今竟会让我无限怀念。可惜再也回不去了。

  我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厨房,恋恋的不舍得离去。
  索性今儿也不走了,就在这聚青峰再过一夜吧。
  我一个人四下里乱晃了一气。
  山川草木如昨,只是人不同。
  我混到暮色初笼的时刻才一个人朝石屋走去。
  曾经那样熟悉的地方,此刻却有了几分近乡情怯的感觉。
  站在门口,竟迟疑了片刻,我才又鼓起勇气伸手去推门。

  日期:2018-01-31 05:18:42
  “嘎吱”,那门扉想是太久没有人开启过,发出了一声怪声,倒是吓了我一跳。
  这次我先用了避尘术,才慢慢走进去,点亮油灯。
  一灯萤然。
  屋内陈设一如往昔。时光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吗?

  我慢慢走过去,坐在自己床上,期待着小师弟推门进来,像以前一样又对我说:“今儿你又偷懒,先回来了。”
  自己都觉得好笑,怎么可能?
  我顺手拖过床上的被子。被面上那个撕开的裂口还在,我顺手一挥,一道灵力划过,天丝的被面又恢复了完美。
  除去束发玉冠,我惬意的躺了下来。手一点,顺手灭了油灯。清澈如水的月光瞬间穿过窗棂潵了进来,照在小师弟空无一人的石床上。
  我叹了口气,开始在心里默诵寻仙诀,准备入睡。
  这也是我开始找寻法器后养成的一个习惯,每晚入睡前都要再练一遍那拗口的仙诀。
  这一千年下来,再拗口的口诀也被我练得纯熟无比,张口就来。只是不知何时何地才能寻得见我那宝贝。
  我像往常一样,准备念完一遍寻仙诀就睡觉。谁知道,这一次,我刚念完,心中突然升起了一种难言的感应。
  法器,我的本命法器终于起感应了。
  日期:2018-01-31 16:30:14

  怎么会? 一定是幻觉,我今天太累了。我不敢相信的又念了一遍。
  感应更加明显。法器显然就近在咫尺。
  我简直不敢相信。真正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我拼命抑住怦怦乱跳的心,又念了一遍寻仙诀,集中精神,闭目感受那丝玄妙的感应
  竟是来自床边一垛旧书堆中。那书堆随着我念诀,竟开始轻轻晃动起来,似乎底下有什么东西要跳将出来。
  千真万确,我找到我那前缘注定的本命法器了。只是我想不起有什么惊世骇俗的宝贝会在这旧书堆里。
  当下是睡意全无,我一挥手重新点燃了油灯,连鞋也没顾得上穿,就跳到了那堆书堆中开始扒拉。
  怪了,没有什么宝贝呀?我不死心的又开始念寻仙诀。
  “嗖”的一声,一个东西突然自己跳到了我手里。
  我睁眼一看,竟是目瞪口呆,哭笑不得。
  日期:2018-02-02 04:01:09
  不会吧?当初四师兄的法器是面铜镜,还被八师兄嘲笑了一番。我理想中的法器,虽然不奢望和小师弟的轩辕剑比肩,好歹也要像大师兄的斩魔剑,或是三师兄的火魂鞭吧?这,这怎么会是我当初离开青丘时,阿娘为我缝得装酒的袋子呢?
  这酒囊虽说也是用一种叫“浚羧”的异兽皮制成的。用它装酒冬暖夏凉,万年不酸,而且可化百毒。可是,可是它也就是个酒囊罢了。这浚羧生性狡诈,只以珍稀药草为生,皮坚肉厚,百毒不侵。我阿爹阿娘当年为免我们青丘所植的珍稀草药全进了这畜牲的肚子,费了很多心血才杀了它。
  我自幼善饮酒,好美食。阿娘亲手用那浚羧皮为我做了这个酒囊。我离开青丘前来昆仑时,顺手也捎了来。拜入师门后才知道昆仑玉虚门门下弟子平日里不许饮酒。这便胡乱往旧书堆一塞,自己早忘了这事。
  如今,如今这怎么会就是我的本命法器呢?
  传出去岂不是要让人笑死?
  我捧着这个样式古朴大方,却是平淡无奇的浅褐色酒囊,抓耳挠腮,唉声叹气。我突然计上心头,把酒囊朝窗外的山谷一扔。重新再试着念那引仙诀。
  好嘛,“嗖”的一声,酒囊就又躺在我手心了。

  接下来的几天,我终于接受了这个酒囊就是我的本命法器了。试着和自己本身的灵力融合,倒是得心应手。我发现我可以控制这个酒囊,制成不同用途和疗效的仙酒。嗯,其实这个神通还是蛮不错的嘛。人不可貌相,法器也不可貌相呀。
  但是如何去向师傅通报呢?
  我试着为它加上了七彩霞光,五色宝石,又绞尽脑汁想了一个响当当的名字:“你就叫九转如意乾坤…。酒囊吧”。
  等我跪在师傅面前,忐忑不安的把我的法器呈上时。就见师傅身边伺候的那两个小仙童完全惊呆了,眼睛瞪得跟铜铃一般大。
  我心里更是惶恐,还是硬撑着说:“这,这个是九转如意乾坤酒袋。”我故意把最后两个字说得又轻又快。
  那两个小仙童反应过来后,一阵狂笑,憋都憋不住。
  师傅他老人家到还稳得住,不过一拂拂尘,将我加在上面的霞光宝石去了个干净。这下看得更是明明白白,就是一个半新不旧的酒囊。
  那两个小仙童笑得更是前仰后倒。师傅回头呵斥道:“无知的僮儿。你们知道什么?此乃异兽浚羧皮所制的酒囊,可随心炼化仙酒,神通无比。小九,你到底是个有造化的,这酒囊甚是与你相配。以后离开师门,你也当谨行善言…。”

  我开始听师傅识得这宝贝,还算是庆幸。可是为什么说这酒囊和我相配呢?我,我那点像酒鬼了?师傅呀,不过就是当年偷过几次你的窖藏,不要这么记仇吧?
  后面师傅又叨叨了什么,我也没有细听。焉头耷脑的辞别了师尊,也没心思去和师兄们道别,反正目前也只有八师兄还在昆仑。
  以后青山酒水,后会有期。
  我这小酒囊,就不要在同门师兄弟们前丢脸了。

  不过还有一关要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