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90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方晟何等机灵,顺着许玉贤的话说:“关于沿海观光带建设,在您和领导们的启发下我又深入思考了很多,这会儿正和爱代表交流呢。”
  许玉贤点点头,道:“沿海观光带建设不仅是黄海,也是梧湘近二十年来最大的景观工程,我们不单要做好,还要做大,将来纳入沿海经济带之中。前期建设方案我已经看了,既有小方镇长提出的思路和见解,也有黄海集体智慧,加上怡冠把关,顺利推进应该没问题,但在具体实施中要注意三点……”
  挤在门口的秘书们齐齐打开笔记本记录领导指示。
  “第一,整体规划要跟省里保持一致,出现意见不一致时服从大局,不能做井底之蛙;第二要保证专款专用,数百亿大工程最忌讳地方打小九九,我在这里代表梧湘表明态度,决不向工程款伸手拿一分钱!”许玉贤严肃地说,“第三,保证两个稳定,一是县里配套政策要稳定,不能朝令夕改,二是负责同志要相对稳定,不能动辄调整,导致前后不衔接,拖整个项目的后腿。”
  童彪感到再次被打脸!
  好家伙,不过把他领导小组临时性职位拿掉而已,先被发改委施处长抢白,再被韩书记捞了一票,现在许玉贤特意跑来撑腰,方晟真成了惹不得动不起的钉子户!
  钱副省长那边怎么交待?童彪心里沉甸甸的。

  韩书记立即代表黄海县表态,并要求立即传达并落实许市长的指示,保证不折不扣贯彻到位。
  说完方晟,许玉贤又笑着介绍爱妮娅是精英中的精英,要求县里尊重她的意见,言下之意如果发生争执,以她说的为准。
  这哪是来监督项目,简直请了位姑奶奶!韩书记等人觉得头皮发麻。
  也难怪,爱妮娅在省政策研究室工作过一段时间,以她的工作态度和能力肯定深受许玉贤赏识。
  接下来又问了些关于沿海观光带建设方面的问题,爱妮娅故意把回答机会留给方晟,方晟也没辜负她的好意,简明扼要介绍了目前进度和配套情况。许玉贤满意地点点头,临出门时又拍拍他的肩,笑道:
  “好好干。”

  许玉贤没再说什么,但随行领导何尝听不出“好好干”后面的意思,个个陪着笑脸,跟在后面去了下一处。
  等所有人都离开,爱妮娅若有所思说:“一个人要取得成功,不但需要实力和努力,运气也必不可少。”
  方晟感叹道:“我也没想到许市长居然是上次偶遇的三个人里的一个,人生啊……”
  “剩下那位省领导,你真不知道是谁?”
  上次赵尧尧说在新闻里看到姜主任,方晟就开始留意,早就知道那个人的身份,却没在任何人面前提过。
  然而面对爱妮娅,他觉得没什么可隐瞒,遂道:“在省台新闻里见过,省长何世风!”
  爱妮娅眉毛一扬,以她喜怒不溢于言表的风格,这是非常吃惊的表现,道:“说得通,沿海观光带项目事关重大,省长带着政策研究室副主任和发改委主任到现场考察,然后作出决定,唯一意外是碰到你。”

  “一面之缘而已,我并没有太多奢望。”
  “心态是对的,但把握机会很重要,”她循循善诱道,“整个双江省不知多少人挤破头想结识何世风,更别说坐到一张桌了吃饭,让你说那么多话。双江省没有水平比你高,能力比你强,甚至比你更努力的年轻干部吗?未必,但你偏偏有这个机会,还不顺势而上?难道等他主动找你?”
  “那倒是,可……我一个小小乡镇干部连省府大院都进不了,怎可能见到他?”
  爱妮娅沉吟片刻道:“会有机会的,以后我帮你安排……不准说谢字!”
  方晟笑道:“我还是那个承诺,肯定言出必践。”

  她嘴角微露笑意:“我也记得一清二楚。”
  下午四点多钟,许玉贤结束在黄海的考察直接赶往下一站,送别后童彪回到办公室喝了杯茶,抽了两支烟,随即将方晟叫来,和颜悦色道:
  “关于上次调整你临时性工作的事,并非我一个人决定,这一点你要清楚,我个人无权动谁,不动谁,而是经过县里慎重研究。”
  方晟正色道:“请童县长放心,我从来没有产生过任何想法,相反感谢领导对我的关心照顾。一切服从大局,如果这点觉悟都没有,怎能完成领导交界任务?”
  “小方镇长果然是好同志,”童彪深深吸了口烟,不经意问,“对了,你熟悉省里钱副省长吗?”
  方晟摇头,开玩笑说:“目前我认识的最大的干部就是许市长,省里则是两眼一抹黑。”
  胡说八道!姜主任不是省里的干部?更别提至今不明身份的省领导。不过童彪懒得跟他啰嗦,因为重点不在于否认识谁。
  童彪没再说什么,随便扯了些闲话便示意他可以离开。
  回到会议室,方晟琢磨童彪突然召见自己的用意,随后便悟出来:童彪在暗示上次调整并非他的本意,根子在那个钱副省长!
  钱副省长是什么东西,怎么会跳出来搞自己?方晟非常奇怪。找个机会私下问爱妮娅,她说钱浩主要分管农字口,即农委、水利厅、粮食局、海洋与渔业局、法制办、林业局、农业资源开发局、农机局等,而她在政策研究室主攻宏观经济发展,没有交集,对他也不了解。
  “喔,那我再想办法……”
  爱妮娅笑吟吟道:“找白翎呀,双江省就没她查不到的。”

  方晟惊得差点跳起来:“关于我,你到底知道多少?”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否则我敢把自己最私密的事告诉你?”她一付智珠在握的样子,这一刻让方晟觉得有点怕。
  拨通白翎电话,她抢着说:“今晚休战,我不行了。”
  他忍住笑说:“男人不能说不行,女人不能说随意,你倒反过来了。”
  “实话实说,败军不敢言勇。”

  方晟哈哈大笑,男人的自尊心得到极大满足,然后才说:“帮我查个人,把他底细都翻出来。”
  “副省长,钱浩。”
  “这个……你知道省级干部是不可以随便查的,除非你有特殊原因。”
  方晟遂将前几天发生的事说了一遍,白翎的原则是方晟不能受欺负,当即说没问题,晚上见面时告诉你,不过话可说在前面,你可不能再有不良企图。
  其实方晟也后劲不足,一而再,再而衰,三而竭,古人不诚欺也,遂顺水推舟表示同意。
  晚上白翎一进房间就嚷着要早点休息,说白天眼皮直打架,做什么事都提不起精神,盯在屏幕上看监控居然打了两次盹,这是前所未有的事。
  “以后悠着点,来日方长。”她心有余悸说。
  他看着她只是笑,笑了半天她才悟出“来日方长”这个词有点不对,气恼地咬了他一口。
  调笑打闹一番,她躺到床上才说正事。
  钱浩之前仕途进展缓慢,当了七年县委书记,又在梧湘市做了六年市长,后来他的大学校友齐辉从外省过来任政法委书记,总算在省里有个靠山,经过一番运作才当上副省长。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方晟还是想不通。
  白翎道:“我也觉得奇怪,后来再查齐辉才恍然大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