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88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不是那么随便的女孩好吧。”
  “难道我现在很随便?”她又要翻脸。
  方晟赶紧说:“我们是在特殊情况下发生的特殊关系,情有可缘。”
  她悠悠说:“可这种感觉真的挺好,我很喜欢这个游戏……如果她回来,你怎么办?”

  方晟哭丧着脸说:“别调戏良家妇男了,我都不知道如何面对。”
  “要不一个单日,一个双日?”
  他一哆嗦:“不准开这种国际玩笑,会出人命的。”
  “你以为我在开玩笑?”她突然寒着脸说,“我是提醒你,哪怕她跟你结婚,你都必须平等相待,我可不是你的小老婆,更不是小三,同样是正牌女朋友——彼此拥有对方第一次,明白吗?”
  方晟压根没弄懂她的逻辑,哑口无言。
  她旋即补充道:“如果你俩结不了婚——这个可能性更大,那么你不准跟其他任何女孩结婚,”她浃浃眼,“当然我承诺满足你的需求,如果不够还有她。”
  他无言,干脆把被子拉到脸上。白翎有异于普通女孩的体质,体力和耐力都非常棒,恢复也很快。记得大学时和周小容每次欢爱之后,周小容总是沉沉睡到天亮,然后一整天提不起精神,倘若他要求连续作战,周小容便吓得求饶,连呼“小女子难以消受”。白翎却不,不但由始至终精力充沛,还能变着花样折磨他,令方晟傍晚开车来县城时途中差点睡着。
  真是野蛮女友啊,他感叹道,不过真的很带劲!
  第二天早上刚上班,爱妮娅如期而至,双方在会议室见面后直接切入正题,仿佛之前没发生过风波,紧接着县里安排三辆车送工程师们去现场工作,爱妮娅则留在会议室,分别了解财务组和后勤组的对接情况。
  上午方晟抽空拟出提拔名单:肖翔、程庚明,还有一位来自审计局的女同志叫邓紫芳,拟提拔副股级待遇。
  方晟将名单送到组织部,黄秋已接到韩书记通知,自然一路绿灯,他甚至暗示下周就能到位。
  此时方晟不知道自己周一被踢出领导小组,周二重返领导小组还升了半级的新闻已传遍大院,所有人包括陈冒俊在内都暗叹于方晟背后势力之强硬,却不知仅仅爱妮娅一个人四两拔千斤。
  童彪吃这么个暗亏后大伤脸面,对方晟的印象由原来还算可以转为相当恶劣,为求钱副省长欢心,此后不得不寻找机会暗算,与陈冒俊渐渐合流,这是后话现在不提。
  临近下班时白翎打电话要一起吃火锅,方晟说有接待活动,当听说是爱妮娅,白翎表现出与赵尧尧相同的警觉,说这是第二次从你嘴里听到这个名字,注意点,别对接到床上去。方晟说真是工作,不信我能找三十个人来作证!白翎格格笑道才不要证人,晚上到酒店让我全身检查!

  当晚爱妮娅来到县郊一处僻静的农家乐,见他没叫其他人,不由表情略松,暗暗满意。方晟准备了一桌丰盛的海鲜:八道海鱼,四道贝类。每上一道菜,方晟便详细介绍其来历、渊源和正确的吃法,既不卖弄,又讲得恰到好处,气氛轻松而随意。爱妮娅没喝红酒,只点了蔬菜汁,在他的讲解下每道菜都品尝一点点,笑道太浪费了,明明十个人的份量非要两个人完成,这叫超负荷运转。
  方晟这才举杯道:“正式表示感谢!虽说对领导小组的位置真无所谓,但中途被踢下车,总有点灰溜溜的感觉。”
  爱妮娅摇头:“无所谓?言不由衷。”
  方晟微笑道:“愿闻其详。”
  “一期工程建成后,为方便管理,要么成立景区管委会,要么成立经济开发区,无论哪块招牌,一把手肯定是副处级,这是惯例。你不承认一直在打这个算盘?”
  “那是全县一盘棋的大事,我这个镇长只能想想而已。”
  “还有个惯例,那个位置一般由前期参与工程建设的领导小组成员担任,直说吧,就是领导小组下设的办公室主任。”

  方晟叹道:“真什么都瞒不过你,但对我来说存在时间不够的问题,从办事员到镇长,我已两次破格提拔,不会再有第三次了,必须老老实实做满两年镇长才能提拔为书记,然后再考虑开发区书记,可按目前规划,明年下半年一期工程即将完成,赶不上啊。”
  她伸出两个指头:“两条路,一是只论正科升副处,这个时间够;二是尽快搬走镇书记,以镇长之职暂代,都是正科算什么提拔?”
  “别小看这半步,在乡镇干部看来有天壤之别呢。”
  “因此你不能总局限在乡镇角度看问题,而要站得更高,看得更远!”她认真地说,“我看出你是想做一番事业的人,那就必须在前进中不断调整,以全新的姿势迎接挑战。譬如黄海县无非还是经济发展和城市治理问题;梧湘市,则关系到沿海发展大战略的具体实施;而到省里,矛盾呈现复杂化和政治化,要想不断上升,击败仕途中的竞争者,必须成为能应对各种困难的多面手。”
  “再敬一杯,”方晟不禁叹服,“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我还有一事请教!”

  关于仕途,方晟从未在任何人面前吐露过心迹。赵尧尧性格冷淡,对官场丝毫不感兴趣;白翎擅长拳脚功夫,不问政事;朱正阳虽私交甚笃,毕竟是上下级关系,有些话不便明说。只有在爱妮娅面前,他才有遇到知己、相识恨晚的感觉。
  “你说。”
  她慢斯条理吃了口菜。她说话、做事,包括吃饭,都有条不紊,态度一丝不苟,跟周小容的洒脱、赵尧尧的散慢、白翎的随意迥然不同。她仿佛瑞士生产的名表,永远精确地运转,从不犯错。
  “我知道你辉煌的履历,从清华到华尔街再到省政策研究室,出色的经历有助于你直登高位,正因为此,我才奇怪此次你为何出险招帮我?”方晟道,“工程延期是负面影响极大的事,童彪输不起,你也输不起,只不过你敢赌,而他不敢罢了,我说得对不对?”

  她放下筷子,拿纸巾擦擦嘴,每个动作优雅而完美,然后啜了口清茶,道:“首先跟男女之情无关。”
  方晟大窘:“我不敢这么想……”
  “大家都知道你有女人缘,从周小容到赵尧尧,还有白翎……”
  她连周小容都知道,这个世界真藏不住秘密!方晟哀叹。
  她续道,“在你女朋友花名册上加一行,我不喜欢。但我的确欣赏你,因为本质上我俩是同一类人。”
  这句话有些令人费解,他诧异地望着她。

  “你从大学生村官起步,到公务员,连续破格提拔到现在的位置,大家都认为你后台硬,根据我调查,除了考公务员时省里有人打过招呼,两次破格提拔都符合条件,换句话说,即使上面有人,也跟你不懈努力和刻苦奋斗分不开,是吧?”
  “谢谢理解。”
  “你知道我考入清华前在哪儿?”
  “履历表上从清华才有记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