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85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白翎非说上次他“好”得不好,让她感觉很疼,有可能留下终生阴影,要他弥补。其实男女之间有过第一次,无法避免第二次乃至更多。方晟自然不会拒绝,这回双方在很放松的情况心情舒畅地“好”了个痛快。
  事毕,方晟又开始内疚,刚才还跟赵尧尧短信甜言蜜语得没完,转眼间却跟白翎上床,在道德上是否站得住脚?以后赵尧尧从香港回来怎么办?
  白翎才不管这些,懒洋洋躺在他怀里很开心地笑,然后问:“跟我之前你真是处男?”
  “总觉得不象……”
  “哪里不象?”他调笑道。

  “说不清楚,只是感觉。”
  女人的直觉太准了,准得令人恐怖。手里抚摸着她坚实光滑的**,方晟脑里突然闪过朱正阳说的话,“女人跟女人是不同的,个中滋味只有尝过才知道”,确实如此,与周小容相比,白翎给他的体验和滋味完全不同。
  “对了,有件事一直想问你,那次公务员面试我表现很糟糕,为何最后关头居然上了通过名单?”两人有了这种关系,方晟自然能直截了当问。
  白翎很惊讶:“这事儿你竟然不知道?”
  “不知道什么?”

  “她也始终没告诉你?”
  “她,你是说尧尧?”
  白翎叹息道:“说明她是痴情地喜欢你,根本不计回报。那次她找电话到省里,请要害人物出面疏通,因此才在名单已经确定的情况下临时撤回,换上你的名字。说实话我也托了关系,比她晚几分钟,人家说不劳你操心,方晟的名字已上名单了。你瞧,我做什么事都落后于她,这就是命。”
  方晟瞬时想通前后原委。那次公务员面试,原本赵尧尧不知道自己参加,面试前一天他到县城后联系包裹的事,她也没决定暗中相助。可能在专案组几个小时折腾,面试严重受挫,给他的打击太大,因此遇到她时身心疲惫,虽强打精神说话也掩饰不了失落和难受。正因为发觉他的低沉,赵尧尧才临时决定出手吧?
  再想到赵尧尧曾说过本想中断与母亲联系,后来因为两件事才恢复关系,现在回想起来一件是自己考公务员,一件是为方池宗找人做手术!
  她所做的事完全一心一意为了自己!
  想到这里方晟对赵尧尧的内疚情绪更加强烈,仿佛看穿他的心思,白翎笑道:“此刻心里充满负罪感么?没事,回来好好对她就行了。”
  他叹道:“那样又对不起你,唉,我真是把自己置于绝境之中。”
  “绝境……有点象,要我说你的婚姻问题很大。”
  “什么问题?”
  “为防止家族对付你,她有可能最终达成妥协,或许委委屈屈按他们的意愿嫁人,然后偷偷摸摸跟着你。”
  方晟断然道:“不行,我宁可不当官也不容许这种情况发生。”

  她陡地竖起眉毛狠狠咬了他一口,怒道:“好一个痴情种子,那我睡在你旁边算什么?明摆着我好欺负不是?”
  方晟痛得眼泪快流出来,捂又不是,揉又不是,辩解道:“你自己说没有发生……”
  “上次是没发生,这次不同!”
  “横竖你有理,痛死我了,啊唷……”
  她突地笑起来:“上次我叫痛你可没半点怜香惜玉的意思,换到自己身上就顶不住了?好吧,看在你处男的份上,好歹让我领先她一局,这笔账就算了。”
  方晟暗想幸亏没招出周小容。
  少年贪欢,第二天早上两人早早就醒,然后又“好”了一次,白翎不敢多耽搁,简单梳洗后就开车回城。

  吃早饭时见他呵欠连天,懒洋洋提不起精神,朱正阳自有耳目得知昨晚快捷酒店里停了辆吉普,心中有数却不敢多问。自己是在生活作风方面犯过错误的人,没脸敲打别人,何况方晟说得不错,没结婚的人做什么都是谈恋爱,别想找他的碴儿。
  再隔两天,周末晚上白翎又来了……
  等到周一早上上班时,方晟坐在办公室快直不起腰,心想古人云得不错:酒是穿肠利剑,色是刮骨钢刀。要是身体素质差点,还真顶不住连续作战。
  所以,方晟的结论是以后要锻炼好身体。
  上午十点多钟,方晟突然接到县长秘书通知,说童县长让他立即过去谈工作!
  村镇企业改制第三阶段工作进展顺利,风电配套企业建设如火如荼,沿海观光带对接工作正紧锣密鼓,安妮娅在省城暂无最新消息。
  现在要谈什么工作?方晟有种不祥的预感。
  他却不知几小时前,童彪也在办公室眉头紧锁,独自抽了三根烟才下决定来到韩书记办公室,开门见山说:
  “韩书记,我个人认为有必要调整沿海观光带领导小组人选。”
  “喔?”
  “三滩镇那边耿石涛留在省城看病,方晟书记镇长一担挑,搬迁工作又牵扯大量精力,担子过重会把他压垮,从保护年轻干部角度出发,我建议换上发改委贾银柱副主任。”
  “是这样啊……”
  韩书记若有所思喝了口茶,脑子里已运转几千个来回。
  上周五童彪还在一次会议上公开夸奖“小方镇长”,今天却主动跑过来自己打脸,说明转折点就在休息的两天里。

  作为主要政治对手,韩书记很清楚童彪的底细:虽然是从省劳动厅空降,其贵人却是钱副省长——十年前钱副省长在梧湘市当市长,童彪当过他第二任秘书。钱副省长据说与政法委书记齐辉私交甚笃,而齐辉的靠山则在京都!
  童彪不得不当面打自己的脸,证明是不得已而为之,可能与钱副省长甚至齐辉有关!
  高高在上的省部级领导,为何自降身份打压小小的科级干部呢?其中必有玄机。
  此时主动权在韩书记手里。

  他可以坚决反对,让童彪暗地里跳脚,或者搬出后台来压,或者闹到常委会表决,无论什么方式,都能让县里看到自己保护嫡系的态度,以及童彪的蛮横粗暴。须知方晟是在对接工作处于僵持情况下勇挑大梁,并顺利进入下一阶段,如此话说得再漂亮,也难逃过河拆桥的意思。
  但韩书记在官场跌打滚爬几十年,经历无数大风大浪,处理若干疑难杂症,早已修炼成精。老百姓想一层的事,普通干部想两层,韩书记则想四五层,要不怎么说领导总是棋高一着呢?
  对于方晟,韩书记已经铁了心培养,无论在不在领导小组都无所谓——堂堂县委书记提拔干部需要理由吗?组织部那么多人是吃干饭的,不为领导分忧?但他是真的很想看看,传说中方晟在省里有后台,那位背景深不可测的白小姐,以及已飞到香港的赵小姐,还有明确表示欣赏的姜主任和更高层面的省领导,到底对方晟袒护到什么程度?
  仅仅是一般关心,还是漠不关心,或是特别关心?韩书记觉得不妨将此事当作试金石。
  当然省里关心方晟的程度,也会微妙影响韩书记培养他的力度。没办法,官场就是如此,一切本着切身利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