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81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侯明在谈话中承认,由于部分镇干部和办事员主观上漠视组织纪律,客观上以个人好恶作为评价考察对象的标准,混淆是非,颠倒黑白,从而误导组织对考察对象的观感,影响了干部提拔任用。侯明表示今后要加强思想教育,严肃工作作风,坚决杜绝类似问题再次发生。
  黄秋认为,每当干部考察时就掀起所谓揭盖子、挖黑材料之风,本身就是极不健康、严重影响组织纪律的行为,对此有关部门要严肃追究当事人责任,决不姑息。不过知错能改,主动向组织承认错误,同样令人欣慰,说明个别同志本质是好的,只是一时糊涂,在错误的时间说了错误的话,改了就好,改了还是同志。同时三滩镇也要加强党建工作,纯洁干部队伍,确保合适的干部任用到合适的岗位。

  之后负责考察的干部重新与杜雅珍等三人谈话,并将之前的谈话记录以及承认错误的说明材料附在后面。
  为缩小影响,组织部特意隔了两个月才到三滩镇宣布任免决定:
  秦副镇长改任三滩镇组织委员;
  朱正阳提拔为三滩镇副镇长,分管工业经济、项目、安全生产、招商、统计、科技工作;
  楚中林任镇长助理,正股级待遇,主抓村镇企业改制等工作。

  三滩镇上下都很清楚,楚中林就是下一个朱正阳,提拔副镇长毫无悬念。但领导班子里谁会出去给楚中林腾位置呢,接下来轮到张丰扬、肖远山等人发愁了,离开三滩镇没问题,反正不可能有比它更差的乡镇,关键是有没有好位置。
  虽说成功上位,有关朱正阳生活作风问题却不可避免地流传出去。
  三滩镇这边没问题,方晟和侯明联手将事态控制在最小范围。负责捉奸并拍照的丨警丨察是严华杰和一名心腹,杜雅珍的事方晟特意给黄桐镇那边打电话,镇书记齐志建在县里开会时与他有过短暂交流,彼此觉得对脾气,爽快地答应先借用,正式调动手续择机再办。至于谈素娟则调到经发办,算是封口费。
  组织部那边黄秋三申五令不准泄露,恪于组织纪律和原则,经验丰富的组织干部们不可能轻易传出去。
  想来想去只有陈建冬,尽管侯明事先托人退回一万块钱,陈建冬哪咽得下这口恶气,打电话将他骂得狗血喷头。故意散布朱正阳的事,虽无妨大局,至少能给他添点堵,陈建冬从来不会错过恶心对手的机会。
  事实上朱正阳也遭到老婆空前力度的惩罚,跪搓衣板、包揽所有家务、全身上下拧得没一处完整已是常规手段,若非楚中林老婆提醒他毕竟已是副科级干部,还有更残暴的招儿。
  两个老婆暗下商量,跟着方晟固然是走对了,以后提拔也不在话下,但方晟本身就是招风惹蝶的角色,赵尧尧和白翎明争暗斗的事县城无所不知,据说还闹到省城。跟在他后面,生活作风难免不出问题,因此商定出台具体监控措施:

  不管工作多忙,每周起码回家两次;每次晚上、早上各交一次公粮,如果休息两天以上酌情增加,让他们精疲力竭到三滩镇上班,看到美女也有心无力。
  说是甜蜜的折磨也好,残酷的考验也罢,总之方晟到人事局报到那天,晚上一起吃饭的五个人,已有两个副科级,一个正股级,而程庚明和肖翔的提拔也指日可待,因为满意于沿海观光带对接工作进度,韩书记同意解决部分同志的待遇问题。
  隔了很长时间,大概有两三个月,方晟才私下问朱正阳,你老婆长得还算可以,为什么被杜雅珍拖下水。
  这时朱正阳已能毫无愧色地讨论此事,当下诡秘地说你还是童男子吧?女人跟女人是不同的,个中滋味只有尝过才知道,嘿嘿嘿。
  方晟更好奇,说难道杜雅珍有什么绝活,或者是书上所说的名器?
  朱正阳只是笑,过了半晌才说这种事没法用言语表达,除非自己试一试。
  方晟骂道要真想试我会把她调到黄桐?妈的真小气,得了便宜还不肯分享!
  朱正阳给他出主意,说赵尧尧不在身边,白小姐有空啊,不如找她……
  去你的!
  方晟重重捶了他一拳,心里却想:白翎好久没消息了,正忙什么?
  连续几个月,白翎忙得焦头烂额,吃住都在专案组,根本没时间和方晟通电话。
  关于对御龙全面监视,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它跟个别县领导、官二代、双涂、秦丰和风正有神秘而数额庞大的资金往来。其运作模式是:
  县领导和官二代以现金方式对御龙注入资金;
  御龙在县领导的庇护下优先得到工程、各类项目和优惠政策;

  御龙将赚到钱的一部分通过现金方式分给县领导和官二代;另一部分由御龙通过双涂、秦丰和风正之间千丝万缕的洗钱网络,将钱洗白。
  更复杂的是,御龙本身也是洗钱网络的一部分,而县领导和官二代得到现金分红后,再度投资御龙,也为侦查增加了难度。
  专案组重点监听汪宇顺的手机,然而不知是他反侦查能力强,还是董事长身份只是幌子,每天十个电话至少七个是吃喝玩乐,剩下也只是会议通知、文件需要签字等琐事,几乎没人向他回报工作。
  难道权力分散在御龙七个副总手里?继续监听副总的手机,通话内容虽然涉及到具体事务,但并无敏感信息,而且七个副总的确各管一块,相互没有交集。
  监听范围扩大到中层干部,依然没有线索,好像就是一个很正常的企业在很正常地运转,仅此而已。

  邱组长沉思后作出判断,御龙肯定有一个隐密而强大的系统传递信息,凡涉及敏感操作的一律不在电话里交流,而是通过系统进行。
  老黄质疑说办公室安装系统很正常,可万一下班时间有紧急情况怎么办?家里也安装系统?那岂不是容易泄密?
  对此白翎有过研究,胸有成竹说不会泄密,因为系统安装在各人手机里,有双重密码和短信验证,相当于移动办公平台。平台权限根据每个人职务、业务范围有严格的设置,即使黑入系统,只有查看权限内数据。
  就是说如果要了解整个御龙的情况,除非把汪宇顺的手机弄到手?小李问。
  邱组长说前提是汪宇顺握有实权。
  算起来专案组已对御龙监视了大半年,竟连它内部权力分配都没弄清,想想有点气馁。

  小组成员们默默想了一阵,白翎说一不做二不休,同时抓捕汪宇顺和一个副总,能搞多少情报是多少!
  你觉得选择哪个副总?老黄问。
  御龙旗下分七大块:房地产、餐饮、宾馆、建筑、超市、浴城和其它类(包括网吧、弹子房、台球室、保龄球馆、游泳池等)。
  白翎道:“发生额最大最频率的肯定是房地产,但我觉得目标太大,御龙反而会很谨慎,相比之下其它类产业纷繁复杂,网点密布,现金交易频繁,便于洗钱和资金出入。”
  邱组长沉吟道:“那样一来等于暴露我们的侦查方向,从暗地转为公开,会不会影响整体布局……”
  因为十处不止黄海一个专案组,同时在全省撒开大网,牵一发而系全身,贸然行动也可能影响其它组侦查工作。这也是邱组长一直瞻前顾后,放不开手脚的原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