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4298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朱书记,定城市的领导班子中,你是班长,你是一把手,到底能不能将省委省政府的决策执行到位,你作为一把手应该起到最为关键的作用。既然领导班子意见不一致,你就该尽力沟通协调,总不能耽误了深港项目工程的进度?无论如何,你这个一把手是有责任的。”
  朱家友小鸡啄米样点头:“是是是!常副省长训导的有道理,一把手确实该做到表率和推动,不过,特殊情况只能特殊对待,您可以随便问问在座的定城市各位常委们,上一次我亲自主持召开市委常委会议落实省委的精神,研究深港项目如何开展,龚市长态度激烈反对。
  不仅如此,龚市长还因为深港项目当场在会议上跟某位常委大吵一架,龚市长对这个项目反对态度如此激烈也是我事先没有估计到的,考虑到龚市长是全市重大项目的推进者,他如此反对,我就在想等过一段时间在协调,这是我的失职,这一点我一定检讨!”
  朱家友这番话纯然把自己撇清成了一个指挥不动下属的领导,意即向常副省长表明心迹,“本人并非没有重视深港项目,而是底下人不听话,绝不执行我的指示,我又能怎样?毕竟事情是要市政府那边去落实的。”
  常崇德听了这话心里也是一阵窝火,他立马联想到,不久前,定城市委副书记赵德才拿着那盘录音带去省城的事,那盘录音带的确能证明朱家友所言非虚,龚市长的确对深港项目百般不满,而且说出很多不符合政治的话。
  照这个逻辑推理下去,事情似乎就清晰多了,定城市的领导为什么不能尽快在深港项目上跟湖州市打成合作?
  此事罪魁祸首非龚市长莫属!
  再看龚市长此时的表情,已经由原先的酱紫色变成了惨白色。
  他做梦也没想到,今天的会议召开不到三分钟,朱家友迫不及待把自己抛出来背黑锅,更是没想到,常副省长显然对朱家友的话深有同感,正拿着犀利的眼神看向自己,那眼神里充满了明显的厌恶。

  龚市长想出口为自己解释,可是他又能解释什么呢?难道告诉常副省长,他龚雨轩并未反对深港项目?还是要告诉在座的各位,朱家友这是在使一招声东击西,把所有矛盾罪责全都转加到自己身上?只是,这话说出来,又有几人能信?龚市长只觉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常崇德已经针对朱家友汇报的情况表明态度:
  “各位,如果某些领导在其位不谋其政,还要你们这些人坐在领导位置上干什么?要是在座的各位连省委省政府的重大决策都不能执行到位,省委提拔你们有何用?我来之前,省委王书记和牛省长都对我交代了一句话,‘既然占着位置不干活,那就赶紧把位置让出来,想要干事的人多的是。’”
  常崇德话音刚落,朱家友赶紧在一旁附和:“常副省长说的对,对于省委领导重大决策,我们地方政府就应该当成头等大事来抓,不折不扣的完成,定城历来如此,这次真是一次例外。
  您也知道市委作出的决定必须政府一方具体负责执行到位,对于深港项目我这心里也是干着急,市政府那边就是没有具体行动,我又能有什么办法?”
  朱家友今天整场会议都在扮演一个极其委屈的受到市长打压的市委书记形象,看着他那副瘪三似的可怜巴巴模样,在场的众位常委无不为他的高超演技暗暗喝彩。
  身为市委书记,一方诸侯,能把自己降低到如此境地博取省里领导的同情,也算是不易,只是不知道识人无数的常副省长会不会吃他这一套了?
  看着朱家友当众信口雌黄,一旁的龚市长再也憋不住了,***,真是小人,冲着坐在自己对面的朱家友猛的大喝一声:

  “朱家友!事情根本就不是这样,你血口喷人!”
  龚市长这一嗓子喊的实在是太响亮了,他可能是做梦也没想到朱家友为了自保居然义无反顾选择出卖自己,此情此景,即便是自己再怎么解释,恐怕常副省长也未必相信,这更加让他心里气的要吐血。
  他冲着朱家友不管不顾嘶吼道:“朱家友,深港项目从一开始你的态度就是反对的,省里公布之后,自始至终你只召开过一次市委常委会议研究此事,我当时是反对,可是后来你从未和我协调过,那是因为你本人就是坚决的反对者,现在居然把所有责任往我一个人身上推,你简直是无耻!”
  市长当着众人的面冲动斥骂市委书记“无耻!”,朱家友演技颇好的适时装出一副受气小媳妇的神情冲着龚市长弱弱反击道:
  “龚市长,咱们有话好好说,你怎么骂人呢?好歹常副省长在这里,湖州的各位领导也在这里,咱们有理说理,有事说事,你这样的态度怎么能利于解决问题呢?”
  听听听听!单从语言上听起来,朱家友是一位多么讲道理的好领导啊!当底下人指着他的鼻子骂他“无耻”的时候,他还是能够保持谦谦君子风度,劝诫他“有话好好说”。

  龚市长简直要被气疯了!
  同样身为官场老甲鱼的他,实在是太了解此次紧急会议意味着什么,省委常委副省长出面,那就是带着尚方宝剑来的,若是任由朱家友往自己头上扣上了罪名,正好常副省长又信以为真,那自己可就完了,一切都完了!
  身为市长却敢公然违拗省委省政府领导做出的重大决策,这就像刚才常副省长的那句话,“要你这样的领导还有什么用?”
  “不行,今天一定要当着常副省长的面把所有的话摊在桌面上讲清楚,老子绝不能平白无故被朱家友摆了这么一道。”龚市长在心里暗想。
  他当即转脸看向常副省长,情真意切解释道:“常副省长,朱书记刚才说的话根本言过其实,我承认,我的确对深港项目有所不满,但是我并不是不满深港项目,我作为市政府市长,也知道此项目对于我们定城发展的重要性,更明白省委省政府如此决策,就是加快定城和周边城市的外出通道,我当时不满的是这个项目同湖州市双方合作建设。”
  龚市长这句话一说出口,立马意识到自己又犯下了一个言语上的大错误。
  他这边话音刚落,坐在会议桌对面湖州市一干常委个个眼里带毒似的投向他,尤其是湖州市委书记王书记,那副神情恨不得把他生吞活剥了。
  ***,老子是湖州的一把手,你如此的不待见湖州了,你想干么什么?
  龚市长原本想要为自己解释,结果不小心把仇恨面越拉越大,这让他慌不择言赶紧又冲着湖州市委书记王书记解释道:
  “王书记,湖州的各位领导,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深港项目的确很好,否则的话也不会被省里列入十三五规划的重点工程,但是您也知道,深港项目都在我们的地盘上,为什么要和你们共同建设,共享资源......”

  日期:2019-01-12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