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4297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常崇德常年服侍牛省长左右,心里太清楚牛省长这番话的分量,也知道牛省长自从王书记来后不是很痛快,本来省委书记的位置是他的,竟然被人夺走了,不过常崇德也明白,牛省长迟早会是省委书记的,现在听到牛省长这句话,他当时心里便明白过来。
  “看来,牛省长是真的动怒了,此次定城市必定有位主要领导出来背黑锅。”
  杀鸡骇猴是官场领导常用镇骇底下人的招数,遇到不听话官员怎么办?三种办法,一是打压,二是调离,还有最后绝招,就地免职。
  当然,这都是桌面上的处理方式,至于暗地里那一套,咱们先不谈,总之,关于定城市主要领导对深港项目不作为的事实汇报到了省里两位主要领导面前,这事瞬间严重发酵起来。
  包括当事人王书记在内,此时也无法预料,到底此事最终处理结果会影响到哪几位官员的政治前程,总之,领导发飙下属遭殃是一定的。
  常崇德和王书记见面后,问了一些具体的情况,然后带着服务自己的副秘书长,当即同王书记一道离开省城,在往定城市去的路上,常崇德不无隐晦的对王书记说了句:
  “户枢不蠹,流水不腐,那才是一个地方政局稳定向上的前提,如果长期位置不动,有些人也就没有了进取心,甚至产生占地为王的思想,那就违背干部使用的原则,定城因为特殊原因,一直没有提拔干部,其实那几个人早该动动了!”

  就在王书记去省城的当天下去,省委常委省政府常务副省长常崇德在王书记的陪同下突然空降定城市,来之前一个多小时倒是有人电话通知,“常副省长要亲自到定城市召开会议,湖州市和定城市所有常委们必须参加此次紧急会议”。
  但是,大多数两市常委成员并不了解常副省长突然大驾光临到底为了什么重大事情?尤其是定城市的一干市委常委,接到通知个个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为啥?不过想到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到场,肯定是什么重要的事情,肯定不敢请假什么的。
  下午三点左右,从四面八方赶过来的湖州市和定城市所有市委常委共二十多人济济一堂,坐在了定城市委市政府的大会议室里。
  秦书凯接到电话,一听说常崇德副市长来了,心里便猜到几分会议内容,那就来推进深水港的,他不动声色一个人静静坐在会议室的角落里,面对周围其他常委相互之间的各种问询,始终笑而不语保持沉默。

  提前公布了游戏结果,游戏便少了许多趣味,不是吗?
  尽管定城市的市委朱书记和市长龚雨轩都提前坐进了会议室,可是两人脸上的神情明确告诉大家,这两位对很快要召开的紧急会议内容同样一无所知。
  直到湖州市的一干常委们前后到达后,众人才恍然大悟,此次会议八成是跟深港项目有关,否则的话,怎么可能湖州市和定城市的常委齐聚定城?
  谜底很快揭开。
  等会议室里众多常委坐齐后,常务副省长常崇德在湖州市委书记王书记的陪同下进了会议室,进门后却并且按照惯例冲在座各位常委们礼貌招呼一声,而是黑着一张脸一屁股坐下来,冷冰冰宣布:

  “开会!”
  坐在一旁的朱家友从听说湖州市委常委将要到定城市来一起参加由常副省长主持的会议时,当场心里就明白过来:
  肯定是深港项目引起的纠纷闹大了,***王书记久久等不到定城市领导的回复,一气之下把此事捅到了省里领导面前。
  朱家友在心里暗骂几句“王书记太不是东西!居然背地里告老子黑状?”脑子里却飞快转动开来,定城这边行动不力,如果问责起来,自己一定不会有什么好结果,那么该如何把自己的责任弄到最小。
  常副省长此番大驾光临绝不会无的放矢,万一领导要为深港项目拖延之罪找一个火气发泄口,自己岂不是首当其冲要倒霉?

  老狐狸朱家友当即在会议召开之前那点空,紧急打了个电话给胡副省长,胡副省长听了消息后也有些头疼,深港项目突然启动让他很是被动,现在定城那边不积极,常崇德到场,肯定要问责,只是回应他,“尽量想办法帮忙护其周全。”
  老领导说话没什么底气,让朱家友心里感到一丝恐惧,直到此时他才从心底里后悔,当初对湖州市委书记王书记打来的电话过于怠慢,否则的话,怎么会出现今天的结果?
  说实话,朱家友当天接到王书记打来的电话后,嘴上说,“此事会交给龚市长负责”,其实事后根本半句话都没跟龚市长交代。
  不料,龚市长跟他在深港项目上的态度一样不待见,这事就这么拖延下来。两人这一回倒是难得心意相通全都对深港项目不感冒,这才导致项目明明落地却无人问津的下场,更是直接导致王书记去省城告状的导火索。
  眼下,副省长常崇德挺直腰杆坐在会议室里,虎视眈眈扫描一圈在座的两市常委。
  这一圈扫下来,有人正气凛然目光没有丝毫躲避,有人则威慑于领导人的强大气场心虚避开目光,朱家友和龚市长却始终两眼盯着会议桌上某一点,面无表情不动声色。
  会议一开始,常崇德言简意赅表达了自己代表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的意见,来到定城市就深港项目问题召开会议的情况,并当即询问定城市委书记朱家友:
  “朱书记,请你简单汇报一下定城市对于深港项目筹备情况?”
  朱家友当场傻了眼,他自始至终对深港项目采取相当排斥的态度,根本从未对深港项目做出过半点工作,这会子常副省长要他当众汇报项目筹备,让他从何说起?
  遇到问题绕道走。
  对于朱家友这种官场老狐狸来说,这一招也算运用娴熟,他当即向常副省长汇报道:“常副省长,我们定城市委的领导对于深港项目从思想上还是极其重视的,省里决定启动项目的第二天,我就召开了一次市委常委会议,部署推进此项工作,但是因为跟市政府的主要领导在一些关键问题上很难达成统一意见,导致无法实施,市委这边也正在想办法解决问题。”
  阴损至极的朱家友在关键时刻选择了寻找替罪羊为自己开脱责任,这句话说完后,在座的所有常委眼光一下子全都集中到定城市长龚雨轩身上,他是政府的一把手,政府不支持那就是龚雨轩不支持,只见他一张脸迅疾涨成了酱紫色。

  龚雨轩看到问题的严重性,迫不及待想要替自己解释开脱,正要开口,却被常副省长抢了先,常崇德质问语气对朱家友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