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71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方晟笑道:“老成持重可不是你的风格。”
  赵尧尧也满脸期盼地看着她,白翎耸耸肩:“既然想好了,我就配合一下。”
  事实证明,这是令白翎余生后悔不迭、懊恼无限的决定,也给她造成非常大的困扰和麻烦,但性格决定命运,很多时候每个人在时间节点上选择都是必然的、宿命的,永远无法避免。

  教堂里有值班牧师,方晟说明来由并交纳费用后,牧师打开灯光,将圣经放置于讲经台,方晟站在牧师左边,赵尧尧站在右边,白翎则充当观礼和证婚人。
  订婚仪式应有的询问和宣告自然免掉,牧师直接进入宣召程序:
  “两位恩爱的新人,我们今天在此庄严神圣的圣堂中,在上帝和会众的面前,要为你们二人举行神圣的订婚仪式。婚姻是极贵重的,是上帝所设立的。所以不可轻忽草率,应当虔诚、恭敬、尊奉上帝的旨意,成就这人生大事。”
  赵尧尧低头瞟了方晟一眼,心里充满甜蜜和幸福,早将与母亲发生的冲突抛到爪哇国外。此时白翎已开始后悔了,觉得自己不应该按捺不住性子突兀在教堂门口现身,更不应该随口答应为两人证婚。
  当听到牧师尊严的语气,她陡地意识到这不是孩子过家家,真是很庄严很重要的仪式,必将对方晟,对赵尧尧,对自己都产生极大的影响!
  我似乎错了……白翎暗想道。
  宣召结束,牧师接着祷告:
  “上帝,我们感谢您赐予的这场欢乐的婚礼;感谢您无时无刻都与我们同在;为了这具有重要意义的婚礼日我们感谢您;为了这一重要的时刻我们感谢您;以基督圣灵的名义。阿门!”
  方晟和赵尧尧同时念道:“阿门!”
  牧师又进入劝勉环节:
  “在神的面前,我劝勉二位新人,要记得爱和忠实是建立欢乐和永恒的基石,你们要永远信守许下的庄重誓言,坚定不移的去寻求并遵循圣父的意愿,你们的生活将永远幸福、和睦、快乐;你们将来建立的家庭将能承受任何的变迁。”
  听到“变迁”二字,方晟和赵尧尧对视一眼,均目光坚定。
  然后是最重要的婚约环节,牧师庄重地说:
  “新郎方晟,你愿意娶赵尧尧小姐做你的妻子,作为爱人和伴侣生活在一起,并爱她、尊重她吗?愿意与她平等、共同分享快乐、痛苦、胜利、幸福吗?”
  方晟郑重地说:“我愿意。”
  听到这里白翎已经明白之前隐隐的不妥在哪里:两人哪是订婚,明明是提前举办西式婚礼啊!
  牧师又问:“新娘赵尧尧,你成为方晟先生的妻子,作为爱人和伴侣生活在一起,并爱他、尊重他吗?愿意与他平等、共同分享快乐、痛苦、胜利、幸福吗?”
  赵尧尧声音清亮而温柔:“我愿意。”
  完成婚约后,双方在牧师见证下交换誓约、交换订婚戒指,最后牧师正式宣告:
  “方晟和赵尧尧已在神和会众的面前立下宣誓,彼此合手。我奉圣父、圣子、圣灵的名,宣告这二人结为未婚夫妻。祝福你们,主与你们同在。愿仁慈、宽厚的主眷顾于你们。主会降福瑞于你们,保你们安宁!”
  牧师顿了顿,又微笑道:“方晟先生,你可以亲吻你的未婚妻了。”
  方晟和早已泪流满面的赵尧尧深情拥抱并深深吻在一起,尽管之前已吻过无数次,但这一次格外圣洁和隆重,仿佛两人已真的结为夫妻。
  牧师瞟了在旁边呆呆出神的白翎,提醒道:“亲友可以鼓掌了。”
  白翎如梦初醒,苦涩地轻轻鼓掌,与此同时心里有根弦仿佛“砰”地断裂,怎么都联结不起来。
  “现在我荣幸地向你们介绍,方晟和赵尧尧订婚仪式完成。”牧师满面笑容宣布道。

  步出教堂,冷咧的寒风扑面,三人均打个寒噤,感觉刚才是做了场梦,白翎最愿意醒来,方晟和赵尧尧则希望留在梦中更久些。
  都没有说话,赵尧尧在车上换回原来的衣服,白翎没询问便直接将车开到望海小区。
  下车时赵尧尧紧紧抱了抱方晟,悄声道:“明天给你电话。”有今晚的订婚仪式,她更有信心和力量对抗母亲。
  白翎将车开到对面快捷酒店,默不作声跟着他办完入住手续,一起走进房间。
  “如愿抱得美人归,很幸福?”白翎问。

  方晟无言叹了口气,坐到沙发上疲惫地揉揉太阳穴。
  “我猜,她已告诉你一些内幕。”
  “是的,关于她母亲。”
  白翎盯着他:“我早就警告过离她远点,并说你会后悔,为什么不听?”
  “我没有后悔。”
  她一滞,“你应该知道那个家族非常强大,弄死你比弄死一只蚂蚁还容易!”
  方晟淡淡笑道:“尧尧也警告我离你远点,我们不是一直来往吗?”

  白翎顿时心一软,涌起万千柔情,叹道:“你这个无赖……上次为寻你侄子,我跟她闹的动静大了点,惊动了不少势力,导致她母亲直接找到黄海,而我也……”
  “挨批了?”
  “你别管了。记得我对你说过,我和赵尧尧的秘密对你来说不公平,但我们本身也受到很大影响,所以别想得太多,开开心心就好,现在,我还是这个态度。”
  方晟皱眉道:“难道你的婚姻也……也另有安排?”
  白翎惨淡一笑:“表面看我,赵尧尧这些人活得挺滋润,银行卡里任何时候都有钱,对我们来说钱真的只是数字,出入有豪车,能随心所欲做自己想做的事——可以象我专注于办案,可以象赵尧尧过着神隐的生活,在老百姓眼里天大的难题,几个电话就能解决,很风光吧?但代价是什么?所有的,我们这些人在家族眼里不是男孩子、女孩子,而是筹码,年轻漂亮不过增加了份量而已,一旦作出决定必须无条件服从,哪怕对方是残废,是风烛残年的老人,是……总之为了家族唯有牺牲,根本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方晟仿佛穿越到古代,在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的皇宫,目瞪口呆道:“如果有真心相爱的呢?”
  “让情侣彻底断掉念头的办法很多,明的,暗的,金钱,权力,帅哥,美女,必要时还有令人难以想象的手段。有个家族的长子爱上大学女友,宁死不肯迎娶比他长六岁且离过婚的女人——其实那个女人也是苦命,何尝愿意吃这口嫩草?家族居然说服女友全家移民加拿大,长子痛苦了大半年还是乖乖结婚,去年添了个大胖小子,不过有消息说他跟大学女友依然藕断丝连,那女人也没闲着,与前夫死灰复燃——原本两人离婚就迫于家族指令,反正孩子有保姆带,两人每逢节假日聚会儿、在长辈面前秀下恩爱即可……生活就是这样,在无法摆脱**命运时,与其抗争不如享受。”

  道理不错,但从女孩子嘴里说出来总觉得不对味儿,方晟苦笑。
  “类似事例很多,最终妥协的结果是形式上服从家族安排,暗地里寻找自己的幸福,因为家族间拉郎配是同时对两个人的伤害,你能暗通款曲,我不能红杏出墙?几乎所有这种婚姻都貌合神离,纯粹出于联姻需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