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70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赵尧尧连使眼色叫他走,他却轻轻摇头表示没事,然后两人一起进屋。
  赵尧尧母亲坐在沙发上,齐耳短发,上身挺得笔直,模样与赵尧尧相近,但多了几分威严和疏远。
  她略欠了欠身体,道:“请坐。”
  “谢谢阿姨。”
  方晟坐到她对面,赵尧尧咬着嘴唇与他并肩而坐,还示威似的挨得很紧。
  赵尧尧母亲视而不见,语气平缓地说:“我是尧尧的妈,我也知道你叫方晟,是三滩镇镇长。”
  方晟握住赵尧尧的手,道:“我是真心喜欢尧尧。”
  赵尧尧低下头,眼泪大滴大滴往下滴。

  她母亲恍若未闻,继续说:“我们了解过你的情况,作为一名基层干部,你做得不错;你和尧尧也相处很好,在不知道她家庭背景的前提下,总之我们对你的评价是正面的。”
  “谢谢阿姨。”方晟知道重点在后面的“但是”。
  果然,她又说:“但是,尧尧跟普通女孩子不同,特殊的身世,特殊的家庭,从她出生起就决定了与常人迥异的生活,这是她的宿命,谁也不能抗拒命运的安排。”
  方晟张张嘴不知说什么,因为他真的不了解对方所说的一切。

  赵尧尧却坚定地说:“妈,我刚才已强调过,我会永远跟方晟在一起!”
  “唉,有些事不能赌气,更不能耍小孩子脾气,”她母亲很高明地轻轻一句就将女儿的态度揭过,“小方,现在情况是这样,我和她爸以及整个家族,对尧尧的婚事另有安排,因此不得不很抱歉地告诉你……”
  赵尧尧突然站起身,冲她大叫道:“一切都是你的错,我恨你!”
  说着哭泣着快步开门跑出去,方晟匆匆说“阿姨,我去追她”,随即也冲出门外。
  在小区找了大半圈,终于发现赵尧尧倚在一棵大树边流泪,雨打梨花,格外令人怜惜。他一把抱住她,仿佛要将她揉碎了融入怀里似的。这一刻他才知道赵尧尧家庭无形中的压力,无非方池宗和肖兰唠叨几句可比。
  “是我不对,不该爱上你……”她哽咽道。
  “尧尧,我们都应该记得自己说过的话,今生今世在一起!”
  “可是……”她泪如泉涌,“他们太强大了,会影响你的……”
  “我害怕过吗?”
  赵尧尧止住泪怔忡半晌,幽幽叹息道:“其实我早该告诉你,关于我,还有我妈的一些事……”
  从前有个女大学生,学的是中文,因为偶然机会到某位重权高的部门实习。也许她字写得漂亮,也许性格温柔,也许别的什么因素,总之得到部门领导青睐,等她毕业后特招到身边当秘书。

  当时领导与妻子分居两地,且他妻子长期患病,无人照料领导。而她正好是单身,又善持家务,便从工作岗位服务到领导身边。一来二去两人有了感情,不久发生关系秘密同丨居丨。
  数年后她生下一个女孩,又隔了两年领导妻子病重不治而亡。
  这段恋情为整个家族所不齿,而她的确属于婚内插足领导婚姻,始终得不到承认。即使他妻子病亡,不单家族,连他的盟友都警告不得再婚,否则将给他前途蒙上阴影。也就是说直到现在她在领导家族仍是得不到认可的边缘人,而她并不放弃,固执地跟随在领导身旁,不管受多少白眼和排挤。她要凭借自己的努力争取到在家族里的一席之地。
  “她就是我妈,那个女孩就是我,一个私生女,”赵尧尧木然道,“他调离省城后——我没叫过他爸爸,我的字典里没有这个词,我妈非要跟随而去,但我不想寄人篱下,于是孤零零留在省城,后来为摆脱她索性来到黄海……”

  “那么她为什么突然跑到这儿,难道知道了你我的事?她说另有安排什么意思?”方晟干脆打破砂锅问到底。
  赵尧尧长长叹息:“上次在省城闹的动静太大,不单我,白翎恐怕也遭到她家的压力……我妈耳目众多,自然收集到我的情况,得知我见你爸妈了非常着急,直接来到黄海。我的婚姻,其实象他这种大家族所有人的婚姻都不由得自己,白翎也是如此。每个人的婚姻就是一笔投资,或用于联姻,或用于交换,或用于投靠,唯独没有爱情。我妈的如意算盘是,只要我作为家族一枚棋子嫁出去,既增强家族力量,又能巩固她的地位……可笑,地位到底算什么呢?她一辈子都勘不破!”

  正因为从小受尽欺凌,得不到正常家庭亲情和关爱,才养成她冷漠高傲,孤僻独行的性格吧?方晟想到这里,更加怜惜地拥吻她,轻声道:
  “只要我们真心相爱,没有任何外力能拆散,至于手段,让他们尽情施展吧,我根本不在乎失去!”
  “你没见过他们的霹雳手段,对付敌人,他们冷酷无比从不手软,”她喃喃道,“但我不管,只要你这样抱着我,爱着我就够了……”
  方晟见小区里不断有人路过,投以惊诧的目光,道:“出去走走。”
  两人手拉手从小区后门到街上,沿着街道漫然而行。大概十几分钟后,拐过街角前面是座教堂。
  赵尧尧停下脚步,看着教堂呆呆出神。
  “你信上帝?”她问。

  “不信。”
  “我也不信,不过……”
  方晟奇怪地看着她,她冷不丁冒出一句:“我们订婚吧。”
  他当即猜到此时赵尧尧心里充满极度不安全感,需要通过一次仪式来证明两人关系,慰藉自己的情绪,毫不迟疑说:

  “太便宜我了,还没正式求过婚呢。”
  当下两人喜孜孜到附近商场挑选了一对订婚戒指,赵尧尧还买了身洁白的曳地长裙权当婚纱,方晟则选了套颇为正式的西装,装扮完毕手挽手直奔教堂。到了门口,蓦地“轧”急刹声,白翎戴着墨镜,开着吉普停在两人面前。
  “你俩到底在干嘛?”她不满道,“我已打发掉两批想有所动作的家伙,没劲再打了。”
  方晟歉意道:“对不起,今晚发生了一点事……”
  他突然想起通电话时白翎奇怪的问话,悟出以她的能量肯定知晓赵尧尧母亲来到黄海,母女间必将有不愉快的对话,才约自己吃火锅以避免卷入其中。
  白翎目光锐利地一扫赵尧尧脸色,暗想果然如此,缓和语气道:“送你们回去?”
  赵尧尧摇摇头,陡地朝白翎说:“能不能请你一件事?”
  她从未如此客气地说过话,白翎疑惑一扬眉。
  赵尧尧接着说:“能否当我和方晟订婚的证婚人?”
  “啊!”白翎猝然不及,墨镜一下子滑到鼻尖,吃惊地看着两人,敢情两人压力不小,想私定终身啊!
  方晟一想也对,只两个人在教堂订婚太冷清,有白翎加入毕竟热闹些,道:“临时决定,诚挚邀请。”

  白翎从小在特殊的环境中成长,性格里有豪爽、粗疏和大咧咧的成分,有时来不及斟酌头脑一热就作出决定。本来以她的心思,根本不可能玉成赵尧尧的美事,但她知道今晚赵尧尧必定承受巨大压力,而以赵尧尧高傲冷漠的性子竟然软语相求,加之方晟语气中包含请她成全的意思,当下也没多考虑,道:
  “婚姻大事不能草率啊,你们最好再慎重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