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835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一坐而起,注意到枕边人已经悄然离开了,不知道在昨夜或今晨的哪个时间。想到她和昨夜的滋味,小野哥不禁轻轻叹了口气,这娘们儿身上有毒,让人上瘾。跟她好过以后,这世上其他女人便似乎都成了庸脂俗粉。
  对于一直活在刀锋边缘的小野哥来说,睡的这么深沉,以至于枕边人何时离开都不知道,是十分不可思议的一件事。李牧野想到这一点便更觉着白无瑕这娘们儿有毒。麻痹了小野哥对危险的本能。
  也许我真的曾经毫无保留的爱过她?
  李牧野起床简单收拾了一下自己,拿起手机才发现已经被她关机了。开机后发现多了一段留言,还有几个未接来电,有老叶打来的,也有陈炳辉打过来的。
  留言是白无瑕的。
  “请原谅我昨天骗了你,其实我并未放过那个曾红艳,我跟陈局是有协议的,其中一条就是她一定得死,因为我只要一想到你在跟我好过以后还要找别的女人,我的心里就嫉妒的要死,我自然是舍不得死的,又舍不得你死,所以只好她去死了。”录音安静了一会儿,接着道:“你听到这里一定很生气吧,我想一定是的,可我相信你最终会原谅我的。”

  她在录音里娓娓道来继续说道:“我们初相识的时候,我还是个小女孩儿的样子,你那时候像宠溺小安琪一样宠着我,哪怕全世界都在追杀这个跟你毫不相干的小丫头。有一段时间里,你喜欢我喊你爸爸,我也在你身上真的得到了身为小情人被无限宠溺的快乐,那时候我利用你,先是在你身上种下道心,后来又用采补之术借你体内的天材地宝恢复修行……”
  “李牧野,我这辈子只输了一次,就是输给了你,虽然我以对你的极致之爱修成了道心通慧,但同时,却也把自己的骄傲和矜持输的干干净净,我就是忍受不了你和别的女人好,你说我是疯子,我承认自己就是疯子好了,人这一生,若不为某件事某个人疯魔一次,岂不是白白在世上走了一遭?所以,别怪我太善妒,因为这一切都源自你给我的美好。”
  “说完了咱们之间的感情,再说一说我眼中的世界吧。”
  “人们总是害怕孤独,宛如畏惧深渊,所以毕生都在与之对抗,用尽了各种办法,玩游戏,看电视,购物,读书,交朋友,喝酒,赌钱,甚至是吸丨毒丨,在名利是非的圈子里自我麻痹,直至耗尽一生。”

  “但我并不想这样,我认为人天生就是孤独的,深藏于灵魂深处的寂寞和恐怖永远都在那里,无论喝多少酒,交多少朋友都没办法得到慰藉,强大的人必须懂得享受孤独,但这并不意味着我是个独身主义者,享受孤独的同时,我也有对同类的渴望,惟其如此,一个心灵相通志同道合的人生道侣才会如此宝贵。”
  “对于我来说,追逐权利并不是人生目标,享受征服的过程和支配敌人的恐惧才是一个危险又有趣的生活方式。”
  “昨天你对我说不要把战火烧到国内来,对不起,我又要任性一回了,因为这团火本就是我引燃的。”白无瑕在录音里继续说道:“逍遥阁的对手是寻龙门,起因却是我捉了寻龙门的常真,破解了当年的沉船之谜,又故意留下风间小次郎这个活口,由他将寻龙门当年江口沉船杀害逍遥阁三大宗师,夺走汉家秘宝的消息带回逍遥阁……”
  “现在他们两家眼看着狗咬狗就要打起来了,我好不容易布下这个局,又怎么舍得就此放弃?所以,我最亲爱的好爸爸,就请再包容我一次吧。”
  李牧野听到这儿,情不自禁脱口骂道:“贱货!老子包容你姥姥个爪儿!”

  电话又响了,还是老叶打来的,看来是真有急事。李牧野忙按下接通键。
  “你在哪呢,快来太公庙这边看看吧,出事儿了。”
  老叶见多识广,绝不是小题大做的人,李牧野暗吃了一惊:“什么事儿?”
  “大雾封江,蟒魁化龙!”
  男人,难人。
  这是许多年前干爹张礼对李牧野说过的四个字。当年不以为然,如今随着年纪日增,终于开始有了切身体会。
  任何人有了陈二姐那样的一位亲娘,又有了白无瑕这样的一媳妇,恐怕都不会活的轻松。
  饭要一口口吃,事要一桩桩来办。不但是老叶那边有了动静,京城方面也有了麻烦事。
  陈炳辉来电话说,陈二姐昨天下午赶回京城后,便行使安全委员会副秘书长特权召集所有成员开了个会。通报了你在那边的所作所为,她向你提供了准确的情报,而你却没有按照正常的程序办案,而是选择了非常规的方式了结此案。尽管出发点是好的,但你的行为方式却存在很大问题,陈二姐认为特调办的权力太大并且缺乏有力的监管机制。
  李牧野在电话里说:“所以,我老妈这是要官复原职了?”
  陈炳辉说:“卢向春的死表明了她铁面无私不偏不倚的立场,而且南海那边也离不开她,只要她保持中立的态度,组织上还是相信她的能力的。”
  李牧野长出了一口气,道:“行,这口黑锅我背下了,谁让我是她儿子呢。”
  陈炳辉道:“你是领教过你母亲的手段的,我估计这只是她的第一步而已,下一步她也许就要把你换下去了,你却还在替她担心,我作为她的弟弟,你的上司,真不知是该夸你愚孝,还是该批评你的愚蠢。”
  李牧野道:“放心吧,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挂断电话,立即动身赶到太公庙附近与叶弘又四人见面。
  一见面老叶便道:“烟花厂昨天凌晨的时候死了一个人......”
  “那事儿我知道了,是我做的,具体原因和过程回头有时间再跟你们细说。”李牧野打断道:“新教那边的事情暂时不用管了,就说这边的事情吧。”
  叶弘又转脸对袁泉说道:“这事儿小袁最有发言权,让他介绍一下情况。”
  袁泉道:“事发是在昨晚,一艘游轮从上游经过太公庙水段附近的时候忽然触礁搁浅,当时天气晴朗,游轮照明设备使用正常,但是在进入到太公庙水段后,忽然天降大雾,能见度快速下降到三米以内,游轮就是在那时候搁浅的,因为是搁浅,又没有沉船的危险,当时游轮并未急着求救,船上乘客们还跑到甲板上拍照观雾。”

  姬雪飞嫌他说的太仔细,抢过话头说道:“当时有个人拍到雾中出现一条巨大黑影,有几十米的样子,依稀是一条爬虫类动物,好多人经他提醒也都看到了,正当大家惊讶拍照的时候,忽然间又下起了倾盆大雨,然后甲板上的所有人都看到那爬虫生物逆天而上,又被天空降落的闪电击中跌落下来。”
  李牧野问道:“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姬雪飞一怔,摇头道:“不知道。”又道:“不过小袁好像能说出点道道来。”
  李牧野道:“既然不知道,下次就不要抢人家的话头,须知道会说的不如会听的,聪明的女人都懂的倾听。”又对袁泉说道:“小袁不要介意,你接着说说是怎么回事,真的有龙吗?”

  日期:2018-07-06 06: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