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缘修道半缘君》
第1节

作者: 缪祥好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6-27 10:29:35
  这天晚上,我在街上睁着眼睛瞎逛,见唐蜜的咖啡店还开着,就摸去里面喝杯咖啡。其实,我远没有那么小资,根本不会喝什么咖啡,目的只是想接近唐蜜。此时已是十一点,店里只有唐蜜一人,我心下甚喜,遂生一计,对她说:“来两杯咖啡,谢谢。”
  等待是一种煎熬,令我如坐针毡。
  唐蜜可是方圆百里的“第一美女”。上到市长大人,下到十八铜人,都在觊觎她。我在这些人中间,不论是比财力还是体力,都不是他们的对手。我要如何才能俘获她的芳心呢?我在心中暗自盘算。
  终于,两杯咖啡上来了,在唐蜜放下咖啡的时候,多次的光临让我攒足了勇气,说:“一起喝怎么样?”
  唐蜜一言不发,径直朝外走去。我吓了一跳,暗想她会不会是去叫人?顿时紧张得仿佛是卧底被识破身份。到底是夺门而出还是呆在原地等死呢?我想。不过我多疑了,她只是去关门。
  唐蜜优雅地走向我,并坐在我对面的椅子上。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她,我闻到了她的芳香。看着她那性感的嘴巴,顿时令我想入非非。突然,她用桌下的大腿碰碰我,说:“怎么称呼你呢?”我被她无意的挑逗惹得有些尴尬,半天才说出自己的名字。
  “你来过很多次了,是吧?”她问。
  “你怎么知道的?”我惊讶地问,同时心里暗想:“难道她关注过我?”

  “用眼睛看嘛。”她娇笑道,“你每次来都盯着我看,难道我不知道?”
  “不好意思,因为你太美了。”我低下头小声说。
  “是吗?”她娇羞地问。
  我抬起头正眼看她,发现她的双眼极为漂亮,简直能让人意乱情迷,使我差点就说:“随便说说而已啦。”突然回过神来,这时候不能开玩笑,立马一本正经地点点头。
  喝完咖啡,我假装起来活动,然后绕到她后面,从背后搂住她脖子,趁她回头之际吻了她。她迅速转身,和我拥抱在一起。拥吻中我伸手去解她的扣子,她一把拉住我的手,有些紧张地说:“这里不行,去我家。”我对她的反应大吃一惊,暗想她毫不犹豫就答应了,会不会把我骗到她家,谋财害命抛尸荒野。顿时脊背一凉。所以有些吃惊而迷惑地看着她,结果她有些羞涩地说:“家里没人。”

  来到唐蜜家,关上门我就想胡作非为,不想她又一次制止我:“别猴急嘛,先喝杯酒。”我被她说的惭愧万分,感觉自己就是一个粗人。我们各自举起一杯红酒,优雅地碰杯。酒后的唐蜜脸蛋微红,全身都焕发着迷人的气息。
  唐蜜和其他女人一样,事后都问我是不是真心爱她?她怀孕了怎么办?对于这样的问题,很多人不知如何回答。但我已经回答过很多次了,不比“我穿哪件衣服好看”难回答。说不爱那肯定不行,要是遇到某些女汉字,轻则让你皮青脸肿,重则让你器官不保。直接说爱那人家就会感觉你没诚意,所以务必拐弯抹角一番再说,这就好比是在生意场上,人家还价超过了你的期许,断不能立即就说:“卖给你了!”必须装作亏本的样子磨蹭半天,最后才说:“那就亏一点卖给你吧。”话还是那句话,价也是那个价,但买家就会觉得划算。而第二个问题则不能说不会怀孕,更不能说怀孕了就打掉之类的话,而是要说如果怀孕了就生下来,我养。当然,理论是一回事,现实又是一回事,如果真的怀孕了,还是打掉为好。只不过,女人都喜欢听谎话,这样回答会让她们觉得,你是一个负责人的男人。

  我把准备好的台词从头到尾背了一遍,唐蜜感动得差点就要以身相许。.
  日期:2018-06-27 10:34:54
  我刚下班就接到唐忠的电话,叫我去吃饭。我心里琢磨着:“这小子还会请吃饭,难道是遇上好事了?”
  唐忠是我的大学同学,这家伙有点二,人送外号“二哥”。唐忠凭借自己的二,毕业后轻松地考取了公务员。那时的我正在参加招聘会,但却无人赏识。说白了就是无人赏“食”——没有人愿意赏赐一顿饭。差点就自暴自弃,流落在大街上行乞。鉴于丐帮异常抢手人满为患,想加入他们比找份工作还难。最后我迫不得已而放弃这样的大集团,去寻求小一点的公司。他们要求低一点,进去的几率大。在我落魄的时候,是唐忠收留了我。让我感受到了“有困难,找政府”的温暖,顺利地走到今天。

  找到唐忠,发现他今天人模人狗样的,竟然穿西装打领带,一副要去卖“人寿保险”的样子。对面坐着两个女孩子,看起来都很不错,特别是长发那位,清清纯纯的,一看就知道尚未拆封。
  “这是陆坚,我的兄弟。”我还在想着,唐忠就介绍说,“是‘坚强’的‘坚’的!”
  两个女孩子都笑起来。

  我说:“难道还会是‘**’的‘奸’?”
  两个女孩子对我的话不以为忤,反而笑得更开朗。
  “这是杨燕。”唐忠说,“这位是我的高中同学林希”他指指长发姑娘。
  叫林希的那位姑娘热情对我打招呼道:“Hi,你好,久仰!”

  “啊?久……久仰?”我吃惊不已。
  难道是昨晚的事情上了电视,我一炮走红了?我心里暗想。不过昨晚的事情还不久,这姓林的姑娘不至于对我“久”仰,我只好点点头说一声:“幸会。”
  “我看过你写的小说。”林希说。
  “是我给她看的。”唐忠在旁边附和道。
  “这种东西你都拿出来丢人现眼!”我对唐忠说。
  大学时候我不想上课,为了打发时间而看书,结果积累了不少词汇,终于学会正确使用“的”“地”“得”,知道递进关系需要用“不但而且”来连接,而不是用“因为所以”。最后我肚里的货多得存不下,遂付诸笔端,着成小说。所以这部小说不能算是我写的,说直接点就好比精满自溢那样。这本生理作用的产物,辗转多家杂志社皆被编辑扔出门外。但唐忠看后大为叹服,说一定要发表,我问他如何发表,他说等将来他做了编辑,第一个就发表这篇小说。可是他胸无大志,跑去当了公务员,我的作家梦从此断了。

  “你写得挺好的。”林希说,“还有么?”
  我低头说:“惭愧,那是年轻时写了玩的,现在都多年没有拿过笔了。”

  我是实话实说,林希却以为我是谦虚,在旁边露出一个不相信的微笑。
  唐忠一直对杨燕献殷勤,林希也在一旁说唐忠各种好,但唐忠的那些好我从来没有见过,好多话还和他本人是反着的,就像某些领导的述职报告一样。这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是林希给唐忠介绍女朋友,所以今天约了杨燕见面,顺便请我们吃个饭。
  林希和我还挺聊得来的,虽然这姑娘前不凸后不翘,但是我喜欢各种各样的。丰满迷人固然是我所爱,瘦不露骨也是我追求的对象。一个姑娘和一个男人聊得来,结局无外乎两种,要么她变成男人的情人,要么变成男人的哥们。不知林希会和我发展成什么关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