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63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此时任树红从昏睡中醒来,听方晟介绍警方采取的措施,心里稍安。方池宗经过紧急治疗也恢复过来,非要到儿媳病房等消息,遂让他平躺在靠门位置。护士进来打开电视,只见几家省台、潇南市台滚动播出失婴案的最新进展,并有中年妇女作案时的剪影,主持人呼吁广大市民擦亮眼睛,关注身边动向。

  “媒体介入是好事,能督促警方加大办案力度。”
  说到这里方晟怀疑地朝赵尧尧看了一眼,她会意,微微点头。方华暗想她真是神勇广大,几个电话能拉这么多家媒体。
  没多久,白翎大踏步走进病房,方家均一个愣神,这才悟出警方前后态度大相径庭的原因,原来是她从中发挥的作用。
  可是赵尧尧正小鸟依人地黏在方晟身边呢,怎么办?

  “白,白小姐……”
  肖兰和方华脸都吓白了,规规矩矩叫道,方池宗也不知所措,暗想儿子都搞什么名堂,把麻烦带到病房。
  白翎却没看他们一眼,直截了当道:“所有关卡录像都看过,过去几小时内没有带婴儿离省城的记录。”
  “那就好。”方晟道。

  “目前警方已将嫌疑人活动范围锁定在某个区域,排查进一步进行中,另外,”她无意中扫过赵尧尧,“那个姓陈的民警已停职检查!”
  方家人都不敢吱声,方晟奇怪地瞟他们一眼,诚恳地说:“多亏你出面,否则人贩子不知逃到哪儿去了。”
  “没什么,”白翎突然脸一沉,冲赵尧尧道,“外面那帮记者是你找来的吧?不知道会影响警方办案?”
  方家人均一凛,暗想白小姐果然直接叫板,要发飙了!

  赵尧尧也就在方家人面前低眉顺眼,对白翎可不客气,冷冷道:“媒体铺天盖地报道同样对人贩子形成震慑!”
  “之前十几桩案子报道几个月,震慑谁了?不懂就别乱掺乎!”
  “婴儿失窃案一再发生,都是懂的人在查吧?”
  赵尧尧针锋相对寸步不让,方家人面面相觑,暗想赶紧联系孩子的事啊,在这儿吵什么架?
  方晟挡在两人中间,笑道:“其实向你求助还是尧尧的主意,当时实在太紧张,脑子全乱了。”
  白翎一愣,赵尧尧也转开目光。
  方华赶紧倒了杯水:“喝点茶,歇会儿。”

  这一打岔气氛总算缓和下来,其实白翎也就一肚闷气需要发泄,斗几句便没事。
  接下来白翎不断地接电话,打电话,汇总各路消息,同时联系胡副处长和小李,协调省厅相关部门加紧侦查。
  时间一小时一小时地过去,孩子已饿了十多个小时,任树红的心象被揪住似的,默默不知流了多少泪。要是换周小容肯定轻言细语抚慰,可赵尧尧和白翎都不是那路性格的女孩,只投以同情的目光,仅此而已。
  唉,不如意啊不如意。肖兰暗暗叹息。
  刑警队判断孩子饿了肯定啼哭不已,人贩子应该到附近商场超市买奶粉,遂派出大批便衣潜入监控区域,同时要求片警拉网式调查。

  此时张姐如丧家之犬惶惶不安。
  躲在闹市区一条冷清僻静巷子里的私人旅馆,看着电视里自己在医院作案时的剪影,以及记者在机场、车站、码头等地的即时报道,以及街头突然冒出来的大批丨警丨察,再看着床上酣睡中的男婴,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恐慌和不安。
  在省城活动五个月了,经过事前周密的计划和踩点,以及强大的流转渠道,出手十多次均能顺利得手,从未出过意外。原本打算做满二十个再换地方,还是老大谨慎,说干完这票就撤。
  谁知就是最后一票出了问题。
  回想起来整个行动跟往常一样完美,白天踩点确定目标,夜间趁家属最疲劳的时间点出现,然后抱起婴儿、逃离医院,过程如行云流水。

  麻烦从交接环节开始。
  根据流程,她抱着孩子先回旅馆,等五点多钟到长途客运站,那边有人负责接手,坐最早的班车离开省城,之后如何辗转张姐就不管了。
  但是今早五点半左右,车站突然多了几辆警车,广场上转悠着不少目光敏锐的便衣,负责安检的也明显增加人手,对抱小孩的格外关注,总拉到一边两三个人同时问话。
  张姐见状没敢下出租车,借口忘带证件立马撤回。短信联系老大,说负责接手的人也看出不对劲,临时取消行动。

  老大关照她在旅馆里躲几天,这次情况异常,避过风头再作打算。
  说得倒轻巧,之前张姐偷出婴儿后在手里从没超过五个小时,现在婴儿饿了再喂奶粉,尿了要换尿不湿,哭闹了要抱着哄,张姐头大无比。
  从夜里到中午,经过**个小时相处,张姐突然对孩子产生奇怪的感情,好像即使有机会转移都舍不得了。这些婴儿被辗转拐卖后什么命运,张姐其实心中有数,但她实在穷怕了,面对实实在在的钞票可以昧着良心做事。但自己亲手抱了这么久,又亲手喂奶粉,换尿不湿,渐渐地她重温起当年自己做妈妈的感觉,也体会到失独父母的悲痛和绝望。
  送回去是不可能了,干脆收手不干,把这个孩子带回老家抚养吧。她甚至想道。
  中午两点,片警来到张姐栖身的私家旅馆附近,逐个商店超市打听有无中年妇女购买奶粉和尿不湿,巷口有家杂货店老板说有啊,早上八点多钟是有个象你说的模样的中年妇女买过东西,戴着墨镜,匆匆忙忙没还价就把东西拿走了。
  两名片警对视一眼,强抑激动问:“她住哪儿?”

  老板朝巷子里一呶嘴:“最里头有家旅馆,专做没身份证的生意。”
  “另一头有没有路?”
  “有,绕过去就是。”
  其中一名片警会意,快步过去守住巷子另一边出口,剩下民警拨通手机道:

  “报告,发现线索!”
  特警队员踹开房门冲进去时,孩子仍在呼呼大睡,张姐倚在床边琢磨着给他买身换洗衣服,不然奶腥味太重。
  听到动静她第一反应是扑向孩子,谁知特警队员动作更快,抢先一步一脚踩在她手背上,紧接着另一名特警队员将她扑住,反手铐上手铐。
  闻讯起来的白翎从特警队员手里接过孩子——这是她特意关照的环节,只有亲手把孩子交给任树红,从早晨到现在所做的一切才有意义,而且作为历史性瞬间,这一画面会被媒体定格,永远留在方家记忆里。
  也永远给赵尧尧添堵!
  如料想的那样,四五十名记者簇涌在从医院大门到病房门口处,闪光灯亮个不停——此时赵尧尧实在郁闷不已,明明是她出面找来的新闻媒体,却帮白翎闪亮登场。
  把戏做足后,刑警队布下警戒线,白翎独自抱孩子到病房,送到任树红怀里。方华和任树红紧紧搂住孩子失声痛哭,方池宗和肖兰也老泪纵横,方晟在旁边一个劲地说:
  “谢谢,谢谢!”
  白翎一脸矜持地微笑,并不说话。
  还是任树红灵巧,看出白翎有所期待,拭掉眼泪说:“白小姐对儿子有救命之恩,不如认干妈吧?”
  干妈?方晟一愣,赵尧尧也吃惊不已。
  方华连连点头:“对,对,他这条命等于白小姐给的,应该认干妈!”
  白翎绽开笑容:“那,那不太好吧?”

  任树红抱起孩子说:“快叫‘干妈’。”
  这是大人借孩子的口说话,方池宗也点点头说:“对,叫干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