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62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肖兰看看时间,要回家煨汤,方池宗叮嘱方华夜里注意安全,因为近来偶尔传出有人在医院偷孩子的新闻。方华说准备一台笔记本电脑,通宵打游戏。方池宗点点头,说我和你妈明早六点过来换你。
  两人来到停车场,方晟说:“你赶紧回家休息,明天早上八点会合,再看下侄子,我们抽空到鸽巢公园转转,下午回黄海,怎么样?”
  鸽巢公园是省城最大、景色最宜人的主题公园,情侣们经常光顾,也是婚纱拍摄的必选地点。
  “你住哪儿?”
  方晟一指对面的快捷酒店。

  赵尧尧低头看脚尖,过了会儿说:“我不回去,也,也住这边吧。”
  “喔?”方晟心中一喜,笑眯眯看着她。
  她脸红了,赶紧说:“两间。”
  来到快捷酒店,赵尧尧果然坚持开两个房间,前台小姐很诧异地打量他俩好几眼,非常不解。
  孤男寡女,这么晚到快捷酒店开两间房,没毛病吧?
  其实赵尧尧只在自己房间洗了个澡,然后便一头钻进方晟房间直到天明。自从放开禁区一点点后,方晟很快将胜利成果扩展到两点,由此增加了很多娱乐项目。
  缠绵到夜里一点多,赵尧尧打个呵欠说太困了,明天上午大概玩不动。方晟灵机一动,说我们不玩游乐项目,就做一件事。
  什么?

  方晟说试下婚纱,试拍几张结婚照。
  赵尧尧惊喜地睁大眼,真的?
  方晟肯定地点头,赵尧尧悄无声息缠住他的身躯,甜甜蜜蜜献了个吻,接着又是无边春色,若非她最后一刻守住清明,真会彻底沦陷了。
  直到凌晨三点,两人才晕沉沉入睡,然而才隔了半小时,手机响起,刚接通就传来方华紧张得崩溃的声音:
  “快……快……孩子不见了!”
  方晟翻身而起,手指因颤抖几次穿不上衣服,赵尧尧边忙着穿衣打扮边安慰说别着急,先过去看看。
  赶到医院,一位姓陈的民警正在做笔录,还有位民警调阅监控,任树红因情绪失控刚刚打了针安定,沉沉入睡,方华一夜间象衰老二十岁,整个精神也完全垮掉,好半天才断断续续说清夜里的情况:
  他一直坐在病房门口躺椅上玩游戏,还特意把婴儿床移到内侧,大概到两点左右,他眼皮直打架,喝咖啡都提不起神,遂跟任树红说闭会儿眼,十分钟后叫我,任树红迷迷糊糊应了声。谁知一睡便是深睡眠状态,哪里睡得过来?任树红则因为分娩时体力消耗太大,也睡得很深。
  直到三点十分,方华一个激灵醒过来,直觉发生了什么,第一反应跑到婴儿床边,一看如同坠入万年冰窖:
  孩子不见了!
  他匆忙叫醒任树红,然后怀着侥幸心理找护士、找值班医院,找医院保安,都确定没见到后,这才绝望地报警。
  这时方池宗和肖兰也匆匆起来,见空空如也的婴儿床,哆嗦着说不出话来。
  陈民警做完笔录,合上笔记本说那就这样,我们会根据监控调阅情况进一步分析、排查,发协查通报,你们也发动全家到车站等地方找找,大家共同努力吧。
  这就完了?

  方晟赶紧拦住陈民警,认真地说:“我觉得眼下当务之急是要求车站、码头等交通关卡加强盘查,防止人贩子转移孩子,然后才考虑排查线索。”
  陈民警歪着头打量他,道:“好大的口气,你是哪方神仙?这儿可是省城,你知道有多少交通关卡,每天吞吐量有多大?”
  “人命关天,警方总得做出努力吧?”方晟说。
  “告诉你,这几个月省城已发生十多起婴儿失窃案,要都如你所说闹得满城风雨,怎么维持社会治安,怎么保证民心稳定?”
  “你的意思是说孩子被人贩子偷了,警方不管?”
  陈民警警惕地看看他:“别胡说,恶意造谣要负法律责任的。我只能说警方会尽力而为,至于结果,要有接受最坏可能的准备!”
  方池宗越听越绝望,捂着心口软软倒地。

  方晟和肖兰连忙将方池宗扶到旁边坐下。
  看着陈民警远去的背景,方华体会到什么叫绝望无助。陈民警的话糙理不糙,从近几月新闻报道看,十几起婴儿被窃案都没破获,受害家属至今不时在媒体哭诉、寻求帮助。
  难道自己也要加入这个队伍?
  方华猛地跳起来,叫道:“快,我们去车站……”
  方晟说:“省城有七个大车站,三个火车站,谁知人贩子从哪儿逃?再说还可以找出租车……”
  “那怎么办?”方华双手抱头痛苦地直揪头发,茫然没了主意。
  方晟也觉得棘手,原地转了好几圈,试图在手机通讯录里查找有无在省城公丨安丨系统的同学。
  这时赵尧尧在旁边轻轻说了两个字:“找她。”

  白翎!
  她在省厅十处!
  方晟眼睛一亮,赶紧拨通白翎手机,没等她开口询问便急急忙忙将遇到的麻烦说了一遍,白翎果断地说:
  “别着急,守在原地等我电话。”
  放下手机,方晟轻舒口气,道:“她好像答应帮忙。”

  赵尧尧看着大厅外面,淡淡地说:“我知道。”
  方晟有点心虚,画蛇添足道:“她是热心人,基本上有求必应。”
  “未必。”
  那边方池宗脸色煞白,嘴唇发紫,眼见得心脏病又复发了!方晟和肖兰赶紧联系病房和医生,紧急抢救。赵尧尧站在大厅想了想,开始打电话。

  过了十分钟左右,白翎打来电话:“省刑警大队马上到,胡处长正联系省厅发协查通报,要求机场、车站、码头等所有关卡加强盘查,特别留意抱刚出生婴儿的旅客,我和小李马上赶到省城。”
  “太谢谢你了!”方晟激动地说,省厅发协查通报能基本堵住人贩子外逃的可能,只要孩子仍在省城,才有找回的希望。
  谈完正事,白翎悠悠问:“她也在医院?”
  都什么时候了,还计较这个?方晟无奈道:“我们一起过来看望孩子,谁知发生这种事。”
  她敏感地听出他话中的意思,就是让赵尧尧以正式女友身份见家人,心中一阵酸楚,没说什么就挂断了。
  五分钟后,四五辆警车呼啸进入区妇幼保健院,刑警队员迅速封锁相关区域,接管监控调阅,有人将方华叫过去重新做笔录,同时夜间值班医生、护士、保安都被分别审讯。
  又过了十几分钟,刑警队已初步锁定一个中年妇女,监控显示她在夜里两点四十分左顾右盼进入妇婴区走廊,在任树红病房门口转了几个来回,然后悄悄进去——警方判断她白天已踩过点,知道任树红生养的是男婴。十五秒后,她抱着孩子快速出来,从员工通道直奔住院部后门,绕到垃圾车专用的小门离开。
  整个过程非常熟练自如,说明人贩子对医院地形了如指掌,且有丰富的作案经验。
  刑警队立即布置人手,紧急调阅人贩子可能窜逃方向线路的监控,并沿街道两侧展开搜索,重点是短租房和小旅馆。
  上午八点钟,医院呼啦来了几十家媒体记者,围着刑警们追问案情。刑警队长索性公布了人贩子相貌特征,要求市民协助寻找,对提供有价值线索者给予重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