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59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方晟等三人回到镇里已是人声鼎沸,赵尧尧不喜交际,更不愿参加无聊的晚宴,倘若单独跟方晟搂在一起腻歪肯定明早才走,但见这种情况,她悄悄打声招呼便开车回城。
  方晟本想到会议室——上午成立的临时搜救指挥部,去见下韩书记,顺便回报三滩镇第二阶段改制情况,才走了一半迎面碰到耿石涛。
  “小方镇长,等一等。”
  最近“小方”改成“小方镇长”,以换取“老耿”变成“耿书记”。方晟停住不解地看着他。

  “是这样,上午送增援人员过来时,有辆车不慎压坏了五里沟村民的树苗,好像发生一点纠纷,辛苦你过去调解下,实在不行由镇里掏钱解决。”
  韩书记一本正经说,方晟何尝看不出他明明想把自己找发得远远的,最好没时间参加晚宴,遂一口答应,转身找朱正阳要车。不料耿石涛又说:
  “对了,有部分同志因急事必须先回,镇里车子都安排出去了,所以嘛……”
  “没事。”
  方晟微笑道,回到办公室见白翎百无聊赖地玩手机,道:“陪我出去一趟。”
  “好。”她一跃而起。
  一路疾行来到五里沟,村干部已做好调解工作,见方晟亲自过来反而有些吃惊,搞不懂镇长为何特意处理这点鸡毛蒜皮的事。

  方晟也不多说,让白翎回程慢慢开,到镇郊五六公里处找个僻静处停下。
  “小心眼的耿石涛,谁看不出怕你抢他的风头,故意打发到五里沟,你就不该答应。”白翎愤愤不平。
  方晟只是笑。
  “喂,笑什么嘛?”
  “连你都看得出,韩书记焉会看不出?”他笑道。
  “那倒也是。”
  “如今小方镇长算是韩书记的爱将,姓耿的明目张胆做小动作,明摆着跟韩书记过不去,韩书记肯定会出手整治,所以我必须配合好这出戏,否则不听领导安排工作,责任便在我这边。”
  “噢,你也挺阴险!”白翎恍然大悟。
  “再说了,今晚三滩镇主接待,作为镇长我应该出面,况且我还是第一时间组织、参与搜救的功臣,于情于理,就算韩书记不吱声,其他人也会看不过去,而且最关键的是,新闻报道里要出现大团结的场面,就是新闻里经常出现的镜头慢慢扫过去的画面,缺了我方晟怎么行?”方晟叹息道,“老耿啊老耿,果然老糊涂了。”

  “那我们这会等什么?”
  方晟自信满满道:“等老耿电话,他会要我立即赶回镇参加晚宴!”
  晚上六点整,韩书记一行在耿石涛的陪同下步行食堂,二十多桌人站起来鼓掌,韩书记满面春风挥挥手,陪肖萧捷、胡副处长等坐到首席。
  浩瀚风电专家组全体是被强拉过来的,之前肖萧捷在县城只逗留了一天,没肯县里组织欢迎宴会就来到三滩镇,韩书记过意不去,今天借这个机会补请。肖萧捷纵然高傲,也明白强龙不压地头蛇的道理,尽管一万个不情愿,还是勉强参加。
  食堂里桌子不大,每桌只有十个位置。首席分别是韩书记、童县长、胡副处长、侯宫升、肖萧捷,另外十处有两位副处级侦查员,浩瀚王副总工程师,耿石涛,另外将侯明硬拉过来说是父子齐上阵。

  邱组长也是副处级,本来安排在首席,但此次事件由他而起,心中有愧,加之十处已有三人坐在首席,他千般推脱,无奈之下公丨安丨局耿规也坐过来作陪。
  韩书记原想傍晚抽空跟方晟聊几句,谁知由始至终没见到人,此时见耿石涛压根没安排方晟的座位,心中便有几分数,故意问:
  “小方镇长呢?”
  耿石涛陪笑道:“五里沟那边有点小纠纷,他赶过去处理,大概……一时半会儿回不来。”
  “给小方镇长留个座。”

  韩书记虽没明说,侯宫升却一点就透,冲儿子斥责道:“你坐这儿干嘛?还不让给方镇长!”
  侯明弄了个大红脸,狼狈不堪地起身离开。
  耿石涛也窘了一下,连忙请示道:“人差不多齐了,韩书记讲几句?”
  韩书记淡淡道:“小方镇长没来呢,等会儿,不着急。”
  童彪也看出不妥,道:“是啊,小方镇长是大功臣,他不来怎行?”

  耿石涛心里千万匹草泥马掠过,赶紧打电话给方晟,要求他务必、尽快、立即赶回来参加晚宴,“领导们都在等你一个人”,他强调道,好像因为方晟耽误了整个晚宴。
  方晟听罢笑了笑,说“尽量快”,便挂断电话。
  白翎发动车子准备上路,方晟却阻止道:
  “别忙,再等十分钟。”

  “啊?”她瞪圆双眼,“县领导们真的在等!”
  方晟笑道:“这将是老耿有史以来最难捱的十分钟。”
  白翎瞬时明白:不管等多久,责任都在耿石涛,跟方晟半毛钱关系都没有,相反,去得越晚大家越能看出他被耿石涛欺负、排挤。
  “真有你的,”白翎赞道,“不折不扣的心机狗!”
  方晟坦然接受:“承蒙夸奖。”

  见时间还早,白翎索性打开窗户说亮话,直截了当问:
  “你真想跟赵尧尧谈恋爱?”
  “有问题吗?”方晟反问。
  “如果——只是假设别当真,如果她家人反对甚至闹出动静直接影响你的仕途,你也不后悔?”

  “好像说得很严重……”
  “也许比你想象得更严重,”她紧紧盯着他,“如果出现那种局面,你怎么办?”
  方晟同样盯住她:“其实你更想说的是,如果选择你也会遇到同样问题,对不对?”
  白翎脸一红:“不是啦,我的处境好得多,她……真是很特殊的家庭……”
  方晟沉思良久,道:“家庭当然很重要,不过在谈恋爱阶段,根本不是我衡量的因素,我从未想过借助于某种势力得到什么,否则如你所说会去碧海,既然不考虑得到,那么更不担心失去!从公务员到副镇长,再到镇长,每一步好像都是白捡来的,因此对我来说,什么打击不能承受?”
  然后他仔细讲述了面试那天回方塘村时的狼狈,说:“当时我真的这么想——也许这是我人生中最黑暗的一天,以后混得再差都不会比今天更惨!既然这样,我还有什么可担心的?你说呢。”
  “我听明白了,无论如何你都不会放弃赵尧尧。”白翎酸楚地说。
  索性说清楚也好,方晟深吸口气,道:“是的。”

  “祝福你们。”
  白翎虽这么说,心里却决定不轻易放弃。她太了解赵尧尧背后那股能量了,大到方晟无法想象,面对强大的体制世间很多事非人力能挽回,白翎想学习赵尧尧,耐心等待时机!
  此时如方晟所料,耿石涛如坐针毡,比晚宴任何人都期待方晟尽早出现,哪怕早一秒都行!
  食堂里欢声笑语,除了韩书记坐的首席。

  韩书记本身不是喜欢开玩笑的人;胡副处长等十处的人由于职业原因,话语不多;肖萧捷则摆出爱理不理的架势,别人搭讪几句才回一句,没多久便冷了场。
  浩瀚风电原是省电力公司下辖单位,副厅级编制,肖萧捷是集团排名靠前的副总,基本也是副厅级,脱钩后虽然取消行政级别,但待遇等还是参照原级别执行。就是说肖萧捷地位其实比包括韩书记、胡副处长在内的领导都高,难怪有资格摆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