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915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女孩儿抱着他胳膊的手臂又紧了些,瓮声瓮气道:“可是……我违背了哥哥帮我的初衷。”
  “哪里违背了?一切不都好好的吗?”萧晋诧异的问。
  梁翠翠抬起脸看他,眼眸如水:“不好!什么都不好!因为,如果没有哥哥你的话,翠翠一个人做不到开开心心、快快乐乐的过完这一生。”
  虽然两人之间的那层窗户纸已经被捅开了,但这还是梁翠翠第一次如此正式的表白,而且话语中的意义远远超越了“我喜欢你”这样的层次,直接跨越到了“一生”上。
  身为一个男人,萧晋很动心,但身为一个还有那么一点点良知的男人,他知道自己不能再继续这么优柔寡断下去了。
  “好啊!那你就待在哥哥身边,”淡淡说着,不等女孩儿露出惊喜的表情,他就抽回自己的胳膊,坐起身又道,“给哥哥当一辈子的妹妹吧!”
  感受到他话语中的冷意,梁翠翠身体一僵,一股莫大的恐惧瞬间笼罩在了她的头顶,让她直接泪崩。
  用力抓住要起身离去的萧晋的衣摆,女孩儿哭着哀求道:“哥,我错了,我不是故意要惹你不开心的,你别生我的气好不好?”
  萧晋强忍着心疼,硬声道:“我没有生气呀!能够被你认为是唯一一个能够带给你快乐的人,哥哥很开心,也为能够永远拥有你这么一个妹妹而感到荣幸呢!”
  梁翠翠仿佛更加的害怕了,由抓他的衣摆改成一把将他拦腰抱住,哭的也越发大声:“我错了,我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好哥哥,求求你不要再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了,求你……”
  听着女孩儿伤心欲绝的哭声,萧晋忍了又忍,终究没能忍住,无奈的叹息一声,回身将她抱住,柔声说:“好了,别哭了,是哥哥不对,但哥哥真的是在为你好,知道吗?”
  “我知道我知道,哥哥永远都不会害我,我全知道!”梁翠翠把脸埋在他怀里呜呜的哭,所以萧晋根本看不到,此时女孩儿的嘴角是微微翘起的。
  “还有,”萧晋又道,“实话跟你说吧!初一那天,我已经向沛芹和玉香承诺过,这个家里最多只能有七个女人,所以,别说哥哥不能接受你,就算能,也已经没有机会了,你总不会甘心一辈子都只能做个被我远远养在山外的金丝雀吧?!”
  “你说什么?”梁翠翠猛然抬头,还挂着泪花的大眼睛里只有浓浓的震惊,哪里有一点伤心难过的成分?“你……笨死了!平日里精明的像猴一样,怎么会做出这样的蠢事啊?真是气死我了!”
  女孩儿气得跳脚,萧晋的眼睛却一点点的眯了起来。
  “翠翠,把哥哥骗的团团转,很好玩儿是不是?”
  梁翠翠一呆,就吐了吐舌尖,两只手在他后腰死死的扣住,撒娇道:“不准生气,人家刚才是真的伤心了,只不过你故意说反话的样子好逗,人家立刻就知道你根本舍不得那么对我了。”
  “这么说,还怪我喽!”
  “不怪不怪,哥哥这么疼人家,人家开心死了呢!”
  “那就死远点,别烦我!”萧晋哭笑不得的推开她,摇头道:“真后悔把你送到龙朔去上学,这才一个学期,脸皮就厚的快赶上我了都,要是再上两年,那还得了?”
  女孩儿嘻嘻的笑,抹掉眼泪,又认真地问:“哥,你真的对嫂子们做那样的承诺啦?”
  “骗你是小狗。”

  萧晋坐回躺椅上,嘴里刚叼上一支烟,就被梁翠翠给抢走了。“少抽点,一身的烟味,臭死了。”
  “嫌臭就离我远一点。”萧晋无语的翻个白眼,又正色道:“该说的都已经跟你说遍了,该明白的道理,你也应该都明白了,哥哥最后再跟你强调一遍:做我的妹妹,那你要什么哥都会满足你,离开这个前提,你什么都不会得到。”
  梁翠翠的小嘴儿又高高的撅了起来,气鼓鼓的在他身旁坐下,皱眉问:“你真的能做到再也不带新的女人回来?”
  下意识的,萧晋脑海里依次掠过贾雨娇、董雅洁和方菁菁的脸,但片刻后,他还是点点头,说:“是的,这是我对沛芹的承诺,不能违背。”
  梁翠翠秀气的眉毛都快皱成麻花了,忽然想到了什么,又问:“那要是沛芹嫂子主动给你增加名额呢?”
  萧晋闻言心里一惊:“你要干什么?翠翠,我很郑重的警告你:如果你胆敢做出会影响到我和沛芹之间关系的事情,那我们真的连兄妹都没得做!”
  这话对于梁翠翠而言就像是针一样扎在了心上,疼得她身体都绷紧了,但她脸上却依然带着笑容,轻推萧晋一下,嗔道:“讨厌!你想到哪儿去了?人家又不是白眼狼,怎么可能会做出那种事情嘛!”
  “那你刚才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呀!就是问问嘛,沛芹嫂子那么疼你,万一哪天心情好,会开恩多给你一个名额也说不定呀!”
  “哈!那你在这儿慢慢琢磨那一天吧!”萧晋摇摇头,起身向房门走去,“不要乱动这屋里的东西,离开的时候记得锁门。”
  梁翠翠没有再拦他,而是托着腮帮坐在那儿发愁,忽然,她眼睛一亮,掰着手指头开始数数,一连数了好几遍,然后便欢喜的跳了起来:“六个!怎么数都是六个!也就是说,沛芹嫂子已经多给了他一个名额。梁翠翠,加油!你一定可以的!”
  多了一个名额的事情,萧晋在当时也觉得奇怪,但周沛芹没有解释,他以为是她的口误,所以就没往心里去,跟梁翠翠说的时候也没多想,所以压根儿就不知道自己的话非但没能打消女孩儿的念头,反而让人家充满了希望。

  对未来同样充满希望的,还有丁夏山。
  老太太一辈子无儿无女,也没收徒弟,自从丈夫去世之后,就再没有体会过热闹的滋味儿,现在身边围了一圈大小晚辈,嘴里还嚼着最喜欢重孙巫飞鸾塞进来的奶糖,心里就像是被人一下子灌满了甜蜜和幸福,那点儿因为萧晋私生活不检点而产生的不满,也就烟消云散了。
  如果最终闭眼前能有这么多孝顺的孩子送自己离开,莫说这本就是一家子好人了,就是江洋大盗,自己也甘愿落草当一个贼老太婆!
  享受着梁小月的捶背服务时,丁夏山这样想着。
  至于詹青雪,在缠着秋语儿为她清唱了一首歌之后,就觉得拜萧晋为师并不是一件多么委屈的事情了。然而,这个想法只坚持到了晚饭——周沛芹和郑云苓的厨艺直接让她认为给萧晋当徒弟是自己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决定。
  深夜,一番激烈地温存结束,周沛芹枕着萧晋的胳膊,星眸半睁半闭,双颊酡红,连不均匀的呼吸里都带着满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