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832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时间点滴过去,二人四目相对,先沉不住气的总是底气不足的一方。
  乾荪阳忍不住问道:“你既然知道我在等援兵,为什么还不出手?”
  李牧野道:“自然是因为我也在等他。”又道:“等的怪无聊的,不如随便说几句吧,乾荪阳,你明明是个中国人,为什么要以东瀛人自居?”
  “自然是因为我们逍遥阁的人眼中的中华跟你们看到的不同。”
  “又是崖山之后无中华的那一套?”
  “非也!”乾荪阳道:“在我们逍遥阁人眼中,真正的大中华应该是西昆仑,东瀛洲,南瞻洲,北狄洲是也,四洲之民皆中华子民,这当中尤其以东瀛洲民承袭了我中华体统……”

  “这该不会就是你们所谓的大岽亚共荣圈吧?”
  乾荪阳傲然道:“你还算有些见识。”
  李牧野语带讥嘲道:“既然想以中华民族子民自居,又何苦孤悬海外?并入中华,分作一省岂不是更好?”
  乾荪阳道:“真是笑话,你何曾听说过更优秀的反要被更差的吞并?元蒙可以,满清也可以,为何唯独我东瀛和族不许?”
  “更优秀?嘿嘿,你给我说说,你哪里优秀了?”李牧野冷笑道:“既然自负优秀,何不立即出手把我这不优秀的灭了,以彰显你们和族人优秀的基因?他吗的,看你这畏畏缩缩的怂样子,哪一点跟更优秀搭边儿?”
  乾荪阳哼了一声,道:“逢强当需智取,愚者恃武而骄,达者不以力强为本,当进则进,当退则退,汉高祖白登一退才有汉家六百年江山,唐高祖若不拜干爹,又怎会有后面大唐盛世?”
  李牧野道:“满嘴胡吣,怂就是怂,还他吗说的振振有词,偏你们最喜欢找一堆借口。”
  乾荪阳道:“阁下风华正茂,身手高绝,胜过我这垂垂老朽并不足为奇。”
  门外的公路上驶来一辆车,速度很快,急火火停在了门口。一个人下车后,身形略显踉跄的奔着店里走来。
  李牧野嘿嘿笑道:“你要等的人来了,再不出手药效就要过去了。”
  “出手便出手!”乾荪阳听到店门被推开的瞬间,忽然操起手边两把凳子,呼呼两下丢向李牧野。
  这么大的动作下,小野哥若是还要等到他把凳子丢出来才进攻,那可真是枉为泰定大宗师了。刷的一下,李牧野足下发力一拧,平行一丈五的距离,瞬息移动似的到了乾荪阳面前。一拳顺着敞开的中宫进去,直击乾荪阳的膻中穴。这一下若是打实了,乾荪阳必死无疑。
  千钧一发的瞬间,乾荪阳的胸前忽然出现一窟窿,小野哥的拳头就这么怼了进去。乾荪阳丢出两个板凳后双手已经空了,立即合手抱住了李牧野。口中大喝道:“我捉住他了,快来帮忙干掉他!”又用了个柔道的动作企图把李牧野摔倒锁住。

  李牧野吃惊之余,却是岿然不动,心头一片泰然安定,只是没想到这狗曰的正当胸部位居然有一处是假的,一着不慎着了他的道儿。乾荪阳显然已经是强弩之末,只见他面部表情狰狞,青筋和血管暴起,为了控制住李牧野已经用上了全部潜力。小野哥连着挣脱了两下都没能把他甩下去。
  门口进来的正是齐如龙,见到此情此景的刹那也是先吃了一惊,随即便意识到这是个关乎生死,千载难逢的良机。他立即拔出随身的刀子扑了上来。
  砰!李牧野袖里乾坤的枪又响了,正是那只被锁在乾荪阳胸口窟窿里的手。
  子丨弹丨穿透了乾荪阳后背的肌肉,并未造成太致命的破坏,却也足以让他痛苦万状。

  乾荪阳痛苦的全身一震,嘴巴里冒着血沫子,嘶吼道:“快呀!”
  齐如龙的刀子对着小野哥的后颈而来,刀刃是湛蓝色的,含有来自深海剧毒生物的凝血剧毒,不一定要刺入多深,也许只需要破一点皮就足以见血封喉了。
  就在这一瞬间,李牧野忽然原地转了个身,动作奇快,准备充分,刷拉一下将乾荪阳甩到齐如龙的刀口上。与此同时手臂猛然发力,硬生生将乾荪阳的脊柱击碎,顺着之前子丨弹丨打出的窟窿,硬生生从这厮的当胸穿了过去,隔着一个人,一把掐住了齐如龙的脖子。
  心中一动,手腕上抬捏在齐如龙耳门迷走神经处,将他捏晕了过去。
  “还没结束!”乾荪阳嘴巴里喷着血,面目狰狞的瞪着李牧野,道:“就算你把我们这条线上的人全杀了也没用,天王亲自出手启动新的计划,我们的计划已经是可有可无了。”

  李牧野抽出手来,提着他喝问:“天王到底是谁?”
  乾荪阳死了,没有说出天王的名字。临死前唇角挂着诡异的笑,指着大门外照进来的一缕阳光,缓缓闭上了眼睛。
  料理店的仓库里堆满了烟花,封箱严密,还特意用东瀛文字标明了次序和位置。李牧野拍照留取证的时候,一直昏睡的齐如龙醒了过来。
  “我这是在哪,为什么我还活着?”他有些懵,摇晃着脑袋坐起来。

  门口有个水槽,李牧野打开了水龙头,又随手将排水口封闭,不大会儿水槽里的水就溢了出来。
  “因为你还有活下去的价值。”李牧野把齐如龙提起来,道:“我的时间不多,就问你三件事,第一张长宇在哪里,第二你为什么会在那个时间出现在宋春风家里,第三,天王是谁?”
  “你留我一命是因为我知道许多秘密。”齐如龙道:“我如果说出来全部秘密,岂不是就没有活下去的价值了?”
  “乾荪阳已经死了,因为他什么都不肯说。”李牧野道:“你是聪明人,该知道怎么选择才是正确的。”
  齐如龙低头沉默了一会儿,忽然长长的叹了口气,道:“我这辈子最大的念想就是希望可以将师门发扬光大,在师父面前证明自己,一念成魔人既是魔,一步错步步错了。”
  李牧野道:“别演戏了,你不是能幡然悔悟的人,想活命就拿出些有价值的东西。”
  齐如龙嘿的一笑,问道:“说了真有活路走?”

  李牧野面无表情:“不说就只有死路一条。”
  “说了也就多活一会儿。”齐如龙道:“所以我只好说一半留一半,剩下的让你自己猜去,张长宇带着曾喜国去了庆州,他有一艘游艇,逍遥阁的人需要用,而我之所以那个时候出现在宋春风家里,是因为那蠢货受人指使把我叫去的。”
  “受谁的指使?”李牧野试探问道:“天王吗?”
  齐如龙点头叹道:“事情是明摆着的,你的出现说明我们的计划已经败露,上头启动了新计划,天王为了保护新教大客卿已经亲自出马清除手尾。”
  “既然是这样,你还来省城送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