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遍野》
第254节

作者: 冷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留下很多孩子很多是留守儿童,比如姬茗,所以才造就了她如此的性格,还有小美,跟着妈妈一个人,都是些实在没办法,生活艰苦的孩子。
  这也是如今这个国家农村上学的大致情况了。
  前村长家的房子之前是跟着其他人家一起建的大房子,那都是几十前年了,后来,村长有了钱,就单独给自己的老房子重新装修了下,换了石头和水泥,而另一头还是合着木头跟其他户的人家连在一起。
  杨羽见大门敞开,屋外坐着一个小女孩,小女孩正磕着花生,咬开一颗,就呸的一声把壳子吐得出来,旁边已经吐了一堆。

  “小姑娘,你爸爸在吗?”杨羽笑着问道。
  “不在,去山上了。”小女孩瞧了眼杨羽,继续剥着花生。
  杨羽还想问,从屋里走出个村妇,端着碗青菜,似乎正要烧晚饭。其实村妇还算年轻,三十估计都不到,旁边的小姑娘四五岁,应该是她的女儿,倒是可爱。
  “你找谁?”那村妇问道。
  “你好,请问这是赵伟家吗?”杨羽说道。
  那女人一听到苏伟的名字,顿时脸色就变了,冷冷得说道:“你找我爸干吗?他死了很久了。”
  “我想了解点有关他的事,比如令尊是怎么过世的?”原来此女人是前村长赵伟的女儿。
  “你是谁?丨警丨察吗?你走吧,我不想提我父亲的事。”那村妇菜菜洗到一半,就端起来,冷冷得走了。
  杨羽愣在那里,倒也是,自己又不是丨警丨察,无缘无故来问别人的家时,别人怎么可能会告诉你呢?得想个法子才好。
  那个小女孩很可爱,也是像芸熙那样傻乎乎的,这个年纪的孩子哪懂什么东西啊,只是杨羽发现,在她的脖子上挂了一十字架吊坠,原来她们家也是信基督的?
  等等,杨羽突然愣了一下,那小女子胸前的挂坠竟然跟自己脖子上的那条一模一样,不会这么巧吧?
  杨羽大吃一惊,心想着:不会这东西是地摊货吧?可是我这条分明是小茜托梦也给自己,所以这事很邪门,解释不了,但是杨羽的记忆里确实是这么来的。
  为何这小女孩的脖子上会有一条一模一样的呢?
  这也太巧合了吧?
  “小朋友?花生可以分叔叔一点吗?”杨羽打算先问问。
  那小女孩愣了一下,然后就笑了,递出一颗花生,很萌很可爱的笑起来。

  杨羽很高兴得接过花生,然后把自己胸前的十字架挂坠拿了出来,笑着说道:“你看,叔叔也有一条这样的东西,你这东西是哪来的?”
  那小女孩盯着杨羽脖子上的那东西,愣头愣脑的,反正小孩子的脑里你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我的是外公给我的。”小女孩说完又继续磕花生。
  农村哪有什么零食可以吃,偶尔有些人家会种几株的花生,当是平时节日来客人拿出来当场面用。
  外公?杨羽愣了一下,也就是前村长赵伟给的?
  那真是巧了,听现村长说前村长是鬼上身死的,难道这十字架挂坠是用来驱魔的不成?
  可就在这时,杨羽感觉到一道目光。
  那目光从门缝中很犀利得射出来,目露凶光啊,把杨羽吓了一个寒颤。杨羽突然转头,朝那目光而去,那目光急忙躲避,消失在黑暗中。
  原来那目光来自隔壁邻居里的一老房子内。

  杨羽想过去看看,但是刚走两步,突然后方传来了声音。
  “你进来吧。”
  杨羽回头看了下,发现是前村长的女儿,顿时高兴。
  “我老公还没回来,你帮我烧柴吧,我烧点菜。”那女人说道。
  杨羽很高兴,马上就坐到了锅灶前,开始烧柴火。农村里压根没有煤气,就算有,这里离县城那么远,煤气捅也压根没法送,所以除了一些富裕家庭外,其实都是烧柴火的。
  小姨家也是,幸好姨夫之前砍了很多柴,不过杨羽每周有空时还是要跟着崔强去山上砍柴,不然没柴烧,就没法做饭。
  “我叫杨羽,是村学校的...”杨羽先自我介绍起来,虽然村子也就那么户人家,但杨羽毕竟不是本村人,再出名也不是人人都认识的。
  可杨羽话还没说完,那女人就先接话了:“我知道,学校的老师,你直说吧,到底想干嘛?”
  女人说话很冷很尖酸刻薄,杨羽知道自己说话要注意点了,惹了她只怕后面就撬不开她的嘴了,所以杨羽不急,而是先打量了下四周的前面,发现,门上,墙壁上,到处是基督海报,甚至在北门的墙壁里,还开凿了个小方正,里面竟然放了塑耶稣的十字架雕塑。
  雕塑不大,但是却格外的显眼,而旁边还放了一本《圣经》。
  这家里人对基督很虔诚啊,何况小女孩子的挂坠还是她外公给的,说明这户人家可能世代都是信仰基督的,杨羽心里想着,倒不急着直接问,先聊会天,慢慢打开话题。
  “其实我也是信基督的。”杨羽故意说道,其实他是打酱油的,说这话主意就是为了共鸣。那女人白了杨羽,不屑,继续忙自己的事。
  “我还跟大长老挺熟的,虽然他已经...”杨羽特意把大长老拉出来,就是为了亲近关系。

  “其实大长老也跟我提过你。”那女人很淡定得说道。
  万分惊讶。
  这女人分明认识我,刚才还装出第一次见面的样子。还有,大长老为什么要提我?我跟他又不熟,我又不信基督的,提我做啥子?
  “都说了什么?”杨羽显然很好奇。
  “他说,你以后会跟我一样,成为虔诚的基督徒,而且...”女人炒着菜,说着话。

  旁人看人,你简直不会相信,一个村妇,竟然会说这么优雅的话。
  杨羽的印象里,村妇么就是村妇,大大咧咧,下田上山,就跟霸王花那样,凶悍,霸道,脏兮兮的,又饥渴又凶猛的模样。
  可眼下这个女人,跟林依依差不多的年纪,说话却很聪明,也很小心,一点都不像玉嫂,韩嫂她们那般,说话粗鲁,模样饥渴。
  “而且什么?”杨羽显然已经被吊起了胃口。
  “以后你自己会知道的,其实我们见过好几次面了,在小星的葬礼上,在水库法事等都见过,只是我戴了帽子,你也没注意到我吧。”那村妇炒着菜,明明就是个村妇,可是说话为什么不一样。

  “你怎么不早说呢,认识最好,干嘛还掖着东西唬我呢。”杨羽回想那时的场景,小星守夜那晚,来了很多戴黑帽子的基督徒,原来这村妇当时就在里面啊。
  “你为什么突然想知道我爸爸的事?”那女人没有看杨羽一眼。
  锅灶里的青菜已经渐渐开始熟了,冒着热气,杨羽烧得很猛。
  “我怀疑这可能跟最近几年闹得人心慌慌的水鬼案子有关系。”杨羽也直言不讳,也想知道这女人的想法。虽然以她的年纪,二十年前,也只是个小孩子。

  “这不可能,风马牛不相及。”那村妇很冷静得说道。
  从她脸上,杨羽看不出任何破绽。
  “我听闻你父亲鬼上身,有没可能是水鬼上身?”杨羽继续试探着,希望能挖掘些东西跟水鬼凶灵的事有关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