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遍野》
第252节

作者: 冷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就对了,放开点,别紧张,慢慢享受。”杨羽轻抚着冷萧雪的秀发,头发都是汗珠,都被干湿了。
  冷萧雪彻底放开了,不断得发出叫库声:“我够了我够了,求你别抽了,别抽了。”
  “你不是很嚣张吗,怎么投降了?”杨羽认为这战打赢了。
  冷萧雪这个如此冷漠的女人也屈服在了杨羽的黑粗大之下。
  这一干,又是半个小时。
  没有硝烟的战争渐渐接近尾声。
  冷萧雪躺在那里,全身是汗,大汗淋漓,双腿分开着,双腿之间的那片被单湿透了一片大区域,更要命的是,全身血汁,鲜血的一片,血液早已经凝结。
  这本不算什么,如此激烈的破处夜被单本应该如此,只是,这可是李若水的被单啊。
  杨羽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蘑菇头,全身血,血凝结在蘑菇的表皮上,擦都擦不去,眼看,天快亮了,她们醒就会天亮。
  冷萧雪清醒后,急忙穿了衣服,临走时转头瞧了眼杨羽说道:“我明天再来找你算账。”冷萧雪径直回了
  杨羽一脸无奈,酒后竟然误干了冷萧雪,完全不知道,这怎么能怪我呢?
  被单还安静的躺那里呢,杨羽穿了衣服,急忙收拾起来,然后去厕所塞到了洗浴池里泡着,要先把血液洗了呀。
  清晨,鸟儿早就叽叽喳喳的开始叫了。
  众人也开始醒来,均是脑袋疼得要死。
  看着狼狈不堪的房间,大家极力回想昨晚的事,可似乎怎么也想不起来。
  杨羽撒了谎,说自己昨晚酒喝太多,流了鼻血,把被单给弄得都是血,就泡到洗漱池里了。李若水还很关心的问他有没事。
  花语嫣醒来后发现嘴巴怪怪的腥味,想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这是津液的气味和味道,虽然她以前没吃过,但是她闻过,也听别人描述过那种气味。

  花语嫣极力去回想昨晚发生的事,可脑袋一片混乱,怎么也想不起来,可是这个房间只有杨羽一个男人啊,难道昨晚我跟他?
  李若蓉醒来开始也没有多大反应,可脑袋清醒后,慢慢感觉自己好像没有穿丨内丨裤,顺手一摸,还真没穿,心道:我怎么会没穿丨内丨裤?
  也极力去想昨晚发生的事,可是,空白,啥也没想起来,不会被杨羽占了便宜吧?可是下面不痛,也没流血,应该没被干过,可是,丨内丨裤去哪了?
  李若蓉找遍了整个房间,找遍了三个房间,所有楼道,厕所,硬是没有找到自己的丨内丨裤,我的丨内丨裤去哪了?
  杨羽这时,还不知道自己外衣的口袋里有条李若蓉的丨内丨裤呢,昨晚不省人事时,不知怎么的就塞进了口袋里。
  “昨晚你有没听见猫叫?”回家的路上,杨羽问表姐。
  表姐摇摇头,说道:“我什么都不记得。”

  “哦,我昨晚做了个奇怪的梦。”杨羽拍拍自己的脑袋,自从在学校阁楼老是梦见死去的小茜的鬼魂后,杨羽现在对这些‘脏东西’都特别的敏感,这让他很郁闷,有时候分不清真假现实。
  “说来听听,表姐睡得很舒服。”李媛熙昨晚是最早醉的一个,也是睡得最香的那个。
  “我好像见到了周落雁。”杨羽也无法肯定,因为自己完全喝醉了,完全不记得,可是模模糊糊得又感觉脑袋里有些片段。
  “表弟你想太多了,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等中考后,好好休息吧。”李媛熙心里还是很心疼这个表弟的,上课那么忙,还忙着种菜,还要破案,好像村里家里学校里的事,他都要管,责任重大啊。
  “哪有空啊,是只剩两周了,案子现在成了悬案,菜种也刚准备播下去,学生的中考还不知道什么成绩,我哪能休息。”杨羽其实是想说,我借了秦爷10万元啊,10万啊,连利息都要他的工资了。
  杨羽回家吃了早餐,然后就又赶去学校了。
  到了学校后,杨羽最近发现陈校长一直在躲着自己。
  “陈校长,你看见我干嘛就躲啊?”杨羽逮住了校长就问。
  “哪有,我最近上课忙。”陈校长笑着说道,但是眼睛始终不敢看杨羽。

  “不对,你有事瞒着我,我猜猜。”杨羽想了起来,可怎么想也想不出来啊。
  “哪有,杨老师你想多了,我去上课了。”陈校长推了推老花镜,转身就走。
  杨羽看着陈校长的背影,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就喊道:“是不是跟周落雁有关?”
  陈校长一听周落雁这个名字,就停下了脚步,但是没有转身,额头渗出了一滴汗,然后还是走了。
  “韩嫂怪怪的,校长也怪怪的,连村长和李书记也感觉怪怪的,这村里的人都怎么了?似乎全在回避周落雁这个女人。到底二十年前发生了什么事?”
  夜深人静。
  杨羽躺在库上回味昨晚的春事,虽然想不起昨晚醉了之后都干了什么,但是酒后误上了冷萧雪的事却是回味无穷,这女人没想到如此坚贞,差点反过来被她征服了,不过征服这样的女人让杨羽超级有成就感。
  白天在办公室里时,冷萧雪保持自己的镇定,但是**还是很痛,昨晚被杨羽干太久了,又是破处,有点不舒服,貌似抽过头了。
  李若蓉还在找丨内丨裤,花语嫣还在回想口中的津液到底是怎么来的。
  这个夜,很多人有很多心事。比如陈校长就没有睡着。
  杨羽翻了个身,正要准备睡觉,突然。
  一个东西从窗户里扔了进来,那东西落在了桌子上,弹了几下,正好掉在了库上。

  杨羽好奇,谁三更半夜还朝这里扔东西?急忙起了库,朝窗外望去,发现一道黑影闪过,却什么都没有看见。
  台灯被打开了。杨羽瞧了瞧那个东西,发现是一纸团。急忙打开一看,里面只写了三个字:前村长。
  “前村长?”杨羽重复了一遍,百思不得其解:“什么意思?想告诉我什么?”
  有关前村长的事,杨羽只听现村长提过,好像是被鬼上身而死的,非常死得很惨。

  “前村长的死难道还跟周落雁有关系?”这案子越来越悬乎了,刚才扔纸的人是谁呢?为什么不直接上来告诉我? 难道不想让我知道他是谁?
  杨羽重新坐到了桌前,拿出了笔记本,又开始整理起来。
  疑点越来越多,而且现在连背后是人是鬼都分不出来。村里接二连三的开始死人,接二连三的闹鬼,好不容易揭开了黑色手印和眼皮的谜,却好像完全帮不上忙。
  杨羽甚至也怀疑,周落雁这个人是否真的存在?这个人的来源本来就是莫名其妙的,那仅仅只是百岁老人的一个指点而已,谁知道是否可靠呢?
  而且线索是一次又断一次,每次都以为是柳暗花明,而实际却完全相反,都是深渊无底洞。
  现在周落雁的生平迹象完全消失了,好像被磨平了一样。
  邪门的水鬼凶灵。
  黑色手印的来源,眼皮,鱼,这些又跟凶手有什么关系?
  邪门的鬼索命,杨羽和晓丹做了一个同样的鬼索命的梦,而后者已经成为现实。
  周落雁到底是谁?为什么村民都说没见过这个女人,谁在背后说谎?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