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40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方晟打断道:“这番话除了我,你还对哪些领导说过?”
  仇厂长一滞,迟疑片刻道:“没,没有了,只给您送干股……”
  方晟一拍桌子,白翎率先冲进来,以娴熟的手法扣住仇厂长,小李随即从他夹克衫内侧口袋里搜出一支录音笔,从荧光看正处于开机状态。
  仇厂长面如土色,大叫道:“方镇长听我解释,这是我女儿顽皮放到口袋里的,我根本不知道……”
  方晟冷笑数声,将录音笔里的文件拷到电脑,点击播放,里面先是上午两人对话,然后便是刚才的谈话,他满脸峻色道:
  “顽皮?我看这是犯罪!”
  这顶大帽子将仇厂长震得晕头转向,忙不迭道:“真是无意啊,方镇长,这事我不对,我知错了,以后坚决不再犯,不再犯……”
  方晟指了指正襟危坐在旁边的白翎和小李,道:“这两位是省里下来的专案组成员,想必你听说过……”
  白翎冷冰冰剜了仇厂长一眼,仇厂长心里一哆嗦,脸色惨白。然后白翎右手一使劲,竟将坐的椅柄捏断!
  直径四厘米的实木椅柄!仇厂长又是一哆嗦,知道自己完蛋了!
  方晟也心疼得一哆嗦,心想你示威拍块砖头好不好,修椅柄很麻烦的。却严峻地说:“仇厂长,接下来我问,你说,要有半句假话,后果你自己想!”
  “好,好。”此时仇厂长心里那个悔恨,那个懊恼,怎么鬼迷心窍答应那个人跟方镇长作对?
  方晟问:“谁指使你说的?”

  “是……”仇厂长额头渗满了冷汗,偷偷瞟白翎身体微动,好像欲有所动作,连忙道,“是牛镇长。”
  “他怎么说?”
  “……牛,牛镇长说搞翻你之后给,给我延长五年合同……还,还说不单是我,还有好几个厂长也,也……”
  “牛好文拿了多少干股?”
  “百分之二。”
  “挂在哪个名下?”
  “姚宇,一个车间主任……拿干股的除了他还有……”
  方晟打断道:“改制前你每年送多少好处给牛好文?”
  “八千块钱固定分红,平时逢年过节都要送红包什么的……加起来肯定上万……”
  方晟举起录音笔:“刚才的话都录进去了,以后再有调查组问你必须完全一致,否则,哼!”
  仇厂长又惊出一身汗:“一致,保证一致。”

  “滚!”
  方晟厌恶地说,仇厂长如蒙大赦急急离开。
  “想不到乡镇干部竟公然伸手到企业捞好处……”小李摇头道。
  白翎却问:“刚才他要揭发其他拿干股的领导,你为何不肯他说?”
  方晟摇头道:“基层工作跟你们专案组办案不一样,不能以水出石出为目的,点到为止即可,否则适得其反。”
  “怎么会?”白翎不服气道,“有人证物证,还不是指谁打谁?必要的话我都可以作证。”
  方晟笑道:“打个比方,监考老师抓到一个考生作弊,可以直接取消他的成绩;但整个考场都作弊呢,传出去可是重大丑闻,监考老师自己也会有责任,因此反而会千方百计掩盖。官场也是如此,撤一个干部没问题,如果整个班子都烂了,县领导难道不负责任?结果只能大事化小小事化小,一个都不处理。”

  “太黑了,太黑了!”白翎和小李连连感叹。
  三滩镇没有正宗火锅店,而且也不可能真请两人吃火锅。当晚方晟叫来朱正阳作陪,安排了一桌全鱼宴,十二道菜全是各种海鲜,吃得小李两眼发光,连连感叹没白来,白翎也觉得倍有面子,冲方晟笑靥如花。
  小李似乎察觉到什么,不停地夸白翎:文武双全,办案细致认真,工作责任心强,温柔体贴,善解人意。并特意强调一直有很多优秀男生追求,但她一个都没答应。
  简直把她夸成一朵花似的,白翎难得脸红得发烫,垂下眼睑,偶尔瞟瞟方晟,眼波水汪汪象要流出来。
  方晟暗笑不已,要说白翎的责任心确实很强,不然面试那天不至于闹出误会,可温柔体贴就未必了——办公室被捏断的椅柄,还有咖啡厅里当着赵尧尧说的那句,好像都跟温柔体贴相差甚远。
  朱正阳却一本正经建议为“温柔体贴”干杯,跟小李干掉半壶。
  席间小李无意中透露明天和白翎去省城送资料,方晟当即若有所思,说到三滩镇这么久从没往家里带过海鲜。朱正阳闻弦而知雅意,专门找老板挑了几条刚捕出水五六斤重的鲳鱼,以及蛤蜊、蚬子、鲜蛏等贝类,用碎冰块填塞其间,外面封塑打包装箱,放到小李车上,费用自然由朱正阳签单。方晟写下家庭地址给白翎,说下午六点后家里肯定有人。
  后来小李喝多了,临走时紧紧握住方晟的手,反复说白翎是个好女孩,闹得方晟和白翎均手足无措,彼此都不好意思说话了。
  目送白翎开车远去,两人回到宿舍,朱正阳收起笑意取出下午搜集的材料——乡镇干部都有这个本事,不管酒桌上喝多少,谈到工作立即清醒。三页材料上排列着从丁书记到胡委员,除了方晟镇领导班子在十一家企业拿的干股明细,有的还附有之前分红记录。
  “筛选出牛好文的信息,其它全部销毁。”方晟道。
  朱正阳愣了一下便反应过来:“对,下午调查过程中我也担心打击面太大,拉下姓牛的就行,那家伙把我们折腾得够呛。”
  “我也只指望拿下他,随便换谁都比他强。”
  “什么时候引爆丨炸丨弹?”
  “等阵子吧,让他再蹦哒几天,”方晟道,“我打算直接交给韩书记,但前两周刚为你的事找过他,过于频繁不太好。”
  这是方晟首次直接承认那件事,朱正阳重重一点头:“不多说,尽在不言中!”
  看看时间差不多,他打电话给白翎是否安全到家,她语气比平时轻了许多,说把小李醉得厉害,根本没法走路,叫了两个人一左一右扶进了宿舍,这会儿自己也进房间了。
  “明天……嗯,在我父母面前别提副镇长的事,还没告诉他们。”方晟说。
  “不是好事吗?”

  “我父亲心脏不好,怕他受刺激,准备过几个月,明天可能下雪路不好走,辛苦你了。”
  “跟我客气什么。”
  她轻嗔道,语气温柔得让他觉得吃不消。
  然而他没想到的是,温柔的白翎明天将在方家闹出天大的动静。
  周四早上飞飞扬扬下起了小雪,路面很快覆盖了一层洁白。
  白翎开着吉普哼着歌,转向去省城的高速。小李宿醉未醒,看状况不能坐长途,邱组长一想白翎路况熟,车子又好,狙击手枪法再准在高速上也拿她没办法,遂同意她独自出发。
  一路上白翎反复念叨:斯文、温柔!
  昨晚回城途中,或许是酒后吐真言,小李说了很多:
  “为啥在小方镇长面前强调温柔体贴?我没喝醉,因为男人都好这一口,明白吗?只-要-是-男-人,都希望女朋友温柔,成天张牙舞爪、动辄象吃人的样子,哪个喜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