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821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13日艾克尔伯格、贝利曼、瓦西和第七师参谋长波拉德上校一起讨论了前线局势。瓦西认为继续向敌人丛林中的坚固阵地发起正面进攻只会徒增伤亡,得不偿失。当晚艾克尔伯格向赫林报告了会议作出的决定:目前对日军阵地采取任何全面进攻都无法取得成功,最可取的办法是实施围困并切断敌军补给线,同时对敌军阵地实施炮火打击和持续骚扰,争取尽快把日军耗死。尽管这样进展缓慢,但能将伤亡代价降到最低限度。

  事实上此时日军的忍耐力已达到极限。就在盟军将领开会的同时,弹尽粮绝的塚本中佐已下达了撤收岔道口的命令。虽然山县手中尚有5000余士兵,但官兵每天口粮已不足60克。盟军发起进攻的12日,日军士兵每人领到了可怜的最后2盎司大米—即便盟军不发起进攻,他们也无法维持多久。两天之后,美军第一六三团士兵已发现日军中出现了吃人肉的惨相。吉鲁亚野战医院断药逾月,病房浸水,伤兵和医护人员只能在绝望中活活等死。弹药储备趋于枯竭,子丨弹丨和手雷被严格配发给最前沿的部队。

  只有小田少将对未来战局还抱有希望,他告诉大家拉包尔的增援很快就将到来。对此山县并不赞同,他认为战役已进入最后阶段—他的看法无疑是正确的。因瓜岛和新几内亚双线告急,东京大本营在1月4日作出决定:因船舶短缺对瓜岛和布纳均无法实施有效补给,两大战场必须同时放弃。瓜岛日军受命撤往北所罗门群岛构筑新防线,而萨拉南达和吉鲁亚的残兵则奉命撤往莱城和萨拉莫阿地区。

  今村将集中全力组织瓜岛第十七军的撤退,巴布亚的事儿只好由安达来独力承担了。但是今村提出,为了不给瓜岛的撤退造成不良影响,希望巴布亚的撤退时机最好与瓜岛同时或在其后。安达命令由第五十一师团第一零二联队和一个炮兵大队组成的冈部支队立即前往巩固莱城据点。尽管途中遭到盟军航空兵的多次袭击,由冈部通少将率领的这支部队还是在1月7日安全抵达莱城,详情后叙。
  安达对萨拉南达战局同样抱有一线希望。就在塚本部队撤离岔道口的12日,军参谋长吉野矩少将收到了小田发来的电报:“已经不能再进行这样的战斗,我们失败了。几天之后我们将遭遇比巴萨布阿和布纳守军更悲惨的命运。如果我们继续在这里战斗下去,必将最终献出生命。因此我请求立即派援兵在戈纳附近登陆增援。”
  到13日,安达终于下定了撤退的决心并亲自制定了撤退计划:日军残部将撤往库姆西河和曼巴莱河口地带,从那里经陆路或海路前往莱城和萨拉莫阿。7日登陆的冈部支队将派出两个步兵中队予以接应。为了借助月色突围,陆路撤退从1月25日开始,预计在29日全部结束。安达完全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12日补给已经完全断绝的山县和小田肯定坚持不了12天。
  13日晚到14日晨,塚本中佐接到了当晚放弃阵地的补充命令。盟军巡逻队从抓获的一名俘虏口中得到了日军即将撤退的消息,多支巡逻队极少遭遇日军抵抗同时证实了上述事实。瓦西少将不顾之前会议上做出的决议立即下令全线进攻,当天下午澳军已肃清了之前久攻不克的岔道口地区。得知前线出现了令人可喜的戏剧性变化,艾克尔伯格在15日致电萨瑟兰:“岔道口阵地已尽在掌握,萨拉南达战事已经进入最后阶段。”闻此消息,已经撤到后方的麦克阿瑟、布莱梅、赫林等人又惊又喜。从16日清晨开始,伍滕准将澳军第十八旅在左、多埃上校美军第一六三团居中、豪中校—12日因疲劳过度格罗斯上校的团长职务暂由师作战训练主任豪中校顶替—美军第一二七团在右,三路盟军齐头并进向日军最后盘踞的2000米阵地发起猛攻。日军的对外联络已彻底断绝,但依然据守阵地誓死战斗至最后一人。

  16日当晚,第四十一联队代理联队长小岩井少佐将仅存的4名军官集合在一起,研究如何处理联队军旗。摆在面前的路只有两条,一是冲出去主动攻击,二是躲在战壕里等待敌人。虽然最后结果都是战死,但直接冲出去只能成为敌人的活靶子。众人提议不如在战壕里暂且埋伏,与敌军坦克或冲锋的步兵同归于尽,联队军旗在最后一刻烧毁。随后小岩井向拉包尔发出了诀别电报:“步兵第四十一联队军旗与官兵同生共死。为了皇国的胜利,即使全军覆没,我们的灵魂也会继续与敌人战斗。”

  1月18日,得到萨拉南达守军全线崩溃的消息后,山县断然决定违抗军司令官的命令提前5天在20日20时组织撤退。他本人率旅团司令部于19日抵达海岸,乘8艘小艇逃出生天。
  小田同样面临着两难抉择。到20日黄昏,他终于下定决心向部队下达了撤退命令,并授权小岩井作为撤退总指挥。残余部队不管从哪个方向行动都要突破盟军的防线。一旦突围途中被敌人发现,这支羸兵同样将全军覆没。经过观察,日军第七中队正面的美军似乎力量稍弱。当晚20时,大约1000名尚能行走的残兵完成集结。此时忽然天降大雨。将近22时,小岩井下令开始撤退。全体人员排成一队,从美军两个阵地的中间隐秘穿越。每个人在离开时都忍不住回头去看看已奋战了三个多月的阵地。令人不可思议的是,三个小时内千余人穿越防线,竟然没一人被敌军发现。

  小田并没有出现在撤退的行列之中。眼见小岩井的队伍消失在暗夜之中,小田转身返回了战壕,那里还有数百名无法移动的重伤员,他们已被分发了用于最后自杀的手榴弹。小田进入战壕开始逐个慰问伤兵,随后将随身物品交给卫兵让他去追赶大部队。参谋长富田义信中佐跟在他的身后。看小田点燃了一支烟,富田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问他:“阁下之后有什么打算?”“我当然与这些伤员一起留下。”小田回答。“是吗?那就让我陪着您吧。”

  当所有能移动的人全部撤离之后,两人一起走出了战壕,面对日本的方向行礼,然后冷笑着开枪自杀。最后离开的小田卫兵看到了这一幕。后来当他向今村和安达汇报上述情况时,在场的所有人都沉默不语。
  22日13时15分,一路攻击前进的澳军第九营、第十营在海滩胜利会师,标志着萨拉南达日军有组织的抵抗宣告结束。在随后两天扫荡中,仍有近200名日军被击毙。美军第一二七团对吉鲁亚的攻击同样没费太大力气。当他们攻入日军第六十七野战医院时,眼前的情景让人怵目惊心。很多伤病员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大部分人已奄奄一息,到处都是无人掩埋的腐烂尸体,只看见“瘦成骷髅的几个人还能移动”。即使到了这般境地,日军仍未放弃最后的抵抗,20名反抗的日军被当场击毙,另有69人无法移动者成为澳军的俘虏。23日清晨,最后一支抵抗的日军也被肃清。

  尽管盟军取得了最后的胜利,但山县关键时刻的当机立断使不少日军在最后时刻成功逃脱。留在戈纳的澳军第十四旅意识到有不少日军趁夜逃过了他们防区,估计至少有700人。实际数字远超此数。据日军统计,1月13日到20日之间,有1190名日军伤病员从海路撤走,月底又有1000余名尚能移动的日军从盟军防线寻隙逃脱,到达戈纳另一侧的安全地带。撤出的两千余人中只有450人带有武器。
  日期:2019-01-09 22:11:30
  (正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