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820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9-01-09 22:07:51
  (正文)
  1942年最后一天夜间,日军第四十一联队联队长矢泽大佐接到了接应布纳教区守军撤退的命令。因登陆艇燃料不足,当矢泽临时纠集400余人在1943年1月2日准备出发时,前方传来了布纳教区已经失守的消息。判断幸存日军可能在塔拉凯纳一带上岸,矢泽决定占领该地区以救出更多的人。据守当地的73名澳军无法抵挡矢泽的攻势,只好冲出包围向西沃里村撤退。矢泽当然无心追击,仅留在当地继续执行救援任务。到1月6日,矢泽共收容陆军180人和海军190人。

  1月3日,盟军新几内亚部队司令官赫林中将宣布布纳的战斗告一段落,目前任务是攻克日军盘踞的最后据点萨拉南达,那里的战况之前一直处于僵持状态。在美军第一二七团奉命前往塔拉凯纳时,澳军第十八旅、坦克部队、几乎所有火炮均被调往吉鲁亚河西岸,投入最后对萨拉南达和吉鲁亚的战斗。根据军司令官安达中将的命令,南海支队新任支队长小田少将负责日军南部和中央阵地的防御,山县少将坐镇北部统一指挥全局,誓与盟军周旋到底。

  早在布纳战斗尚未结束的12月29日,赫林已组织制定了攻克萨拉南达的作战计划。所有参战部队被临时划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由澳军第十四旅、第十八旅、第三十旅以及正在赶来的美军第四十一师第一六三团组成,归瓦西少将统一指挥;第二部分为美军第三十二师,其下属三个团全部归建,这支由艾克尔伯格指挥的部队被称为“布纳部队”。前者任务是攻占日军萨拉南达和基尔勒顿角之间的阵地,后者则保卫恩代阿德雷角和布纳地区,同时派兵沿海岸向西进攻,策应澳军的正面攻势。原布纳地区的大部分火炮、坦克纳入澳军第七师建制,参加下一轮的攻击行动。

  1942年12月27日,美军第四十一师第一六三团的3820名官兵在团长简斯多埃上校带领下抵达莫尔兹比港。麦克阿瑟直接向布莱梅发出命令,让他派这支生力军前往协助厄巴纳部队拿下布纳教区,而不是按赫林原来的计划派往萨拉南达。布莱梅立即向麦克阿瑟提出异议,认为艾克尔伯格已有足够兵力拿下布纳,此时萨拉南达左翼戈纳阵地的澳军第二十一旅因前段的惨烈战斗兵力已不足一个营—其第二十七营和第十六营分别只剩55人和89人。布莱梅委婉地提出,非常遗憾战区最高司令官如此亲自插手前线的作战。作为战区最高地面部队指挥官,自己的计划肯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最高司令官不应提出不必要的相反意见,介入具体作战指挥并不合适。麦克阿瑟难得地认识到了自己的不妥之处,欣然收回之前的命令,同意将第一六三团直接调往萨拉南达方向。

  肯尼于是再次忙碌起来。12月30日清晨,该团团部和第一营飞越群山抵达前线,随后多埃上校和副团长查尔斯道利中校立即前往赫林中将的司令部报到,他们与澳军副参谋长贝利曼少将、第七师师长瓦西少将就未来的作战进行了会谈。新年过后的1月4日,赫林召集艾克尔伯格、伍滕等人举行了最后一次会议,对作战任务进行了分工。情报显示,日军武器和弹药充足但粮食缺乏。事实上此时盟军对日军最后一个据点的情况知之甚少。后来在回忆录《荆棘之路向东京》一书中艾克尔伯格这样描述当时的情形:“我们在作出决定时,甚至不知道那里的鬼子到底有1000人还是5000人。”

  1月8日,对前线战况颇为满意的麦克阿瑟认为留在巴布亚已无意义,于是携肯尼乘一架B-17飞回布里斯班。在飞机上他已经起草好了最新公告,宣称巴布亚战役已进入“最后阶段”,日军已经停止了有组织的抵抗,盟军正沿新几内亚北部海岸搜捕敌军的幸存者。这份飞机落地后立即发出的公报终于抢在了哈尔西之前,后者称瓜岛之役还要两个星期才能打赢。飞机刚刚在地面挺稳,数以百计的记者蜂拥而上。此时的老麦好像完全换了个人,那个忧心忡忡、情绪低落的麦克阿瑟已消失在巴布亚湿热的丛林里了。他再次成为一个信心十足、乐观、积极、机敏的指挥官了。他跟记者们谈笑风生,对所有提问来者不拒。但不知道哪位记者哪壶不开提哪壶地问起了巴丹,“巴丹的死鬼们今晚可以安息了!”老麦略带伤感地回答。艾克尔伯格和瓦西得知“巴布亚战役已到了结束阶段”的公告已发出时大为惊讶,因为此时布纳教区的日军尚未肃清,萨拉南达的战斗还没开打呢。

  当天下午,麦克阿瑟下令向10位美国和澳大利亚军官颁发服役优异十字勋章,他们中包括布莱梅、艾克尔伯格和肯尼,这些人获得勋章当之无愧。但萨瑟兰和威洛比同在受勋之列让老酒略感不服。让艾克尔伯格沮丧的是,他获得的勋章没能让他鹤立鸡群,只是众多获奖者中的一个,其余4人甚至从未接受过炮火的洗礼。其实艾克尔伯格应该知足了,他不知道就在自己在前线指挥期间,麦克阿瑟曾给陆军部发去了一封措辞严厉的信件。对艾克尔伯格的指挥百般挑剔,说自己在战斗期间就曾考虑过解除他的指挥权,并批评他滥用职权。因此能够得到勋章已经算很不错了。只有肯尼作出一幅高姿态不愿接受,麦克阿瑟命令他必须领奖。

  肯尼在战役中的表现完全对得起这枚勋章。通过此役,他已取得了司令官的完全信任,麦克阿瑟多次当众给予他高度赞扬。在1月20日的一次记者招待会上,当一位记者提问“现在空军在做什么”时,麦克阿瑟大度地说:“澳,我不知道。你问肯尼将军好了。”对此记者大吃一惊:“将军,你是说你不知道丨炸丨弹会在哪里落下吗?”麦克阿瑟无所顾忌地大笑起来,“我当然知道丨炸丨弹会落在哪里,它们落在应该落的地方。你应该去问肯尼将军哪儿是应该落的地方。”

  在宣布颁奖的文件中,麦克阿瑟坦承部队在“没有足够手段”的情况下仍获得了成功,胜利主要归功于他们的英勇顽强和随机应变。在文件结尾处麦克阿瑟说:“感谢在天诸神的指引,让我们在这场伟大的战争中取得这样的胜利。这永远是我们的荣誉、力量和光荣!”
  眼看麦克阿瑟撒丫子走了,布莱梅很快就步他后尘飞回到布里斯班。1月11日,赫林同样离开前线回到了莫尔兹比港。两天之后的1月13日,艾克尔伯格正式过了前敌所有美澳军队的指挥权,澳军贝利曼少将临时出任他的参谋长。
  10日和11日,澳军两个营对日军前沿阵地发起了试探性进攻。12日清晨8时,盟军重炮在晨雾中从东、南两面率先发起炮击,随后步兵开始冲锋。澳军在核心战场岔道口一带遭遇了日军的顽强阻击。从12月23日开始,那一带的日军野炮和反坦克炮就再也没有打响过,盟军据此判断敌军炮弹已经告罄,因此澳军的3辆坦克肆无忌惮地冲了上去。负责守卫岔道口的塚本中佐为了达成战术突然性,竟隐忍不发长达19天。日军仅存的少许炮弹突然射出,猝不及防的澳军坦克全部受损退出战斗。当天澳军第十八旅付出亡34人、伤66人、失踪42人的代价后一无所获,日军阵地兀自岿然不动。

  日期:2019-01-09 22:09:22
  (正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 此网站转让,包括域名和全部源代码,并提供技术培训.有意者请留言. **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