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31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方晟无奈,匆匆叫了辆黑面的先去县城,看看能否碰运气找到敢去省城的出租车,或者搭个顺风车,同时懊恼不止,早知道下午跟赵尧尧一起去省城,该省了多少麻烦!现在只能指望边往省城赶边等赵尧尧电话,希望她能早点开机。
  黑面的将他送到长途汽车站附近,连续问了**辆出租,一听去省城都摇头,并说早上也许能搭到顺风车,稍微给点钱就行。晚上考虑到安全,愿意搭陌生客的私家车主极少。
  白翎倒有辆霸气的吉普,可每次都是她主动打电话给他,号码总显示“未知”,想到这里他暗暗叹气。
  万一真找不到车,只好厚着脸皮请严华杰找她,试一试总比坐等到明天好。

  要是自己有辆私家车多好,去哪儿都方便,免得每次回省城象出国,厚着脸找电话到处求人。可车子岂是想买就买?以自己每个月不到2000块的工资——还是副科级,不吃不喝攒二十年才能买到赵尧尧开的那款丰田!
  正想着,身边陡地刮过一阵风,一辆霸气的吉普几乎擦着他身体停下。
  “去哪儿呢?等了很久的样子。”
  “省城,能不能把车借我用下?”他喜出望外。
  白翎漫不经心道:“吉普你能玩?快上车吧,我送你。”
  “你不是忙着办案吗?哪有时间?”他边上车边问。
  “劳逸结合嘛,哪象电视里几个人坐下一琢磨案子就破了,需要跑很多冤枉路,找很多人磨破嘴皮,埋在一大堆没用的信息里找线索,总之没法快,也不能快。”

  “看到希望没有?”
  “总之前景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白翎笑道,又转开话题问,“没借赵尧尧的丰田?”
  他老老实实说:“她下午去省城了。”
  “哼!”她一扬眉毛没说话。
  方晟发现她生气的模样跟赵尧尧有点象,都是骄傲里带着娇蛮,好像全世界的人都应该听她们的话似的。
  开出一个多小时后方华又打来电话,这回语气轻松许多,先说方晟可能不用过去了,然后说刚开始送到医院还是在走廊里等,后来急诊医生听说是葛主任的手术病人,立即重视起来,临时腾了张病床,又请来住院部值班医生会诊,经过详细检查判断并非手术后遗症,而是饮酒过多加上运动量过大加重心脏负担,产生的不良反应,只须开些药精心调养就行。出于谨慎,医生让方池宗留院观察,等葛主任周一上班再做结论。

  “我已在去省城的路上,待会儿直接去急诊病房。”方晟说。
  “你父亲心脏不好?”白翎听出端倪。
  “上次做了心脏搭桥手术,主要是没注意保养,每次战友聚会时一闹就忘了自己是病人。”
  “战友感情非常特殊,我能理解。”
  “不过身体……唉!”
  这时赵尧尧打来电话,解释说下午手机没电,这会儿才看到未接电话。方晟简要说明了原因,却故意没提白翎,赵尧尧也没细问,直接说:
  “明天下午和我一起回黄海。”
  白翎听得清楚,冷冷道:“坐谁的车去,坐谁的车回!”

  “是她?”赵尧尧很敏锐地听出白翎的声音。
  真是不怕事大,这当儿你说什么话?方晟幽怨地瞟了白翎一眼,连忙说:“在长途车站找出租时正好碰到白小姐,所以就……”
  赵尧尧似乎生气了:“明天下午四点我在医院门口等!”说完挂断电话。
  “好大的小姐脾气!”白翎冷笑道,“偏不信她能从我手底下抢人,再说了凭她软不啦叽的日本车还撞得过我这辆吉普?”
  方晟无奈:“什么抢人、撞车,说得火星四溅,不过顺路稍个人好不好?多大的事儿。”
  她怒目圆瞪,依稀有第一次擒拿方成的威风:“胡说!我是专程送你去省城,她才是顺路好不好?这是原则问题,我从来不在原则问题上让步!”

  “再讨论,再讨论,”方晟头都大了,觉得每当这两个女孩撞到一起对自己来说简直是灾难,“我得想想怎么劝我爸调养身体。”
  “反正你必须坐我的车回去,不然我可以硬来,”她威胁地转转手腕,“你自信逃得出我的掌心?”
  方晟批评道:“这么说就不对了!国家精心训练你一付好身手,是为了打击犯罪、保家卫国,怎能把功夫用到无辜的平民身上?”
  “哼!”她又一扬眉气鼓鼓不说话,暗想到时老娘真出手,你能奈何?
  过了会儿赵尧尧发了条短信,写道:别管她,我明天中午12点就过去,提前出发。
  方晟暗笑,想不到高傲冷漠的赵尧尧居然也会耍这种小心眼。

  吉普开到省中院急诊室前,本来说好白翎直接回家,明天的事再说,谁知方晟下车时正好看到对面走来的任树红——她回家取被子和换洗衣服。
  “来这么快?”任树红狐疑地看看吉普,“这辆车是……”
  白翎只得下车,方晟也只得硬着头皮介绍道:“这是我嫂子,这位是——白小姐……”
  “你好。”白翎拘谨地说。
  “你开车送的小晟?”任树红暗想比上次那个冷冰冰好多了,热情地说,“走吧,一起进去。”

  方晟张张嘴想个托辞让白翎离开,却见白翎说:“好。”
  来到急诊病房,方家人见到白翎均大为震惊:没想到仅隔两个月方晟又换了女朋友,同样漂亮得出奇,同样有私家车。
  白翎比赵尧尧随和些,很客气地一一打招呼,然后站到旁边。方池宗上次处于昏迷没见到赵尧尧,见儿子带着漂亮女友来探望,本想当面表示感谢,随即意识到“白小姐”不是“赵小姐”,又不满儿子的喜新厌旧,当下态度淡淡的没说什么。
  任树红刚才边走边搭讪,原以为白翎肯定好相处些,谁知她跟赵尧尧不是一个类型的冷。赵尧尧是骨子里透着高傲,白翎却是职业形成的冷厉,打探了半天什么都问不出来。
  方家里面方华与社会上方方面面打交道,看人倒很准,直觉就是白翎眼里有杀气,随便一扫目光象刀似的能把对方衣服割破,令人不敢造次。
  见这情况肖兰心里更忧愁,上回那座冰山着实让她堵得慌,这回又换座冰山,难道儿子就喜欢这种类型?比周小容差远了。
  病房里大家各怀心思说了几句客套话,方晟以太晚了为由让白翎先走,白翎也在方家几双眼睛注视下局促不定——她从未有过类似经历,忙不迭告辞。方晟送到门口时她忍不住道:
  “说定了明天下午,三点半我来病房找你!”

  她果然中了赵尧尧的疑兵之计,不知人家已提前到中午。
  回到病房,肖兰立即问个不停,方晟连赵尧尧都不承认是女朋友,怎会轻易松口,咬紧牙关坚持搭的顺风车,与白翎不过是点头之交。
  方池宗板着脸说不管什么情况,总之你得注意作风问题,身为公务员必须洁身自好,生活方面不能让别人嚼闲话,这样才有希望在仕途上进步。要是朝三暮四,今天换个女朋友,明天再换一个,我这一关你就过不去,明白没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