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26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死者名叫高益奇,四十八岁,县工行营业部主任。妻子李芸在正府办信息科工作,这期间正在省城培训网络监督技术,据她说最近丈夫心神不定,打电话时往往前言不搭后语,还经常忘事,两天前突然发短息说单位协助警方查案,封闭期内不准对外联络,叫她别打电话。果然他连续两天手机关机,短信也不回,她想想不放心,直接打到营业部询问,员工诧异地说高主任不是出去旅游吗?李芸知道坏事了,火速从省城回来,一到家就发现高益奇死在书房里,手腕割破,地板上满是鲜血。

  专案组在之前撒网中已注意到高益奇,发现他在庞大的洗钱网络中发挥重要作用,已列为重点嫌疑对象。
  “门窗完好,无撬动破坏痕迹;死者神态安详,着装完整,无挣扎打斗迹象;书房内家具物品均无移动,水果刀上仅有死者的指纹,”刑警队石队长介绍道,“虽然没有遗书,但综合他爱人和单位员工反映的情况看,最近死者由于工作压力大,神思恍惚,加上这段时间家属正好在省城学习,儿子则在澳洲留学,没人帮他疏通减压,导致其情绪愈发抑郁,最终走了极端。目前初步认定死者是自杀身亡。”

  邱组长手摸着下巴,玩味再三,道:“刑警队的同志辛苦了,我们再看看,不着急下结论。”
  石队长一怔,脸色就有点不好看:我已经说了初步认定结果,你却说不着急下结论,当面打脸么?就算省城下来的钦差大人,也不能无视基层单位的调查成果。当下沉着脸命令道:
  “解除封锁!收队!”
  老子不陪你玩了!
  石队长带着法医、参与现场勘查的刑警队员往外面走,小李却挡在门口。
  “啥意思?”石队长黑着脸问。
  小李道:“石队长,专案组要接管这桩案子,请交出相关人员证词和物证。”

  “你敢——”
  石队长怒发冲冠作势拔枪,却见专案组五个人正好将他们围在中间,个个手按在腰间,面色不善,他很清楚这帮人的厉害,态度立即软下来,道:
  “反正是自杀,只要家属没意见就行。”
  说着使个眼色,刑警将几个物证袋和记录交给白翎,小李则让开门,看着他们下楼后随即反锁。
  邱组长示意大家重新勘查,白翎则陪李芸进了卧室,看到床对面的婚纱照赞了一句:

  “油画效果不错,有二十年了吧?”
  李芸顿时泪光涟涟:“二十四年,没想到说走就走,连句话都没留下。”
  “根据他的性格为人,你觉得会这样做吗?”
  李芸呆了呆:“按理不会,他是会计出身,做事周密有条理,还喜欢提前规划,家里绝大多数事都是他安排,这么说吧,现在存单放在哪儿,共有多少存款我都不知道……”
  “就是说如果他打算自杀,起码会交待妥当身后事。”

  “儿子还在澳洲上学呢,我……”说到这里她陡然想起件事,“对了,几天前儿子突然打电话,问爸爸为什么突然分几笔汇了很多钱给他……”
  白翎精神一振:“你查下具体哪一天,再联系儿子弄清具体数额!”
  李芸擦掉眼泪点点头,白翎握了握她的手回到客厅,专案组已基本完成复勘,正在汇总情况。
  “……门锁正常,阳台、窗户均无强行入内的痕迹,”小李道,“玄关拖鞋摆放得很整齐,除了死者没有使用迹象,李芸回家后由于焦急,未曾换鞋。”
  老黄道:“书房没发现情况,只是……地板太干净了,明显刚刚清理过,还有死者坐的姿势总觉得别扭,割腕自杀的人应该不会一只手臂平伸到书桌上,另一只手臂垂下去滴血,严重违反生理规律,我认为长时间维持这个姿势很难。”
  “还有个细节,”小顾补充道,“我发现有人翻过书橱下面的书柜,理由是尽管书摆放得很整齐,但中间有几本是倒插的,高低顺序也很乱,死者有多年会计档案管理的经验,不可能如此粗疏。”

  邱组长沉吟片刻:“貌似完美的自杀现场,太刻意了反而露出马脚……对方开始灭口,足以证明侦查方向是对的,大家抓紧时间搜集证据,尽快抓捕凶手!”
  方晟一心想周日下午出院,正好赶回去处理一大堆啰嗦事,但医生认为他高烧未褪尽,为防止反复还得输液并住院观察一天。朱正阳安慰道有他在三滩镇守着没多大问题,及时保持联系即可。
  事实上两人还是低估了某些人无耻的下限。
  靠近中午时白翎匆匆过来看望了会儿又匆匆离开,语焉不详说案子的调查量很大,而且阻力重重。有朱正阳和严华杰换班,赵尧尧白天不好意思露面,但照例天没黑就抱着保温瓶出现在病房。
  晚上七点查房时方晟体温基本正常,医生斟酌减了部分药继续输液,并说实在着急可以明天上午出院,但傍晚必须过来复查。
  医生离开后,赵尧尧轻声说:“出院后住我家……”
  “不太好吧。”

  她脸一红:“两个房间呢……”似乎越解释越乱,好像在暗示什么,她说不下去了。
  方晟心中一荡,倒想躺到她家安安静静休整一天——赵尧尧耐得住寂寞,能半天不说话,和她在一起确实感受到那种很特别的静谧。
  然而转念又想,白翎所说的大麻烦想必没中断对赵尧尧的监视,万一被看到住进她家,有损她的名节,毕竟是没成家的孤男寡女,同丨居丨一屋难免不让人遐想。
  遂道:“索性明天下午出院吧,省得搬来搬去。”

  赵尧尧眼中闪过一丝失望,没吱声。
  晚上十点多钟,住院部终于安静下来。
  她突然说:“下午小容又给我打电话了,她说……”
  方晟抬手阻止她继续说。
  “说你关机两天了……”她还是幽幽把话说完。
  他郁闷地摇摇头:“昨天不是说好以后不提她了?”
  “我是你俩的联络人啊。”
  见她一脸认真的样子,他哭笑不得:“我宣布中断联系,取消你联络人的资格。”
  她难得俏皮地说:“遵命!”
  她粲然一笑,脸庞宛如鲜花绽放,娇艳的红唇衬着洁白整齐的牙齿,瞬间折射出万般风情,整个病房因为她的笑仿佛亮了十倍。
  “从没见你这样笑过,很漂亮。”方晟真诚地说。
  好像是第一次夸她,赵尧尧又欢喜又害羞,不禁把脸别过去,心里盛开千万朵姹紫嫣红的鲜花,熏得她快要醉了。
  接下来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天,直到凌晨两点才睡着。白翎猜得不错,周一早上赵尧尧果真请假继续在病房陪着,只偷空回家洗漱打扮,重新换了身衣服。
  手机开机后,跳出若干条未接来电提示信息,还有周小容发的短信,方晟没细看全部清空。

  中午朱正阳突然打来电话:“气死人,这帮家伙太过分了!竟然趁你不在临时开丨党丨委扩大会调整工作安排,真无耻!”
  “怎么调整?”方晟问。
  “以党政办工作太忙为由把我调离改制领导小组,换上财政办吴箕,谁不知道那家伙是牛好文的忠实走狗?还说加强领导,把秦镇长也列为副主任,而且三位组员都回原部门,重新安排了丁书记和牛好文的人。简直**裸地掠夺胜利成果!我做梦都没想到他们能卑鄙到这个程度!”
  电话里朱正阳怒火冲天。
  方晟想了会儿,道:“既然他们下了战书,那就沉着应战好了,别着急,等我明天回去再说。”
  放下电话,赵尧尧问:“镇那边出新情况了?”
  “基层工作就是这样,忙不完的工作,解决不完的矛盾,习惯了。”

  “如果调到县城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