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25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傍晚时分夜幕还没降临,赵尧尧就拎着保温桶进来,说用瓦罐煨的乌鸡人参汤,喝了补气养生。朱正阳打开盖子闻了闻,脱口说“怎么有股焦味儿”,她一听很受打击地抿抿嘴。方晟有点不忍心,说味道是次要的,关键原材料滋补。遂让朱正阳舀了一小碗倚在床头喝,赵尧尧嘴角又流露出笑意,眼眸里写不完的温柔。
  为弥补刚才的失言,朱正阳故意问:“瓦罐煨汤得很长时间吧?”
  赵尧尧漫声道:“四个小时。”
  方晟一愣,汤喝在嘴里竟品尝出甜意。见汤很快喝完,她又抢着去舀,朱正阳笑眯眯看着两人,不无恶趣味地想:待会儿那朵霸王花来了,看你俩怎么玩?
  说曹操,曹操到。人影一闪,白翎推门进来,手里也拎着个保温桶,见赵尧尧正递了碗汤给方晟,脸顿时寒得似落了一层冰霜。朱正阳见势头不对,赶紧说“我先走一步,明早再过来陪你”,说完不等方晟挽留快步出去,走出大门仰天大笑数声,心想没有艳福人生毫无乐趣,艳福多了却又消受不起,真是“此事古难圆”。
  病房里,方晟如坐针毡。刚才为了表示不厚此薄彼,捏着鼻子又喝了碗白翎送的汤。老实说两种汤味道都一般般,还不如朱正阳爱人中午急火熬的效果,不过现在能有几个女孩子静下心“素手烹佳肴”,单两保温桶汤已让他“难消美人恩”。
  两个女孩子自然相互不搭理,方晟也找不到共同感兴趣的话题,索性半躺着闭目养神。晚上九点多钟时护士送来输液袋,病房里静得仿佛听到药液在管子里流动的声音。
  突然手机铃声打破寂静,三个人都象吓了一跳,再看原来是赵尧尧的手机,她没看号码便按下接听,就听到里面有个哽咽的声音“尧尧”,脸色大变,脱口道:

  “小容?!”
  下意识瞟了方晟一眼,匆匆跑到走廊。
  白翎冷哼道:“新婚之夜打电话给前男友,晒幸福吗?真是天下最毒妇人心!”
  好像她不是女人似的。
  手机里周小容仿佛强抑痛苦,问:“他还好吗?”
  “他正在住院。”
  “我……”周小容失声哭起来,“我做错了……”
  “别哭,弄花了新娘妆。”赵尧尧随即发现病房门没掩好,赶紧关紧,走到更远的地方接听。
  这两句从门缝飘进病房,白翎听了暗暗吃惊,心想看似斯斯文文古波不兴的赵尧尧,挖苦起人来简直大繁至简、直剜到对方心窝深处的境界,真是不好对付的角色。

  想到这里她又自责:我要对付她干嘛?好像摆开架势抢方晟似的,他真值得我这么做?
  刚开始她对方晟是有歉意,然后出于保护角度,不想他因为赵尧尧惹上大麻烦,不料接触多了似乎过于入戏,竟跟赵尧尧唱起了对台戏。
  关于赵尧尧,其实白翎了解得比方晟多,正如此更激起她的斗志,赵尧尧越想得到的,她偏不想让对方如愿。
  有本事你来打我呀!
  白翎眼珠滴溜溜转个不停,却没留意方晟脸色又惨白了些,刚才一声“小容”,使他想努力愈合的伤疤再度被血淋淋揭开,脑子里轰隆隆回荡着一个声音:
  小容结婚了!
  白翎陡地听到他手指关节格格直响,才发现整个手臂都在发抖,连忙调慢滴液速度,悄悄握住他的手道:“为她生气,不值得!”
  方晟惨淡地摇摇头,这时赵尧尧通完电话进来,一眼便瞥见她的手,蹙蹙眉没吱声,径直绕到里侧坐下。

  僵了两三分钟,方晟艰难地问:“她,说了什么?”
  “没什么。”赵尧尧淡淡道。
  白翎没好气道:“没什么你出去那么久?故弄玄虚!”
  赵尧尧不理她,转向方晟正色地说:“不管她说什么,对你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把身体养好。”
  方晟怔忡片刻,长叹一声道:“你说得对。”
  白翎也是玲珑剔透,稍作思考便明白赵尧尧的意思:周小容今天大悲大喜,情绪难免反复,说的话不能相信,而赵尧尧刚才想必含枪夹棍嘲讽了周小容不少,这些都没必要复述给方晟,免得病情反复。
  病房里恢复安静,隔了半个小时,白翎的手机响了,是邱组长打来的:
  “快到局里会合,刚刚发现新情况!”
  “马上就到!”
  白翎迅速弹起身,歉意道:“有急事,明天来看你。”

  方晟道:“晚上注意安全。”
  看着她消失的背影,赵尧尧突然道:“每次你回县城不管做什么,她都在后面盯着?”
  经她提醒他也吓了一跳,道:“上次帮她收集情报,是说过保护我的安全,不过……”
  “昨晚我跟你跑了两个多小时,她也开车跟了两个多小时,所以才能在关键时刻出现,以她的性格难得有这份耐心啊。”

  他霍然盯着她:“听起来你对她很了解?你们之间到底有何矛盾?”
  她摇摇头,在他胸口拍了拍道:“你脸色很差,睡会儿吧。”
  方晟不情不愿地躺下,眼望着洁白的天花板,突然苦笑起来。
  “笑什么?”她不解地问。
  “想到《红楼梦》,当林黛玉孤独地缠绵于病榻吐血时,贾宝玉正与薛宝钗喜结良缘,多么相似的一幕!真是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赵尧尧柔声道:“不一样的,这会儿你身边不是有我吗?”
  这瞬间方晟的心彻底被融化了,出神地看着她,日光灯将她原本白皙细腻的皮肤衬得有几分透明,仿佛吹弹可破,长长的睫毛覆盖着如水如梦的眼波,笔挺的鼻梁、小巧的嘴唇,每一分都恰到好处,宛若雕塑大师精心制成的艺术品。
  她感受到了他的注视,害羞地低下头,长发柔顺地披下来遮住她大半面脸,也掩饰了她的窘态。
  偏巧护士进来例行查房,打破了微妙而无言的互动,等护士量完体温、叮嘱用药注意事项离开后,两人已恢复原状。
  大概白天不断有人探望而休息得太少,没多久方晟沉沉入睡。奇怪的是梦里居然没有周小容,而是不断闪现赵尧尧气喘吁吁跑到自己面前,委屈地说“我跑不动了”那一幕,紧接着白翎开着吉普插到两人中间,嘻皮笑脸问:
  “搭个顺风车?”
  方晟蓦然惊醒,回想刚才梦境不由失笑,这都是哪儿跟哪儿呀。再看赵尧尧已伏在床边睡着了,碎发散乱地洒在皎洁的脸庞上,显得格外恬静和天真。这一刻他真想偷吻她的额头,转念又摇摇头,就只轻微动了一下,赵尧尧便醒过来,揉揉眼一看输液袋,道:
  “还有五分之一。”
  方晟道:“从昨晚到现在你只睡了四五个小时吧?”她早上才离开医院,下午守在瓦罐旁煨汤,大概只上午睡了个囫囵觉。
  赵尧尧一付根本无须多说的神情,示意他继续休息。方晟却又睡不着了,呆呆望着输液袋发呆。
  “如果……你真想知道小容说的话,我可以告诉你。”赵尧尧道。
  “不必,真的不必,”想想他补充道,“以后别再提她。”
  这一刻方晟觉得是应该彻底放下了。
  专案组匆匆来到金港小区时,110警车和刑警大队已封锁九幢楼,警戒线外围了很多好奇的住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