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24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两个大汉骂骂咧咧跳下车,一人提了根铁棍冲向吉普车。身穿警服的白翎从车里出来,“砰砰”两枪击中他们大腿,再“砰砰”两枪补中肘关节,随后拖出已经惊呆的驾驶员,急风骤雨砸了十多拳,那家伙哼都没哼便昏死过去。

  白翎这才抱起方晟小心翼翼扶到后座,这时赵尧尧气喘吁吁赶到,二话没说也钻进车内。
  白翎怒目而视,边开车边冷冷道:“你惹的麻烦够多了,他再有几条命也经不起折腾!”
  赵尧尧本也是极度高傲的女孩,但今晚的事明显因她而起,不得不低眉顺眼解释道:“他女友明天结婚。”
  白翎一怔:“周小容?”
  “嗯……”
  白翎愤愤拍了下方向盘,不再说话。吉普直开到住院部,两个女孩虽彼此心存蒂芥,互不理睬,配合得倒很默契。白翎背着他出示证件,一路绿灯住到省医院最僻静、条件最好的疗养区单人病房,赵尧尧则忙着办住院手续,找医生开各种检查单并交费。
  “病人主要是情绪过于激动,急火攻心导致昏厥;发高烧则是因为受了风寒加上平时过于劳累,潜伏在体内的热毒发作所致,”急诊医生看着几张检查报告判断道,“输两天液,休养段时间就没事。”
  等输液袋挂到床头,已是凌晨两点多钟。两个女孩都沉着脸不说话,赵尧尧坐在里侧,睁大眼看着药液慢慢往下滴,白翎在外侧一会儿来回踱步,一会儿看着昏迷中的方晟,双手绞个不停。
  换袋时护士见状好心提醒道:“一个人看护就行了,另一个可以换回去休息。”

  两人眼皮都不抬,仿佛没听见似的。
  输液速度很慢,到早上五点多钟才结束,护士收好空袋瞥了两人一眼,暗想气氛很怪异耶。
  见赵尧尧没有离开的意思,白翎脸朝外面仿佛对着空气说:“你回家休息,这里有我照看。”
  赵尧尧硬邦邦道:“我不走。”
  “马上白天来来往往的人看到他病房里两个女孩子,怎么想?”
  “我不管!”

  这是耍小姐性子么?老娘可不是吃素的!白翎火冒三丈,差点当场发作,转而眼珠一转:“要是昨晚那帮人再来骚扰,你抵挡得住?”
  “我报警,他们不敢在医院乱来。”
  冷冷瞪着对方,白翎大感头疼,心里清楚以赵尧尧的脾气真会不管不顾在病房里守两天两夜,要是周一不出院她还会请假陪护;但自己不同,专案组那边分分秒秒可能有新情况,一旦接到通知必须不容商量地回去。
  眼下是方晟最痛苦最需要安慰的时候,两天两夜陪下来结果可想而知。她盘算一番,忍住气道:“考虑到影响,我俩白天最好别露面,我通知朱正阳和严华杰过来,一来他生病了也应该通知单位,二来严华杰是丨警丨察,足以震慑住那帮人,你看呢?”
  赵尧尧一想有道理,遂点点头。
  打完电话,朱正阳第一时间赶到,见方晟仍处于昏迷中,而两个女孩各站一边对峙的模样,暗想难道事态如此糟糕,把方晟急昏过去了?
  白翎见他一脸怪异,知道想岔了气,便简单解释了几句,当然自动过滤掉不宜公开部分,最后道:“白天辛苦你们两位,我晚上过来。”
  赵尧尧在另一边道:“我来。”
  得,又掐上了!
  朱正阳才不想搅入其中,笑道:“人太多反而影响他休息,这样吧,赵小姐今晚值班,你呢明晚过来……”他不知道白翎名字,只能以“你”相称。
  白翎暗想明天没准就出院了,晚上陪个屁啊,截口道:“我今晚。”

  朱正阳脑子转得飞快:“那就一个上半夜,一个下半夜,熬整夜对皮肤不好。”
  两个女孩都不吱声,显然对这个方案很不满,朱正阳也懒得再打口舌官司,索性转到外面打电话。
  眼看其它病房探望的人越来越多,两个女孩还是脸皮薄,一前一后悄悄离开。朱正阳轻轻吁了口气,摇摇头正待坐下,却听到方晟虚弱地说:
  “扶我……上厕所……”
  朱正阳卟哧笑道:“好小子,原来早就醒了?”

  “你输四袋水试试?快点!”
  半小时前两个女孩斗嘴时,方晟正好苏醒过来,听到说话声心一动,想听听她俩到底什么关系,为何相互敌视。谁知两人只是针锋相对,并没有实质内容,一想醒了处境更尴尬,不如继续装死。只是尿意越来越强烈,大有憋不住之感,然则此时全身乏力,连翻身都困难,根本没能力自己到卫生间解决。让她俩扶进去?还不如一头撞死算了。
  好容易捱到朱正阳出现,终于在膀胱涨破前送走了两尊神。
  排完有史以来的长尿,方晟倍感轻松,精神好转了不少。朱正阳坐到床边推心置腹道:
  “喂,我说你怎么犯糊涂了,大学女友再好毕竟远在天边,一年多时间里她会认识多少人,经历多少事,岂是靠电话能维持?依我看她果断结婚是对的,早些断了念想,对双方都有好处。”

  方晟深深叹息,没有说话。
  朱正阳又说:“天涯何处无芳草,你看刚才两位女孩子不是很漂亮吗?都抢着陪护,还彼此吃对方的醋,几辈子才修到这种福分?你说说,要几辈子?”
  方晟微微摇头:“不是你想的那样……”
  上次赵尧尧深夜开车去省城,他已隐隐感觉到一丝情愫——若普通朋友,哪怕再要好的同事,断断不会这样做。还有在别人眼前冷漠高傲的她,能在自己面前开心地吃饭、聊天、散步,要是再看不出别具意味,那简直是情商低到负数的呆子。然而他很清楚,想必赵尧尧也同样苦恼,那就是周小容的存在,初恋情人加正牌女友的身份摆在那儿,赵尧尧只能是舍友身份的中转站,这是拦在两人之间的鸿沟,也是无形的道德枷锁,在此阴影下两人有且只有小心翼翼维持着一种特殊状态的关系,谁也不敢越池半步。

  至于白翎,方晟一直不太明白。第一次的闹剧使他对她印象很差,幸好后来因祸得福,稀里糊涂成为公务员——他始终怀疑是她打的电话,可没有证据。第二次她突然出手救了他一命,使他好感度狂飙而上,然后第三次就是她突然跑到三滩镇,在海滩上逛了三个小时。她喜欢自己吗?方晟觉得不能自我陶醉。人家是省城空降的专案组,身份背景深不可测,地位与自己悬殊,或许感到无聊,或许仅仅谈得来,或许有那么一点点好感但不至于谈恋爱,大学里类似现象太多,朦胧美是最美好的,一旦说破就没意思了。

  因此方晟心里一直认为,这两个女孩不适合谈婚论嫁。
  “唉,弄不懂你们年轻人。”
  朱正阳老气横秋点评道,过了会儿严华杰也赶过来,听说昨晚遇到的险情不禁咋舌,分析说黄海治安向来不错,鲜有此类明目张胆劫持的案例,一是说明方晟得罪的人势力很大,二是可以判断对方一直在暗中监视,不排除还有后续手段。当下商量了会儿,决定安排两名辅警日夜盯住住院部,发生可疑人员进去立即报告。
  程庚明、楚中林等人听到消息后都跑过来,中午丁书记等委托胡委员代表镇领导班子探望,下午朱正阳爱人带着孩子找爸爸,病房里始终欢声笑语,倒也冲淡方晟情感遭受重挫后的颓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