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828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妈认下了自己这个儿子,说话方式和口气都有了一些微妙变化。尽管不是真正的母子相认,却还是让小野哥感到振奋不已。哪怕这里头有一点利用的意思。他高兴的回应道:“妈,您接着说,我都记下了。”
  “还是叫二姐吧。”陈淼道:“虽然奶过你几个月,但毕竟不是亲生的,你有这个心就行了。”
  李牧野应了一声好的,心里不免有一点点失落。老妈到底还是有所保留的。
  “咱们继续说刚才的话题,在西方有一个很有名的说法:教皇手里有两把刀,一把惩罚代表政权,一把拯救代表教权,世俗的君王们,必须跪拜在教皇的脚下!”陈二姐结束了拉伸运动,继续说道:“君权神授,成了一个模式,被他们在全世界推广,传教,选出代言人,然后形成地区反对势力,再联合诸列强开启干预征服模式,这个套路被运用了很多年。”
  李牧野道:“就算是现在也还是这样。”
  陈二姐道:“时代在发展,科学技术改变了很多事情,但却没办法转变几百年形成的意识形态。”
  “他们绝不会坐视我们重回世界之巅。”李牧野忽然心血来潮,有点激动的说道:“所以才要没完没了,无所不用其极的进行破坏,这些人自己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斗来斗去都已经几百年,可是只要是针对咱们,就立即团结到一起了。”

  陈二姐道:“事实上,他们做的比你现在所知道的要邪恶多了。”顿了一下,又道:“比如采集中国人的基因标本,打着自由贸易的旗号向我们这边倾销一些有战略作用的特殊食品,又或者制造一些专门针对我们中华民族的传染病毒,这些都是明面上的手段,我们也都可以采取反制措施,还有些上不得台面的东西,就需要你们特调办出马了。”
  李牧野道:“我明白,就比如新天地教会和逍遥阁这些妖人,他们跑到咱们这边来制造神异,蛊惑人心,为的就是方便他们传教,甚至制造恐慌形成破坏。”
  陈二姐道:“我们需要不同的声音,但不需要不同的立场!”又道:“特调办是强力机构,职责就是用强力手段消灭这些与整个民族不同立场的妖人恶人奸人!”
  李牧野道:“我会竭尽全力做好的。”
  陈二姐道:“有时候竭尽全力也未必一定能做好,因为咱们首先得找对方向,敌人的狡猾经常是超乎预想的,以我在这一行里三十六年的工作经验所得,比起公然的破坏行动,他们更喜欢做的是在咱们内部制造不同的立场,甚至有些位高权重却意志不坚定的人也难免会被他们腐蚀,这种人的危害要比那些隔靴捎痒的破坏动作大多了。”
  李牧野道:“您这是有所指啊。”
  陈二姐道:“我在这个圈子这么多年,工作中难免要交一些朋友,尽管是朋友,但未必都是真诚的,又或者在骨子里彼此的信仰是有差异的,有些事情我察觉到了,为了更大或者更重要的目标,不得不采取一些妥协甚至是接近包庇的动作,而这却是非常无奈又让我感到愤怒的,我从来都是个不喜欢唱白脸的人,但有时候职责所在却必须唱一出,我主张成立特调办的初衷就是希望可以建立一个没那么多政治考量和顾忌的部门,用强力直接的手段清扫掉那些我不方便出手的败类。”

  “我好像明白您的意思了。”
  陈二姐道:“有些妥协是肮脏的,却又是必须的,这对我的职业生涯来说却是个污点,孩子,你既然要来给我当儿子,又接手了我一力主张成立的特调办,就有责任替妈妈将这些污点抹了去。”她稍微顿了顿,又道:“当然,这么做是要承担极大风险的,你敢为了我去承担这样的风险吗?”
  “您需要我怎么做?”李牧野没有丝毫犹豫。
  “我要向你借一把杀人的刀!”陈二姐道:“我给你一张名单,你绕开正常的办案程序,把这条线上的太平余孽全杀了!”

  陈二姐的要求明显是有些过分并且不符合常理的,带着一点点试探小野哥顺从的底限的意味。为了经略多年的南海局势,在太平会的问题上,她曾经有过许多妥协,这是她回归外事局的一个重大障碍。
  太平佛国事件酝酿发展到今天的地步,她是有很大责任的。本来她已经准备好了由黄永昊担任特调办主任来解决这件事。但李牧野的横空出世和陈炳辉意外的不同立场打乱了她原本的计划。
  在开口前陈二姐已经做好了小野哥不听话的准备,而如果李牧野遵照她的意思去做了,就等于接替了黄永昊,替她完成收尾工作。这是非常严重的违规越权行为,是要付出代价的。如果连这样的要求小野哥都肯答应,那真是做到了一般的亲儿子都办不到的事情。
  陈二姐的口才极佳,是天生的演说家,她说话的时候吐字清晰,声音略带嘶哑,配合每一个肢体语言,结合在一起,竟有着莫名的魔力。但是这魔力是针对一般人而言的,对于能够清楚感知到别人的脉搏心跳甚至内分泌状况的泰定大宗师而言,带有精神催眠作用的语言的感染力远不如心头澎湃的亲情更有说服力。
  所以李牧野明知道老妈是要利用自己做回归外事局的垫脚石,却最终还是答应了她的要求。
  看到名单的一刻,李牧野就知道了陈二姐的打算。甚至还瞧出来她更深层次的想法。如果名单上这些人全都去到了她希望他们去的地方,她回归外事局最大的立场问题就解决了,甚至可以延迟退休年限,继续在她的职业生涯。
  李牧野现在差不多已经能把事情的全部经过梳理的七七八八。
  老妈真是太聪明了,她以失踪的方式来到这边,没有使用官方的力量,而是动用了她在南海门中的元老会势力。李牧野猜想她原本一定是想亲自来这边了断太平佛国事件的。尽管名不正,言不顺,而且有很大杀人灭口的嫌疑,但她还是不希望这件事爆发开来,给境外势力以口实,让国内同业们陷入被动。这是陈二姐的底限。
  李牧野对母亲的失踪表现出来的过度关心,让她看到了一个兵不血刃置身事外轻松解决这件事的机会。在连续试探小野哥底限,并一起生活一段时间后,她才终于决定让小野哥来做这件事。

  如果她知道眼前的年轻人就是自己的亲骨肉,当然会宁愿选择退休,也决不愿他为了挽救自己岌岌可危的事业去冒险。可她对李牧野的底细了解能延伸到婴儿时期,以至于从未想过这年轻人会有可能是她自己的亲骨肉。一直以来,她都习惯性的把小野哥当成一个危险的江湖枭雄,即便是这段日子里真的尝试把他当做傻儿子看待,也始终是抱着利用的目的。
  小野哥早认清了这个事实,却甘心情愿为了母亲去冒承担一切后果的风险。第一是为了母子情分,第二是为了陈二姐那个为之奋斗一生的南海经略大计,第三,这种做事方式其实正是小野哥最喜欢的,简单,直接,凶狠!
  后半夜三点钟,李牧野从小区里驾车出来,先扯掉了车上的牌照,一路飞驰来到太平烟花厂。
  日期:2018-07-03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