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遍野》
第234节

作者: 冷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美若心想着:连韩清芳都已经破处了,紫舒和白雪也都破了,难道班里的大部分女生都已经破了?就剩我了?
  “你呢?”韩清芳不知道张美若听了自己的答案会如此吃惊和复杂的情绪,随口反问了一句。
  这个问题可难倒张美若了,实际是自己还是处丨女丨,可是说处丨女丨感觉很丢脸,自己长得这么美,在跟韩清芳的竞争中,一直是自己占据着小小的上风,家庭条件,学习,外貌,都比韩清芳要好,韩清芳一直是扮演着追赶的角色,可突然,破处这事,让韩清芳占了先机。
  女人的攀比心情,嫉妒心理都是很重的,尤其张美若还是在一个有钱有地位独生女的家庭环境中长大的,一直是清高,孤傲,自我的性格。
  这破处怎么可以比韩清芳差呢?而且还输给了紫舒和白雪,张美若非常不服气。
  “我也破了,很疼。”张美若说了谎,而且为了让韩清芳相信,还特意加了一句,很疼。
  “真的啊,那下次带你男朋友一起出来玩啊。”韩清芳听了也很高兴。
  这个问题,又把张美若给难住了,自己哪有什么男朋友啊,但既然说谎了只能骗到了底了:“好啊,那你男朋友呢?”

  “我又没男朋友。”韩清芳很干脆的回道。
  张美若一口口水喷了出来。
  “你不是破处了吗?”张美若一脸吃惊。
  “破处不一定非要男朋友的。”韩清芳脑海里想起跟杨老师的点点滴滴,在旅馆那么多人的面破了处,然后在学校的阁楼,在稻草屋里,在教师里,很多地方都跟杨羽干过,到处都是两人**的回忆。

  “啊?”张美若显然不是很接受,心想着:怎么大家都是这样子的?紫舒也没见过她男朋友,却早就不是处了,白雪是被杨老师破的,也不是男女朋友关系,连韩清芳怎么也是这样,难道我也要这样子吗?
  “那你第一次的时候,那么疼,他还使劲抽你?那不是更疼了啊?”张美若故意保持镇定,不过,她最关心的还是怕疼。
  “笨蛋,破处这么美丽的时刻当然要被狂干了,C`ha 一下就有什么意思?”韩清芳当然是这样认为的,破处那样重要的时刻,虽然自己被杨老师破处时毫无心里准备,但是过程却非常满足。
  “我第一次就被他干高巢了,干了好几个小时。”韩清芳想起来那晚心里还是美滋滋的。
  “啊?第一次干就能高巢啊?好几个小时?那还不干到抽筋啊。”张美若当然没经验,说着说着就有点说漏嘴 。
  “难道你第一次不是这样的吗?”韩清芳有点怀疑了。
  “呵呵,也是这样的,我也高巢了,但是也没干那么久。”张美若急忙撒谎来圆场。
  聊到这些,韩清芳的脑海里就都是杨羽的影子了,心里想着:杨老师回来了吗?就睡在楼上吗?要是能过去跟他睡就好了。
  "爸,你怎么又还没睡?"秦淑和又端了杯热牛乃去了老爸秦龙房间,秦龙钻在被窝里,还戴着老花镜,还在看着商务报纸。
  “还不是为酒店的事操心吗,哎,短短两周的时间,就抢了我们三分之一的客人,来势凶猛啊。”秦龙忧心忡忡啊,奋斗了一辈子,本以为安享晚年的时候,竟然杀出个陈咬金,直接威胁到了自己拼搏了一辈子的事业,怎能不担心?
  “爸,这酒店的事还是我来管吧,你就安心的去钓钓鱼,爬爬山就可以了。”秦淑和穿了睡衣,那睡衣高端大气,而且是量身定制的,用了对皮肤最好的布料,那样子就是个贵美人。
  秦淑和是天生上层社会的人,跟任何人站在一起,气质,气度,气场,都完全不一样,这种高贵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了,跟乡村的那些村妇们,尤其是那些饥渴的村妇们,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你社会经验还不足,跟那些老油条玩,还玩不过啊,老爸还想等你嫁人了,才安心交给你呢,呵呵。”秦爷笑着,只要见到女儿他就开心,秦淑和是他生命的全部。
  “爸,我才不嫁人呢,女儿永远跟你一起。”秦淑和撒娇着。
  “有空要不我们请杨羽来家里吃饭,你可以跟他出去看看电影,喝个茶,逛个街什么。”秦龙这话已经说得很直接了。
  “爸,说什么呢。”秦淑和见老爸又提杨羽,就有点不耐烦了。
  “怎么?你不喜欢杨羽?他又高又帅,人又好,我看行。”秦爷是很重杨羽的,这女儿的婚姻他确实担忧。
  “这东西要看缘分的,而且要看感觉,我跟他不来电。”秦淑和说的是实话,跟杨羽之间总感觉有层隔阂,有层纱布,连聊天都很难放进心去。
  秦淑和和杨羽都知道,那层隔阂,叫做阶级代沟。
  杨羽是总算从白雪那个狼窝里逃出来了,这玉嫂说的话越来越真了,这浴女河就跟春药河一样,长期吃着这里水的女人们各个都是饥渴难耐啊。
  到家时,其他人自然已经全部睡了。
  杨羽准备去厕所刷个牙洗个脸就准备睡觉,刚到厕所门口,就听见流水声,杨羽一下子敏感起来,这流水声就跟昨晚晓丹出事时的声音一模一样。
  杨羽啥也没想,直接推了进去,突然,什么声音都没了,杨羽看了看水龙头,好好的关着。
  难道是我幻听了?杨羽嘀咕着,便准备刷牙。
  镜子。
  镜子里映衬着杨羽的身影,还哼起了歌,扭着身子,然后杨羽喝了一口水,抬头漱口,就在杨羽低头准备吐出来的时候,突然。

  突然,杨羽的余光透过镜子看见自己背后有人女人的身影。
  那女人身影像飘在那里一样,白衣服,披散着头发,又是遮掩住了脸。
  杨羽顿时惊了一跳,等再次看镜子时,已经没有了。
  一滴冷汗顺着太阳x`ue 而下。

  杨羽深深咽了一口气,难道我看眼光了?杨羽悄悄转过身子,厕所里安安静静,只剩下杨羽的心跳和呼吸声。
  杨羽看了好一会儿,确定没人,才转回去,继续漱口。
  可就在杨羽低头吐水的时候,突然,杨羽又感觉到了背后一股寒意,这种感觉,就跟当初游在水库时的感觉一模一样,这种感觉杨羽再熟悉不过了。
  杨羽这次,有点怕了。
  那次,怎么游也游不出那个水库,差点就筋疲力竭淹死在里面。

  背后真的有人吗?是那个水鬼吗?
  杨羽已经汗流浃背,竟然不敢抬头,也不敢转身,就这样对峙着。冷汗顺着额头而下,那种恐怖的感觉已经压得杨羽喘不过气来。
  这世上不可能有鬼!杨羽一直在心里给自己打气,一直尝试说服自己,可是,可是,杨羽还是恐惧,背后分明就站了一个女人。
  杨羽已经能想象出她的样子,披散着头发,遮住了脸,双手双脚瘦如柴,悬挂在那里,好像没有关节没有筋一样,就这样一动不动得站在自己后面。

  突然,吱的一声,厕所的门被打开了。
  一股寒风袭来,杨羽打了冷颤。
  “杨老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