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910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正太好险没有骂出一句脏话,没办法,摊上那么一个无良师父,他只能自认倒霉,努力做出一副天真的模样回过头开始应对那激动热情的妇人。
  “小萧,你把小鸾一个人丢在那里,真的没事吗?”眼见萧晋竟然真的开车就走,丁夏山便着急的问道。
  “奶奶您就放心吧!”萧晋笑呵呵的说,“人家拉着他只是要表示感谢,又不是人贩子。再说了,那小子比猴儿还精,就算真是人贩子,最后被卖的肯定也不是他。”
  丁夏山还是有些不放心,蹙眉埋怨道:“你这个孩子,做事怎么总是奇奇怪怪的,小鸾才刚刚十三岁,你说丢就丢下了,哪有这样当师父的,就不怕那孩子伤心?”
  萧晋摇摇头:“伤心是肯定不会的,不过生气是板上钉钉了,您看着吧!等他到了家,百分百会找您告我的黑状,要是没把我给描述成一个虐待儿童的大恶魔,就算我输!”
  丁夏山眉心皱的紧紧的,还待再说什么,坐在副驾驶的詹青雪就回头劝道:“哎呀!丁奶奶您还没有看出来吗?萧晋这是在故意打磨小鸾呢!
  那孩子天资聪颖,又一肚子的鬼点子,想让他乖乖听话谈何容易?萧晋只能另辟蹊径,用恶劣的方式和态度激起那孩子的傲性,让他时刻都惦记着怎么打败自己的师父,自然而然的就会刻苦努力的修习医术啦!”
  “呦!没看出来,詹大小姐居然还生了一双识人慧眼呢!”萧晋闻言笑道。

  “那当然!”詹青雪抬着尖下巴得意道,“你以为本小姐中午那么长时间真的就是在逛街吗?小鸾从拜你为师到目前为止的所有经历,已经完全被我给套出来了。哼哼,姓萧的,我警告你,别把那些幼稚的套路用在本小姐身上哦,小心偷鸡不成还蚀把米!”
  “切!”萧晋不屑的撇了撇嘴,心说要收拾你还用得着小爷儿出马吗?居然到现在还当巫飞鸾是个人畜无害的孩子,活该你被他忽悠。
  “彩云,”瞅瞅后视镜里坐在丁夏山身边一脸忐忑的赵彩云,他又笑着道,“奶奶你已经见过了,坐我旁边的这丫头名叫詹青雪,是我收的第三个徒弟,她刚刚说话的样子你也看见了,比小鸾还不听话,一会儿到了家,你这个当师娘的可得替我好好教训教训才行。”
  “啊?”赵彩云一听前面那比自己小不了几岁的姑娘居然是他徒弟,不由呆住,一时间还真没办法以师娘自居。
  “啊什么啊?”萧晋打方向盘从镇后拐进赵彩云家所在的那个胡同,揶揄道,“刚才怼人的时候有理有据的,话说的那么利索,怎么这会儿倒开始犯傻了?”
  想起刚才的事情,赵彩云脸色唰的一下又红了,偷偷瞥丁夏山一眼,脑袋也垂得更低,连回应的勇气都没有了。
  本来,昨天在萧晋的电话里得知他今天会带一个长辈过来后,就吓得她一宿没睡好觉,毕竟她和萧晋在一起的过程可一点都不光彩。今天想着好好表现一下,早早的就去镇子口迎接,恰好遇到了远房亲戚,便在街边聊了一会儿,没成想就发生了那么一档子事儿。
  现在好了,和萧晋相识相知的过程光不光彩已经不重要了,她被人曝出还有男人、且被当众骂破鞋的场面全都被长辈看在了眼里,即便她再怎么问心无愧,难免也会在老人家的心里留下疙瘩。

  这世界上有哪个奶奶会愿意看到自己孙子身边的女人来路不正、风评不好呢?
  她越想越害怕,越想越难过,鼻子一酸,眼泪就再次溢满了眼眶。
  忽然,一只手盖在了她的手背上,她猛地抬头,就对上了一双慈祥的眼睛。
  “傻孩子,今天你不顾自己的脸面站出来为萧晋出头,奶奶感谢你还来不及呢!”
  赵彩云再坚持不住,热泪滚滚而落。
  到了家,赵彩云就把丁夏山当老佛爷一样给供上了,先是扶着上了烧的暖烘烘的炕,然后亲手给脱了鞋。幸亏老太太没有汗脚,所以并不冰凉,否则的话,看样子她都想抱怀里给暖一暖。

  水果、茶水、点心,能摆的全都摆在炕桌上,这还不够,说厨房里温了醪糟,转身就出门去端了。
  萧晋屁颠屁颠的跟过去,抱住女人刚温存了不到五秒钟,就被无情的推开了。
  “你先别闹,奶奶还在屋里等着呢!乖,晚上再陪你。”拍拍他的脸,赵彩云就端着香气扑鼻的热米酒出了厨房,搞得他不上不下的,一阵郁闷。
  而且,这一郁闷就郁闷了一下午,因为赵彩云始终都像个丫鬟似的陪在丁夏山身边说话,连正眼瞧他一下的时候都不多。至于詹青雪,这喜欢热闹的丫头一等巫飞鸾到家,就又拽着他出门赶集去了,直到天黑要吃晚饭的时候才回来。
  晚饭后,赵彩云去了厨房收拾,詹青雪拉着巫飞鸾坐在堂屋里不知在嘀咕什么,萧晋则陪着丁老太在里屋炕上喝茶嗑瓜子,冷不丁脑门上挨了一个爆栗子,不由诧异道:“奶奶,您打我做什么?”
  丁夏山侧耳听听门外的动静,做贼似的小声怒道:“你说我打你做什么?这个彩云又是怎么回事?”
  萧晋愣了愣,问:“奶奶,您对彩云不满意?”
  “我怎么可能不满意?”丁夏山叹息一声,说,“那孩子都快把我当祖宗一样伺候了,我要是再不满意,还有良心吗?”
  “那您是啥意思啊?”
  “我问你,她那个跑路的男人是怎么回事?她现在是不是还没有离婚呢?”

  “呃……”萧晋挠挠头,说,“她原来的男人是个混蛋,犯了事儿就没了影,现在人在哪儿都找不到,怎么离婚嘛!”
  “你……”丁夏山有点生气,却也没什么办法,只能伸手点点他的脑门,无奈道:“你呀!怎么就不知道一点轻重呢?彩云是个好孩子,你喜欢她,那就把那些首尾都处理的干净一点,就算没有名分,起码也要让人家能堂堂正正的跟着你吧?!现在这样算怎么回事?”
  萧晋无所谓的摊开手:“这有什么呀?穷山僻壤的,孙儿才不怕被人说闲话,彩云那个性子也不会在乎的。”
  “这根本就不是在乎不在乎的问题!”丁夏山怒道,“外面那些村民们嚼几句舌根本来就没什么,人活在世,谁能真正万家生佛?你要考虑的是你的将来!

  仔细想想,未来你的成就肯定与现在有着天壤之别,所谓‘不遭人妒是庸才’,到时你的对头或者敌人必然也不可能少,如果你还是像现在这样吊儿郎当的,不检点的私生活就会成为别人对付你的把柄。
  众口铄金,积毁销骨,人言可畏呀!你明不明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