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家庭少妇,为了家庭,我瞒着老公出来卖了》
第406节

作者: 社会王t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家里吃饭我也要管,这一段时间,我肯定要和你住在一起。”
  这一条我就坚决不能同意了,“你还要和我住在一起?这么可能?你一男的,我一女的,不方便。”

  “我说的住在一起,不是住一个房间,而是住挨着。我倒是想和你住一个房间,可你也不干啊,华辰风要是知道了,也会和我拼命的。华家就剩下他这么一条根了,我也不能和他拼命,不然华家就真没人了。”吕剑南又开始不正经起来。
  “我这两天会处理华家的很多事情,有可能会住在华家,你一个外来男人,和我一起住华家,你觉得可能嘛?”我问吕剑南。
  他认真想了一下,“好像也对,我确实不太可能住在华家。那只有这样,你也不住华家,这样我才能保护你。不管多晚多累,你办完事后就要坚持回家住,不能随便住外面。反正不管多晚,我都会安排好车接你,你住自己家,也比住外面舒服,是不是?”
  我点头,“行,这一条我也同意。但我还是要提醒你,你要和我保持一定的距离。现在华家大丧,你言行举止也不要注意。你时时跟着我,本来就已经惹人非议,你要是言行举止不妥,那会害了我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吕剑南不屑地冷笑,“那些人的话,你理会他干嘛,根本不用管。你要是嫌谁多嘴,我叫人把他舌头割下来就是了。”
  “这也是我要强调的,你不能随便惹事。尤其是这段时间,你在跟着我的过程中,如果有人让你受气,你得忍着。”
  “我草!这怎么可能?我为什么要忍着?”吕剑南急了。
  “我不管,总这你就得忍着。哦,你天天跟着我,然后你随时和人干仗,那你还怎么保护我?”

  “不是,这事好像不对哦,我虽然说是保护你没错,可是我没收钱啊,你和华辰风都不是我老板,我凭什么要听你们的?”吕剑南说。
  “你是男人,既然你答应要保护我,就不能反悔。”我平静地说。
  “你也说了我是个男人,是个男人让人欺负,我还他妈还得忍着?”
  “就你这恶名,谁敢欺负你?我的意思就是,这一段时间你不要惹事,不要节外生枝!”
  沟通了半天,总算是和吕剑南说清楚了。他答应我,只要不是别人特别严重的挑衅,他保证不乱来。
  这个保证当然听起来也很有问题。什么叫‘特别严重的挑衅’,什么叫‘不乱来’这些都没有明确的标准。他真要搞事,我一个女的也拿他没办法。
  不过有他保护我的安全,从内心来说我是真的安心了很多。他这个人恶,但恶的人在不稳定的环境中,恰恰能给人带来安全感。

  我到了海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殡仪馆。
  到过冯湘的灵堂,当看到她的遗像时,我还在恍惚之中。那个自从我进入华家,就不断向我发难的厉害女子,真的就这样没了?
  她曾经多次为难我和华辰风,甚至指使人绑架我。但我此时并没有因为她死了而快到高兴。相反我心里还有些难过。
  不过她曾经做过什么,但她从来没有想过要摧毁华氏,她只是要在华氏找到她自己的位置,并巩固那个位置。所以,她不算是真正的恶人,只是有时候手段太过极端而已。
  冯湘灵堂的隔壁,又在搭建一个新的灵堂。那是为昨晚刚过世的华辰星准备的。华家的两名重要成员相继暴亡,华家这个海城第一家族,从极度显赫迅速坠落,风雨飘摇。
  虽然我一躲在躲,但还是有两个记者找到我,他们很克制,没有像平时那样一阵猛拍,只是问我能不能接受他们的采访,还说只耽误我几分钟的时间。
  他们身上没有任何的摄像机之类的器材,因为灵堂内不许拍照。对死者的尊重,他们还是知道的。
  我答应了他们,一个小时后,我会在华氏集团总部接受他们的采访。也算是巨变之后的华家对外的一个正式发声。
  以其让外面胡乱猜测,那还不如有一个正式官方的发声。一方面也证实华家还没倒,还有人在。
  那两个记者都来自海城重要的媒体,我和他们约好时间后,他们对我说了节哀,然后就去准备了。
  我走到休息间,看到眼睛哭得肿了的冯磊磊。小姑娘真可怜,整个眼睛肿得桃子似的。头发散乱,非常憔悴。

  我安慰了她两句,这时冯湘的侄子冯莫云走了过来。我很久都没见过他了,都差点忘了有他这么一个人了。
  “华辰风呢?他怎么没来?”冯莫云一开口就很不友好,很不礼貌。这个人真是一点长进都没有,还是那副死样子。
  我没理他,拍了拍冯磊磊的肩膀,以示安慰。然后准备离开。
  但冯莫云拦住了我,“我问你话呢,华辰风呢?他在哪里?”
  “他没在海城。”我忍着火应了他一句。
  “华家现在出了这么大的事,他竟然不在?他哥哥把我姑姑害死了,他躲起来不管事?”
  他这话就严重了,我不得不回应了。“关于死者的死因,警方还在调查之中,结论如何,警方自有结论。在此之前,请你不要信口开河,胡说八道。而且请你记住,现在我大哥也是受害者,你不尊重活着的人就已经很没素质了,死者你总得尊重吧?”

  “华辰星害死了我姑姑,然后畏罪自杀。他是罪有应得!我为什么要尊重他?你把华辰风找出来,问一下他,这件事到怎么办,现在华家的主席空着,到底由谁来坐这个位置?”
  我不想和他吵,甚至都懒得和他争论。要是让人听见了,还以为华家两个成员尸骨未寒,我们就开始争利益了。
  “我不知道华辰风在哪儿,你要找他,你自己去找吧,我没空和你纠缠,请你让开。”我冷声道。
  “前一阵子不是传华辰风瞎了吗?你都来了,他竟然没来,那说明他是真瞎了。既然都瞎了,那他来不来也无所谓了。华家算是垮了,我们冯家在华家有那么多的股份。我们必须得接手华氏集团了。而且这名字也得改改,不能再叫华氏了,华家的人死的死,残的残,都没人了,还叫什么华氏集团?”
  “你给我闭嘴!”我是真怒了,我本来不想在这样的地方发火,但他实在是太过份了!
  我才一怒,旁边戴着口罩的吕剑南忽的一下冲了上来,一把掐住了冯莫云的脖子,眼中射出凶光。
  冯莫云没想到我竟然还带着保镖,而且是如此鲁莽的保镖,一下子被控制住,喘不过气来。休息室里的人也是没想到突然就起了冲突,都站了起来。
  吕剑南这个举动确实是有点太过突然了,也确实是鲁莽了,我都没有反应过来。
  日期:2019-01-09 06: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