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16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胡委员赶紧打圆场:“小方镇长不是着急嘛……”
  方晟随即顶回去:“我在韩书记面前承诺一年,并没有考虑牛镇长所需要的讨论时间,如果你非要一直讨论下去,我必须在方案封面注明第一次提交镇丨党丨委扩大会的日期!”
  “你——”牛镇长拍案而起,指着方晟就要骂!

  丁书记迅速起身拍拍牛镇长,直把他拍坐下来,才笑道:“今天同志们展开了激烈的争论,是好事,有意见直接说出来总比背后较劲好,是不是?面对振峰厂改制这种大事,要是大家一团和气反而出问题了。”
  果然生姜还是老的辣!朱正阳暗暗佩服。
  丁书记接着说:“当前县里中心工作就是发展经济,三滩镇也必须短期内出成果,因此小方镇长着急是可以理解的,只是态度和方式略微欠妥,当然牛镇长的考虑也是对的,小方镇长一个人弄出上百页材料,错别字还难免有几个呢,肯定还有需要完善的地方。我的意见是这样,改制工作要尽快启动,方案边实施边修改边完善,重大变动和改制重大进程必须提交丨党丨委扩大会讨论,怎么样?”
  话音刚落,胡委员道:“我同意。”
  方晟道:“我同意。”
  肖远山犹豫片刻,低声道:“我也同意。”
  “我保留意见。”牛镇长冷冷道。
  秦副镇长与纪舟同时说:“我弃权。”
  丁书记立即道:“那就算通过了,散会!”
  话音刚落,牛镇长重重哼了一声,捧着茶杯大步往外走。
  朱正阳大声说:“朱镇长,待会儿我把会议记录送给你签字。”

  牛镇长没理他,径自出了门。
  胡委员笑哈哈道:“有失领导风度啊。”
  丁书记瞪了他一眼,暗想你还在添乱!
  方案还需提交县发改委以及相关部门审批备案,不过纯粹走个流程而已——镇办企业改制已成为当前经济发展的主流方向,黄海实际上落后了至少七八年。
  中午吃饭时,朱正阳悄悄说:“看出没有,牛好文是铆足劲跟你斗,恐怕不单单为外甥的事。”

  “嗯,他很疯狂……”方晟开会时就联想到那夜快捷酒店巷子里发生的事,怀疑仍与幕后那个执意追求赵尧尧,一心致自己于死地的大麻烦有关。
  “你猜他下一步会干啥?”
  两人边吃边想,突然同时停下筷子,瞪着对方!
  “纠集工人堵门、闹事,制造**!”方晟说。
  “对!”
  两人扔下碗筷,急冲冲跑到振峰紫菜厂,果然工人们正三三两两走进厂门,有的满脸愤怒,有的窃窃私语,有的愁眉苦脸。朱正阳留在门口以防不测,方晟一路小跑来到厂长办公室,一推门,胡厂长正和几位厂领导低声商量什么,见了他都露出惊愕的神情。
  “幸好来得及时!”
  方晟暗想,当即严肃地说:“胡厂长,立即通知全体职工开会!”
  “开,开什么会?”胡厂长吃惊地问。

  方晟瞪眼看着他,语气不善:“我需要事先向你汇报吗?”他指指其他几个厂领导,“你们分头打电话,十分钟后在食堂准时开始。”
  几个人应了一声,赶紧出去,胡厂长也想跟着溜走,被方晟拦住:“你留下!”
  胡厂长忐忑不安回到座位上,方晟转身关门,突然提高声音严厉地说:“唆使工人闹事触犯刑法,是要坐牢的!”
  “我没有,我没有。”胡厂长没料到他一语戳破,故作镇定道。
  “你以为公丨安丨机关是吃干饭的?查阅电话记录,再抓几个顺藤摸瓜,稍微审讯一下就能查到源头!”方晟道,“我这会儿召开会议是给你机会,是否配合全看态度,改制成功了你不会吃亏,要是改制失败,我非得把你拖下水!明白我的意思?”
  这等于明示改制后会给他一个好位置,胡厂长心里悬着石头重重落地,半小时前牛镇长在电话里的承诺威胁早被抛之脑后——县官不如现管,方镇长才是主抓改制的领导,安逸的位置比那些空头支票实在多了,满脸笑容道:“我代表厂领导班子表态,全力支持镇丨党丨委对振峰厂的改制工作!”
  聚在食堂里,义愤填膺的工人们也莫名其妙,本来各车间约好到镇办公大楼前闹事的,没想到又改变计划到这里开会,而且新上任的方副镇长亲临现场,这当中曲曲折折令一些参与者摸不着脑袋。
  方晟走到工人们中间,站到长椅上,大声道:“听说改制,很多人很害怕,怕什么呢?丢了铁饭碗!好,我来看一下你们所谓的铁饭碗里有什么——上月车间工人平均工资976元,包括加班费、误餐费和所有福利。大家再看风正饮料厂,那是民营控股的老国营,里面没有铁饭碗了,所有工人全都是合同制,上月车间工人平均工资1646元,不含奖金!前阵子胡厂长已经算了笔账,振峰厂如果这样亏损下去,将要进一步精简人员节约开支,采取包括内退、半班制、削减福利等措施。大家想想,是面子重要,还是里子重要?”

  有人叫道:“资本家剥削工人,可以随意开除人!”

  “天底下哪有不赚钱的老板?要让你到我家当保姆不给钱,你愿意干?”方晟通俗易懂的话赢得工人们一片会意的笑声,“至于开除,我想认真解释几句,也请大家认真听,听懂了才有利于安心工作,改制后更好地工作。首先我们设置有保护性条款,限制资本方随意开除工人;其次作为合同工,权利义务都以法律为依据,明确写在合同里,随意开除是违法行为,我们会出面支持打官司;再次资本家过来要赚钱的,不是成天找碴开除人,厂里有了效益,产量进一步提高,只会增加人手,怎可能轻易把熟练工开掉?除非你懒惰懈怠、不务正业,这种人到哪儿都不受欢迎,大家说对不对?”

  “是啊,是啊。”工人们纷纷点头议论。
  方晟继续说:“改制的根本目的不在于大集体性质或是合同制,而是引进资本,增加投资,一是对现有生产线进行升级换代,二是投入新生产线在原来基础上精加工,也就是二次加工,直接赚消费者的钱。要通过改制让振峰厂焕发新机,让大家多拿工资,多拿资金,有没有信心?”
  “有!”
  “声音不够响亮!”
  “有!!!”工人们哄然叫道,随即哈哈大笑。
  本来胡厂长还准备讲几句场面发动一下,见方晟完全控制住局面,而且将工人们劲头鼓动起来,也松了口气,躲到一边悄悄擦了把冷汗。他觉得方晟身上有股横冲直撞的斗志,在旁人看来有点莽撞,只有站到他对立面才会感到强大的压力。
  看到方晟一脸轻松走出食堂,朱正阳竖起大拇指,两人相视而笑,为及时化解一场危机由衷地高兴。

  回到办公室,方晟请示丁书记后从财政办、新农村工作办公室等部门抽了三名工作人员,成立了以丁书记为组长,牛镇长和方晟为副组长的振峰厂改制领导小组,朱正阳作为联络员也加入其中。
  接下来几天方晟连续接待之前联系的投资商,经过几轮实地考察、试探底线和实质性接触后,基本确定合作方为鑫园食品股份有限公司。鑫园的前身是黄海县糖烟酒公司,经过复杂的股权分拆和变更,现在老板叫喻波,四十多岁,热衷于在乡镇收购、控制实体产业,欲打造以海产品精加工为主导的海洋食品体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