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15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方晟笑笑将话题拉回来:“入股振峰是互惠互盈的好事,我建议韦厂长回去跟余财总好好商量,必要时向集团那边报告。风正是三滩镇知名企业,若有意向镇里会优先考虑。”

  送走韦厂长,方晟想了会儿,叫来朱正阳从外围调查余少宾——自己毕竟是副镇长,到处打听人家八卦有**份。朱正阳笑道我到计生办坐坐,那里集全镇小道八卦之大全,所有信息应有尽有。
  “注意保密。”方晟叮嘱道。
  “当然,”出门时朱正阳道,“对了,振峰厂的胡厂长可能听到改制风声,大清早就跑到牛镇长办公室痛哭流涕。”
  “这事儿可由不得他,”方晟道,“下午我就把改制方案分发给他们。”
  周二上午召开镇丨党丨委扩大会,丁书记按程序宣读了领导班子的最新分工,其实就是方晟接替黄有国的工作,接着各人介绍了分管工作近况,下一步计划和措施,最后就是会议的重头戏,讨论研究振峰紫菜厂改制方案。
  丁书记四平八稳说:“大家议议,有不同意见尽可以提,畅所欲言嘛。”
  常务副镇长肖远山率先放炮:“我反对。以去年底净资产估价出让股份太亏,大家都知道振峰以前效益很好,最近几年因为市场竞争激烈才有所滑坡,不过我们家底子厚实,熬过这阵肯定有起色,拿效益低谷期数据对企业进行估值,我看是贱卖集体资产!”
  胡委员和秦副镇长均微笑不语,心里却是透亮:肖远山老婆在振峰挂了个副厂长,成天在家打麻将,一年到头难得踏入厂门半步,可以想象改制后第一个下岗的厂领导就是她,难怪肖远山冲在最前面,一上场就拿“贱卖集体资产”的大帽子扣住对方,这可是近来最敏感的话题,稍不留神就能被绕进去。
  见大家都不说话,尤其是方晟稳如泰山并不急于反驳,丁书记只好点将:“关于肖镇长的疑问,小方镇长是怎么考虑的?”
  方晟故意停顿片刻,慢悠悠喝了口茶才说:“如果肖镇长家摩托车刚买的时候花了4000块,用了三年后估值1000块,大家说愿意出什么价?”
  肖远山涨红脸说:“根本不是一回事儿,作为一个企业有多年技术积累,有完善的供产销渠道,还有一批经验丰富、操作熟练的技术工人,不能仅仅考虑厂房设备损耗因素。”

  “这些因素当然要综合考虑,但不是主要指标,”方晟说,“要是振峰厂的条件如肖镇长形容得那么好,我倒想请教,它为何三年累计亏损217万?是市场竞争激烈吗?为什么海佑镇两家紫菜加工厂能连续三年盈利?那么是不是人为因素呢?如果肖镇长不同意改制,可以把现有厂领导班子全部撤掉,换人试试。”
  肖远山一惊,暗想臭小子是在釜底抽薪啊,改制的话私下协商老婆多少能有个位置,如果撤掉可就一无所有了,当下讪笑道:
  “不是不同意,而是提出值得商榷的地方,再讨论,再讨论。”
  肖远山打了退堂鼓,专职副书记纪舟本来答应当面发难,见状也不吱声了,闷头抽烟。
  一帮窝囊废!牛镇长暗地里骂道,不得不亲自上阵,道:“我反对。”
  丁书记微微皱了皱眉,心想前天才在车上说好抛开成见支持方晟抓经济,怎么转眼又变了?说好的事还能不算数?
  岂不知牛镇长也是有苦说不出。

  昨晚他接到县里那位靠山的电话,指示必须全力狙击振峰紫菜厂改制,最好能拖到明年韩书记给的一年期限,要是依然亏损,领导只看结果,可不管是不是改制受到阻力,到时大家群起而攻之,争取拿掉方晟的副镇长。
  可眼下方晟是红得发紫的人物,要想狙击谈何容易?丁书记态度暧昧,不愿与方晟正面碰撞;胡委员因为上次调整方晟工作的事一直心怀不满,不可能合作。其他三个人经他反复做工作,纪舟勉强同意,肖远山自然要冲锋在前,秦副镇长则顾虑重重,最终答应保持中立,如果硬要投票表决就弃权。
  三票对两票,就算丁书记想帮方晟也只是双方打平,方案还是无法通过。
  然而肖远山怕老婆位置不保临阵退缩,纪舟也模棱两可,想靠投票表决否决方案已无可能,唯有自己强势反对,令丁书记产生顾忌,只得暂缓方案,待拿出修改意见后再议。
  胡委员顶了一句:“牛镇长是反对改制,还是反对方案具体条款?”
  牛镇长并非为反对而反对,也提前做了准备,道:“改制是大势所趋,我怎会反对,不过怎么改制,如何在改制后坚持镇丨党丨委领导,我看才是重中之重!前阵子县里专门发文件指出,很多镇村企业改制后,没有党小组了,不设党组书记了,工人们别说想入党积极向党组织靠拢,老党员的党费都不晓得怎么交,这样下去,难道眼睁睁看着镇村企业成为私营老板们的私家花园?”
  这一炮放得又响又亮,也深合丁书记心意,他点点头道:“牛镇长的担忧是有道理的,这一点必须在方案中有所表现。”

  没等方晟开口,牛镇长抢先道:“可惜方案中已写得很明确,改制后镇里只控股49%,也就是说小方镇长把实际控制权拱手交给外人,还怎么保持镇丨党丨委领导?”
  “喔?”丁书记看着方晟,“是这样吗?”
  方晟笑道:“镇丨党丨委主持改制工作算不是保持领导地位?要说实际控制权,镇丨党丨委控制振峰厂这么多年,为何连连亏损?我认为当前重点不是谁控制谁,谁领导谁,而是谁能把效益搞上去!只要企业赚钱,三滩镇增加税收,老百姓得到实惠,这才是民心所向的大事!外行领导内行,这方面我们吃的苦够多了,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让真正的行家来经营?投资商不是慈善家,不会把自己的钱白白扔下水,让出控股权就是让他们有施展能力的空间,齐心协力把生产经营抓上去!”

  “但是……”牛镇长要插话。
  方晟打断道:“但是党小组要保留,不仅保留还要加强,我在方案附录里专门有企业改制后如何继续开展党建工作的建议,不知牛镇长看了没有?”
  小王八羔子!
  牛镇长知道自己上当了。改制方案洋洋洒洒四十多页,附录更多有六十多页,单是方案他就足足研究了五六个小时,附录随手翻了翻,发现主要是各种表格,也没细看,没想到狡猾的方晟把党建工作建议夹在中间。

  他装模作样往后面翻找,道:“总之事关重大得仔细斟酌才行,我觉得大家再慎重一点,花个几天时间把方案细细琢磨一下,集思广益才能尽善尽美。”
  方晟看出他的拖刀之计,直截了当道:“可惜时间不等人,振峰厂改制的事不能再拖,如果牛镇长执意反对,我提议投票表决!”
  这话说得有点重,朱正阳心头一凛停住笔,紧张地看着大家。
  果然牛镇长沉下脸,道:“小方,说句不知轻重的话,我参加工作时你小学还没毕业,副镇长的位置你也才坐到第四天,不谈党内资历,对老党员同志最起码的尊重还要有的,象你这种态度,以后没法配合工作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