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12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方晟没有拒绝的理由,只有肖兰轻声嘀咕了一句“研究生总比本科好找工作”。没人理她,方家的事都是方池宗说了算,结果方华在战友们的推动下,通过内部考试以事业编制进入药监局执法大队
  这一来事情麻烦了。本来方晟工作顺利的话,周小容可以央求父亲动用关系留下,但同时安排两个人工作,周军威毕竟在外省鞭长莫及,无奈之下周小容不得不按父亲的意思回了碧江省会碧江市。可以想象,在做出选择期间两人无数次吵架、冷战、流泪……
  眼看工作迟迟没有落实,方晟内心也无比焦急,当时正好有十个县市到大学招大学生村官,一半是赌气,一半是心慌,遂一咬牙报了名,然后简单地通过笔试——报名的大学生并不多,基本上报名就能录用,最后分到黄海县方塘村。
  毕业分离在即,两人认真进行了一次长谈,最终达成两年之约:两年内方晟能回省城工作,周小容就设法从碧江省过来;如果回不了省城,方晟有两个选择,一是到碧江省工作,一切由周军威安排,一是果断分手。
  听到这里赵尧尧若有所思:“难怪小容对两年之约看得很重……眼下只剩五个月,有办法回省城?”
  方晟叹息道:“我相信奇迹,但奇迹不会总降临到我身上。”
  “不能回,你怎么选择?”
  “要是考虑去碧江省,当初就答应小容了,何必绕一大圈?”
  “嗯。”
  这时烛光跳动,赵尧尧拿牙签轻轻拨动烛芯,俏丽的脸庞,纤长的手指,动人的眼眸,烛光下脸上淡淡的带着光晕的茸毛,方晟脑海里不觉闪出诗句:
  明朝斗草多应喜,翦得灯花自扫眉。
  赵尧尧感觉到他的目光,有些害羞地垂下眼睑,一时间脸颊竟有些发烫。包厢里寂然无声,偶尔灯花发出“卟卟卟”的声音。
  见气氛尴尬,方晟笑道:“你一口气问我那么多,轮到我提问了,不准不回答。第一个问题,有没有男朋友?”
  她毫不犹豫摇摇头。
  “为什么到黄海工作?想回省城吗?”
  她右手转动杯子,好一会儿才说:“难说,要看机遇。”
  深深吸了口气,方晟说:“可能你会不高兴,但我必须要提,关于我爸……”

  “我真的生气了!”
  她虽这么说,嘴角却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岔开话题道,“我有个大学同学也在碧江工作,前两天告诉我一件事……”
  方晟心一跳:“什么?”
  “她说小容最近很忙。”

  “她在文化局文物事业处,又不参与文化稽查,忙什么?”
  赵尧尧没吱声,轻轻喝了口茶,道:“这周你俩有没有联系?”
  这一问方晟才想起来,从周一开始因为韩书记突然袭击,之后几天一方面心乱如麻,不时与朱正阳商量对策应对黄有国的报复,另一方面紧张地思考振峰紫菜厂的改制方案,倒忘了与周小容联系。
  不过奇怪的是周小容也没有主动发短信,或在QQ上打招呼,电话更不用提。

  到底出了什么状况?方晟感到无由来的心慌。
  虽然他不敢奢望奇迹发生,但内心深处还是渴望能在两年之约期限前调回省城,和周小容相聚、结婚、生子,两人甜甜蜜蜜长相厮守。
  “给她打电话吧,提拔副镇长也是大事。”赵尧尧说。
  接下来又闲聊了些当年大学生活,主要是方晟说,赵尧尧听,不知不觉将近十二点钟。两人都意识到太晚——对不是恋爱关系的两个单身男女来说,聊到这个时间点似乎有点暧昧,急忙起身离开。
  这时灯花跳跃,加之两人离座带起了一股风,蜡烛连闪数下居然熄掉了,包厢里漆黑一片。

  方晟没想到用手机荧光照明,奇怪的是赵尧尧同样如此,黑暗两人的手自自然然拉到一起,摸索着过去开门。
  她的手滑腻细巧,而且软得出奇,仿佛能够无休止用力握到更紧,这瞬间方晟突然明白什么叫柔若无骨。她没有抗拒,任由他紧紧握着,甚至还微微朝他身体靠了靠。
  打开门,远处拐角有服务员快步迎过来,几乎是同时她微微一挣,小手象小鱼儿似的从他手掌滑出去。
  送她回小区的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既不知说什么才好,又怕破坏难得的默契。一直抵达她住的那幢楼楼道前,她低低说“再见”,然后飞快地进去。
  方晟出神地望着她的背景,突然觉得她的腰似乎比周小容的细一点。
  罪过,罪过!
  方晟轻轻自刮一个耳光,暗骂自己不是东西。
  傍晚来的时候方晟在小区不远处快捷酒店订了房间,步行过去大概十多分钟。他边走边想赵尧尧突然提醒周小容忙的原因,莫非在暗示什么?联想到她连两年之约都知道,感觉她俩交流的内容比自己猜想的还要深入。

  出了小区,穿过马路到对面巷子,再走几分钟就能看到快捷酒店前的霓虹灯。突地右侧小巷子里蹿出三条黑影,正好将他包围在中间。
  为首汉子声音嘶哑:“方镇长泡妞真有两手,让咱哥几个吹了四个多小时冷风。”
  他们在暗中监视赵尧尧!
  方晟镇定地说:“你们想干什么?附近就有110警车。”
  左侧汉子不屑一顾:“少来了,这里可不是三滩镇!”

  右侧汉子狞笑:“到这里死也是白死!”
  “少说废话!”为首汉子手一挥,“有人托我稍句话,让你以后不准跟赵小姐来往,否则,嘿嘿嘿,后果很可怕。”
  “可怕到什么程度?”方晟反问。
  为首汉子听出他话音中奚落,也不动怒,道:“咱哥几个肯定要拿出点真本领,不然岂不让方镇长小瞧?”
  “对,”左侧汉子呼应道,“人家叫在脸上划两道,我觉得还是划三道好,咱们不是三个人嘛,一人一刀。”
  听到这里方晟已猜到他们不是吓唬人,而是要动真格,十分懊恼没将严华杰的手机号设为紧急联系人,这会儿拨号都来不及。

  为首汉子正对着方晟,见他右手伸向口袋欲拿手机,当即亮出匕首大踏步上前。方晟下意识往后退,不料正好中了他们的道儿。
  他们三人长期配合打架斗殴,实战经验丰富异常,刚才由为首汉子亮匕首吸引对方注意,真正动手的却是右侧汉子!
  只见人影一闪,右侧汉子悄无声息冲过去,狠狠一脚踹在方晟腰间,方晟猝不及防,跄踉倒地,紧接着为首汉子一脚踩在他脸颊上,冷冷道:
  “方镇长,三刀是划在左脸还是右脸?或者左二右一,还是左一右二?”

  方晟一咬牙抱着他的脚奋力一扭,那厮腿脚上真有些功夫,如铁柱般撼然不动,目光一冷,挥动匕首直刺向方晟!
  完了!方晟暗叹一声。
  谁知匕首到了半路却被一只手截住……
  方晟已闭上眼等待冰凉的匕首落下,谁知匕首却没落下,却是半道被一只手截住,然后捏住为首汉子手腕一捏一转,轻松夺去匕首,反手往他肩窝里一扎!
  匕首齐根没入,“啊——”为首汉子发出疯狂的惨叫!

  右侧汉子抬步飞铲,被来人单手捉住脚踝,另一只手化掌为刀凌厉下劈,“格嚓”,骨关节发出令人牙酸的折断,他也惨叫着在地上打滚。左侧汉子见势头不妙转身就跑,来人凌空跃起连续在他背后踢了两脚,汉子收势不住向前冲了六七步,一头撞到电线杆上头破血流,当场昏倒过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