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9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过了两天,方部长来到韩书记办公室,提交了这次突袭考察中暴露问题的处理意见,建设局张局长调到科协任副书记;其他包括海佑镇书记、镇长在内的一批干部不是免职、降职,就是调到边缘部门或乡镇,同时还有记大过、记过、通报批评等纪律处分,唯一提拔的就是三滩镇方晟。
  其实对于方晟,两天后韩书记已差不多忘了,也没想过要提拔任用。从他的角度出发,这次突袭考察意在立威,在全县干部面前竖立强势书记的印象,暂时没有刻意培养某个人的想法。

  不过方部长能揣摩、迎合自己的态度倒让韩书记很满意,组织部长是干部队伍建设的核心岗位,这个位置上的人关键就是要听话,无条件服从县委书记的决定,否则韩书记就要想办法打压甚至搬掉他。
  任免一两个乡镇干部,韩书记真没什么感觉,虽然不是自己真实意图,方部长这样做了也行,能给外界释发出县委书记不拘一格降人材的新思路。想到这里韩书记微微颌首,道:
  “这份意见先拿给童县长沟通一下,明天上午召开常委会。”
  与此同时,三滩镇应黄副镇长的要求正在召开丨党丨委扩大会。三滩镇经济落后、规模小,干部职数配备方面也相对少些,除了书记、镇长兼副书记,镇副书记兼纪检书记,一名组织委员,一名丨党丨委委员兼常务副镇长,两名副镇长。好歹也算镇领导班子,总不能每次硬生生把两名副镇长排斥在外吧,因此就以丨党丨委扩大会的名义将他俩拉进来。
  这两天黄副镇长相当郁闷。众目睽睽下被县委书记赶下车,何止是丢脸?等于政治生命判了死刑!
  原以为县里第二天就会有处理意见,提心吊胆等了两天没动静,第三天上午托朋友了解同样被赶下车的张局长的情况,得知张局长正四下活动,有可能从轻处理。黄副镇长松了口气,觉得自己与张局长一样都是没回答出韩书记的问题,又一样被赶下车,既然张局长能从轻处理,自己也差不到哪儿去。
  或许韩书记本意就是树立威信,真正处理起来也就高高举起,轻轻落下,防止挫伤基层干部的积极性。
  黄副镇长缓过劲来,满腔怒火又指向方晟:你个吃里趴外的小兔崽子,当众给我难堪是不是?分管镇长回答不出来,要挨骂大家一起挨骂,你非要站出来侃侃而谈,不是在领导面前形成鲜明对比,自我表现吗?你这才工作几个月的小萝卜头,敢跟我较劲?反正这次事件后提拔是不想了,我就专门在三滩镇玩死你!

  听到召开丨党丨委扩大会的建议,丁书记心知肚明黄副镇长是要打击报复。从内心讲,丁书记有点感谢方晟,要不是他的出色表现,三滩镇没准跟海佑镇的下场一样,可以说是因为方晟而躲过一劫。话虽如此,醋意和忿恨也在所难免,毕竟一个工作几个月的小伙子抢了所有人风头,镇领导们也脸上无光,所以丁书记觉得不如借黄副镇长敲打一下方晟,免得他尾巴翘上天。
  九点整,镇丨党丨委扩大会议准备开始,七个人全部到场,朱正阳坐在后排做会议记录。
  按规定套路,每个领导先对照韩书记视察过程中暴露出的问题和不足进行自我剖析,表态下一阶段整改的主要方向,根据县委意见讨论下一步推动三滩镇经济发展的方案。
  两个多小时后,所有议题基本结束,丁书记环顾四周,笑眯眯说:“大家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没事就散会。”
  黄副镇长干咳一声:“这个……我说个事儿,鉴于方晟同志对基层村组情况熟、工作能力强、工作责任心重,为加强三滩镇社会治安稳定,强化对综合治理方面的管理,我提议调整方晟同志的工作,从经发办调到社会事务办公室,大家觉得如何?”
  社会事务办公室主要负责民政工作和社会救助、移风易俗工作,麻烦事多,矛盾集中,稍不留神就会发展成**,甚至爆出热点话题,例如土葬、孤寡老人救助、社区安全管理等,是最容易捅漏子,出乱子的工作。黄副镇长想把方晟置于这个火山口上,然后成天盯住不放,稍有过失就拿出来上纲上线,将方晟彻底边缘化。
  胡委员犹豫一下道:“方晟同志在经济工作方面的能力获得韩书记认可,三滩镇也将迎来一轮经济发展浪潮,这个节骨眼上调整他的工作,会不会造成负面影响?”

  分管社会事务的秦副镇长低头抽闷烟,不发表意见。从内心讲他很欣赏方晟,不愿一个好苗子遭到排挤打压;但从私心出发,他很想方晟当助手,分摊自己的工作,毕竟社会事务这一摊事太复杂太难缠了。
  “我认为可行,”牛镇长出人意料道,“镇丨党丨委领导下的各个办公室并非分割独立,自成体系,而是相互配合、共同进步。发展经济是全镇、全体人民的大事,所有党员干部都要积极参与,奉献自己的力量。方晟同志到社会事务办公室,同样可以对经济发展献计献策,充分发挥自身优势和特长嘛。”
  丁书记老奸剧滑,不急于拍板,笑着问:“还有反对意见吗?”
  大家都看出书记表面上态度暧昧,实质持赞同态度,镇长和黄副镇长则一心要给方晟好看,谁愿意为个小伙子出头顶着干?于是喝茶的喝茶,抽烟的抽烟,都不吱声。
  “那就算一致通过了,回头胡委员找方晟谈谈,不要有思想包袱,不要有情绪,在哪儿都是工作,是金子总会发亮,对不对?”丁书记作了总结性发言。
  散会时黄副镇长突然想到什么,回头阴恻恻道:“正阳同志,我知道你跟方晟私交不错,但工作归工作,不要泄露丨党丨委会上讨论的内容啊。”
  朱正阳可不会被他唬住,况且人事局同事已暗示这回姓黄的没好果子吃,遂软中带硬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如果黄副镇长怀疑我的党性和人格,以后换人做会议记录好了。”
  黄副镇长一窒,暗想臭小子倒是个硬茬,以后有机会再收拾你!
  胡委员接到命令也很郁闷,独自坐在办公室里暗暗将丁书记等人的祖宗十八代依次问候了一遍,又抽了两支烟才转到经发办,方晟正埋头写振峰紫菜厂的改制方案。
  “小方,跟你聊件事儿……”胡委员坐到他对面,硬着心肠把调整工作的决定,以及班子成员那些冠冕堂皇的话重复了一遍,边说边骂自己睁着眼睛说瞎话!谁不知道经发办的重要性远在社会事务办公室之上,而且根据不成文的规定,公务员编制的办事员一般都安排在党政办和经发办,其它办公室的办事员通常是事业编制或从企业抽调来的人员。
  出乎意料的是方晟倒很平静,事实上他也有心理准备,两天前自己风头出得太高了,遭到打压应在常理之中。关于去向,昨晚他跟朱正阳也分析过,无非是计生办或社会事务办公室,毕竟是正式编制的公务员,再穿小鞋也不可能太离谱。
  “我接受组织的工作调整,保证做好工作交接,尽快到秦镇长那边报到。”方晟说。

  秦副镇长兼社会事务办公室主任,因此直接找他报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