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8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到这里,丁书记、牛镇长等人均心头一惊,回想起这些内容方晟都在季度工作总结里写过,可惜他们根本没注意看,看了也只是付之一笑,根本没往心里去。
  韩书记沉默良久,道:“小伙子经常来这家厂?”言下之意因为靠近所以来的次数多些,其它企业就未必了。
  “报告书记,我每个月都跑一遍镇办企业。”
  “噢……如果这家紫菜厂交给你发展,多长时间能扭亏为盈?”

  方晟斩钉截铁道:“顶多一年!”
  这时丁书记觉得不能不表态了,上前介绍道:“小方同志原来是大学生村官,今年刚通过公务员招录,平时工作就认真负责,而且勤奋好学,很快就把经发办工作抓上了手。”
  “在哪个村当的村官?”韩书记问。
  方晟道:“就在我们三滩镇,方塘村。”

  韩书记转身就走:“到方塘村。”
  上车时韩书记无意中看到黄副镇长灰溜溜往小车里钻,手指点了点道:“那个你别去了,留下反省!小方同志一起去,”说着边上车边意味深长道,“能者上,庸者下。”
  路上丁书记等镇领导才听说张局长中途被赶下车的事,听说已打车回城,正在办公室写检查,均暗自庆幸。瞧这阵势韩书记今天是准备发飙的,事实上突击检查暴露的情况也应该发飙,幸好方晟出面抵挡了一阵,很大程度化解掉他的怒气。
  车子开到村部门口,里面没人,电话联系后得知村支书正在八里湾鱼塘。丁书记赶紧说:
  “八里湾是村委会号召发起的鱼塘带,走集约化养殖、规模化经营的道路,去年小方同志在这方面作了很好的宣传发动工作。”他担心回答不了韩书记神出鬼没的问题,又把方晟拿作挡箭牌。
  果然韩书记立即问:“搞鱼塘带的理由是什么?万一发病岂不容易全部传染,一死死一片?”
  方晟暗中扫了扫面色不善的镇领导们,知道自己今天犯了官场大忌——功高震主,抛头露面,而且明显把黄副镇长比下一大截,可想而知今后将是小鞋齐飞、乱棒打压的局面。不过事已如此无法善了,必须硬着头皮上。

  方晟道:“鱼塘养殖是门很精细的技术活儿,饵料投喂不当、水温不适、渔具未消毒、塘水酸碱比例失调、放养密度过大以及操作不当,都有可能导致鱼病,要从根本上解决鱼病的关键就是专业化,让真正懂行的人来管理,这就需要打破原来鱼塘主各自为政、分散管理的模式,鱼塘带实质是将鱼塘相对集中起来,选聘技术人员统一操作,批量购买鱼苗、饵料、肥料等等,从而最大限度节约成本、提高鱼塘管理质量。”

  “一年下来有没有成效?”韩书记问。
  “首先鱼塘发病率大幅降低,从前三年平均发病率27%降至11%;其次发病后能够及时采取措施,最大程度降低损失,损失率从前三年平均47%降至9%;再次批量采购、集中定向销售避免了鱼塘之间相互杀价,同时也节约成本,收益率比前三年平均高出二十六个点,最为重要的是解决了一批劳动力,使他们能投入到农经作物生产中。”
  韩书记转向丁书记:“考虑过推广没有?”
  丁书记连忙说:“我们正打算向县里打报告,计划在九个地质条件符合要求的行政村进一步推广鱼塘带,同时推出配套优惠政策,并组织人员到附近城市拓展市场,解决鱼塘丰收价格下跌的老问题。”
  “我要尽快看到报告,”韩书记不容置疑道,这时一名农民大伯挑着肥料筐往田地走,韩书记叫住他,“这位大伯,请问你认识这小伙子吗?”
  农民大伯咧嘴笑道:“方大学生啊,咱方塘村哪个不认识?跟咱们同吃同住,戴着草帽扛着锄头一起下地,大热天还蹲在田里学怎么除虫怎么除草呢。”
  目送农民大伯晃悠悠离开,韩书记感慨地说:“我们的干部哪怕做一点点事,老百姓都一点一滴记在心里啊。”
  人群后面,梅部长正忙着打电话。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韩书记说“能者上,庸者下”,方部长正好在旁边听得清清楚楚。不管韩书记是不是暗示什么,也不管是不是故意说给自己听,总之既然听到了就必须有所反应。他当组织部长已有五年时间,这点官场上悟性还是有的。

  刚才常务副部长黄秋翻阅档案后回报,说方晟取得公务员才七个月,还没满一年试用期,不符合干部任用条件。
  方部长气得火冒三丈,暗想这家伙阴险毒辣,关键时候给老子下绊子,面对强势的县委书记,现在是讲原则的时候吗?遂压着火气道:“黄部长,我们提拔任用干部既要讲原则,也要充分考虑群众呼声和能力,该灵活就得灵活,头脑僵化反而会阻碍年青干部的成长。”
  黄秋为难地说:“可是方部长,一年试用期是硬杠子,不能随意违反规定啊,否则将来上级查起来我们都要负责的。”
  方部长循循善诱:“小方同志怎么没过试用期?他明明当了一年大学生村官,镇丨党丨委对他的考评是优秀嘛。难道大学生村官不算基层干部?再告诉你吧,韩书记十分欣赏小方同志的工作作风,这会儿正在探讨推广鱼塘带的问题。”
  “噢——我这就完善手续!”黄秋恍然大悟,暗骂你这条老狐狸,早说是韩书记的意思不就行了吗,非要设个圈套给老子钻!
  韩书记等人在村里转了一圈,,看到低矮的砖瓦屋,简陋的生活条件,还有满身脏兮兮到处乱跑的孩子,感叹必须尽快把三滩镇经济抓上去,改善农民生活环境。一直没插上话的牛镇长趁机谈了些促进经济发展的设想,提出今后努力方向。韩书记明显心情好转不少,没有频频发难提些刁钻古怪或者具体数据方面的问题。
  回到三滩镇,一行人就在食堂吃的工作餐——丁书记已多少摸到韩书记的脾气,不敢上酒,不敢搞大鱼大肉,严格按公务接待标准四菜一汤,只是四个菜里有三个是海鲜,这也好解释,毕竟是海边小镇嘛。韩书记没说什么,五分钟就吃完出去,其他吃得慢的也只好放下碗筷紧跟其后。本来丁书记还想请他们休息会儿下午作专题回报,没想到韩书记直接上车,说了一个字:
  “走。”
  公务车迅速离开三滩镇,开出十几分钟后韩书记临时决定去海佑镇,依然不准提前通知搞突然袭击。

  海佑镇没有方晟这样的福将,一下子被弄得鸡飞狗跳:书记中午喝多睡在办公室沙发里,镇长带着一帮干部洗澡、按摩,党政办、经发办等办公室要么锁着门,要么在玩游戏、炒股、看电影,整个镇院子没一个正经工作的。
  韩书记勃然大怒,在三滩镇抑下的火气到这里一起爆发出来,指示纪委的人把这些情况都拍下来,过几天在全县科级干部大会上公开播放。当场责令书记写五千字书面检查,包括镇长在内的一帮在浴城的干部全部停职,等待纪委和组织部的处理意见,其他镇领导有的直接免职,有的停职,有的要接受组织调查,总之将海佑镇闹得天翻地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