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7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去三滩镇!”韩书记想了想补充道,“不要通知,直接过去看看他们在干什么!”
  已被打过一次脸,这回陈复达压根不敢打电话:“是,是。”
  车上领导们都有种预感,今天韩书记要大开杀戒,斩落几名官员立威,刚才张局长算一个,接下来不知是哪个倒霉鬼。
  三滩镇,县领导暗地里都叫它三叹镇:镇领导们接待县领导时叹口气;回报工作时叹口气;送别时叹口气。究其原因是三滩镇的经济太差了,如果按沿海发达地区乡镇建制标准,它早应该撤镇合并给兴灶镇。
  早在八十年代初期,三滩镇可谓红得发紫,当时近海浅水区每年春季繁殖着大量鳗鱼苗。因为鳗鱼苗无法人工培育,日本人又特别喜欢吃,国际市场需求量非常大,最高峰时每尾价格50元以上,被称为“软黄金”。三滩镇原来就是从海边小渔村发展起来的,家家户户都有船,长年在海上讨生活。市场上兴起鳗鱼苗热后,绝大多数渔民都花大价钱换吨位更大的船,添加人手,以捕捞更多的鳗鱼苗。那几年渔民们确实富得冒油,小洋楼、乡间别墅争先恐后建成,酒楼、舞厅、浴城比比皆是,最流行的说法是三滩镇人打麻将,在一百面额没问世前,输赢不是一张张数,而是拿尺量;现金不是塞在口袋里,而是扛着大袋子进麻将馆。三滩镇的富裕可见一斑。

  俗话说盛极必衰,一方面过度捕捞使得鳗鱼苗资源日渐枯竭,三滩镇渔民不得不到更远的海域,从而增加了捕捞成本;另一方面杭州湾那一带由于海水温度度,刺激鳗鱼苗繁殖,连续几年取得大丰收。导致鳗鱼苗价格大跌,最低谷时只有4、5元钱一条,抵销出海的人工费用都不够。三滩镇渔民们遭到毁灭性打击,很多人因为高投资而债台高筑,至少一半渔民用不起大吨位船索性拖上岸闲置在自家屋后面,形成三滩镇独特的“家家有院,院里有船”的奇观。

  捕捞是三滩镇的支柱产业,鳗鱼苗价格崩盘后全镇经济一败涂地,加之这里离县城七十多公里,交通不便,外来资本不敢随意过来投资,结果造成仅有几家镇办企业奄奄一息,全靠政策扶持硬撑着。
  镇领导们多次到县里要资金、要政策,可相关部门也不是呆子,同样一笔钱投给投资环境好、产业链完备的镇,与投给三滩镇相比,哪个更能出成果?几十万、上百万扔到水里还能溅点水花呢,放到三滩镇等于扔进无底洞。

  所以三滩镇领导们历来采取的态度就是得过且过,熬到一定资历设法调离。
  公务车一直开到三滩镇党政办公室门前,朱正阳刚好捧着一叠文件信件准备分发给各个领导,见这么大架势两腿都有点软,第一反应是立即打电话通报。
  韩书记一摆手:“这位小同志别打电话,带我到各个办公室看看!”
  朱正阳暗暗叫苦,只得当起了向导,那瞬间感觉好像汉奸带着日本鬼子进村扫荡。
  此时镇书记丁平正在办公室前翘着二郎腿看晚报的八卦版,镇长牛好文拿剪刀精心修剪窗台上的盆景,其他几个镇领导有的还没上班,有的凑到一起谈论昨天的牌局。
  当韩书记黑着脸走进办公室时,不啻于天兵天将从天而降,一个个慌得不知所措,茶杯都打翻好几个。韩书记耐着性子继续走,很快来到经发办。
  王主任昨晚喝多了,早上根本没来上班,方晟独自坐在电脑前,将上个月的工业数据录到电脑里进行比较分析,正琢磨得入神,身边突然多了个人,以威严的口吻问:
  “你在干嘛?”
  方晟从没见过韩书记,奇怪地打量他一眼,这才发现后面黑压压全是领导,意识到此人来头不小,正准备回答,韩书记却摇摇手道:

  “不管你在干什么,总之是我看到的唯一真正做事的人,你,跟我走。”
  方晟一头雾水跟在后面,朱正阳趁人不注意冲他竖竖大拇指。
  一群人来到院里,韩书记问:“附近有什么企业能步行过去?”
  黄副镇长上前一步道:“韩书记,右侧两百多米是镇里规模还可以的振峰紫菜厂。”
  “过去看看。”韩书记道。
  大队人马来到厂门口,韩书记问:“厂里多少工人?”

  “两百多。”
  “上个月产值多少?净利润多少?”
  “这个……”黄副镇长根本没看上个月的月报。
  “厂里退休工人有多少?今年即将退休的有多少?”

  “嗯……大概一百多……”
  韩书记脸色一变:“什么大概,究竟多少?”
  “我,我,我不太清楚……”
  “分管经济的副镇长,这点最基本的数据都敢说‘不清楚’,难怪三滩镇经济抓不上去!经发办主任哪去了?”
  方晟只得帮王主任撒谎:“韩书记,他身体不太舒服,早上打电话到办公室请了假。”
  “他倒病得巧!刚才的问题,你能不能回答?”韩书记盯住他问。
  方晟毫不犹豫道:“报告书记,振峰紫菜厂有工人216人,退休工人142人,今年即将办理退休手续的22人,上个月产值165万元,净利润为-4.7万元。”
  韩书记可不是那么容易被糊弄,转向发改委何主任道:“查下报表,核实数据是否正确。”
  何主任当众打电话到办公室,隔了会儿微笑道:“小伙子连小数点后的数字都说对了。”
  韩书记脸色稍霁,指着远处厂房说:“这么大规模的企业,这么多工人,为什么辛辛苦苦生产一个月反而亏损,黄镇长说说看。”
  黄副镇长战战兢兢道:“主要有三方面原因,一是国内市场竞争激烈,产品销路不畅;二是设备多年未曾更新换代,生产力和生产效率低下……”
  “打住!”韩书记不悦地说,“官话套话,放到哪个亏损企业都能用,这位小伙子你分析分析。”

  刹那间,方晟觉得几个月以来的努力真没有白费,还是那句话,功夫不负有心人!
  他不慌不忙说:“其实黄镇长说得不错,亏损的直接原因的确是销路不畅,但销路不畅的根本原因是什么呢?经营意识跟不上市场脉搏!”
  韩书记饶有兴致道:“这句话很有意思,继续说。”
  “振峰紫菜厂生产的是粗加工紫菜成品,我调查过市场,单黄海县就有类似企业四十六家,都是计划经济时代上马的,相同的生产线,相同的工艺,相同的产品,除了相互杀价根本没有出路,可对三滩镇而言,交通运输就是最直接的额外成本,其次不注重人材培养,不能发挥机器最优效能,另外退休职工多,企业负担日益加重也是亏损因素之一……”
  “你看出问题了,很好,但怎么解决?”韩书记紧紧追问。
  “必须通过改制走精细化经营,二次加工的创新之路!”方晟道,“沿海发达地区快速崛起的乡镇企业,都是打市场‘短平快’,快速搜集市场信息,第一时间抢占市场份额,赚足利润后在市场饱和前及时撤退。以紫菜二次加工为例,投入生产线、更新工艺都不算问题,关键是迎合消费者需求,用小袋装、精品化、健康理念拓展市场,我专门分析过省城一家销量位于全国前十的紫菜加工企业,它的市场定位就是针对小学生推出麻辣味、香辣味、清香味等小袋装产品,可以当作零食吃,也是早饭的佐食,深受消费者欢迎,相比之下那些口感不好、包装粗劣、图案俗气的产品自然遭到冷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