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周史 全新解——传世文献+出土资料重述那段奠定中华走向的朦胧上古史》
第86节

作者: 唐封叶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1-28 14:25:54
  至于三代燕侯燕侯舞,我们目前还不知道他的什么事迹,只能略过不提了。
  燕国作为“侯国”,王朝赋予其最主要的作用自然是“屏藩周室”。已发掘的琉璃河周初燕国墓地里,几乎每座墓都出土了兵器,这说明它是极其重视武备的。当然,琉璃河的燕国也是周朝东北方向王朝声威和文化的传播者。《史记》等古籍记载,成王初年东北的息慎(肃慎)来朝,这其中应该少不了燕国的功劳。
  在本节最后,我们再来说说西周燕国国都的迁徙。前面说过,燕国在琉璃河董家林古城至少定都了百多年。到了西周中后期,大概是因为水患的缘故(董家林古城不见南城墙应是被古称圣水的琉璃河冲坏的),所以燕国不再以董家林古城为都。至于燕人把都城又迁到哪里,现在我们还不得而知,因为考古工作者并未在河北北部和北京一带发现西周后期的都城规模的遗址。一些史学家猜测,西周后期燕国可能兼并了北京城区一带的蓟国,并从董家林古城迁都于蓟国的都城蓟城。但这还有待考古证实,因为北京蓟城遗址目前尚未发现早于东周的文化遗物。

  日期:2018-01-28 15:31:44
  番外篇6,解密文献失载的西周南土大国—曾国
  在描述周公第二次分封诸侯的时候,我们提到周朝在东方分封了周公之国鲁国、太公之国齐国,在北方分封了唐叔虞之国晋国(唐国),在东北方分封了召公之国燕国,在中原分封了卫康叔之国卫国(康国),这些国家都是周王朝在该方向的支柱性诸侯国。至于西方这个方向,是西周王朝的王畿所在,西周时周人的丰镐二京和圣都岐邑本就在西方,自然是王朝力量最强的地方。那审视“东、西、南、北、中”,只剩下南方,好像没有与周人关系密切的大国在当地担当“南天之柱”的重任。这难道是周人疏忽了南方了吗?其实有些问题,既然天资并不算高的我们都能看到,西周初年的那些明君贤臣们,又怎么会看不到呢?实际上在西周初年,周人在南方也封建了一个与王朝关系及其密切的大国,这个国家就是“曾国”。

  日期:2018-01-28 15:32:52
  提到“曾国”这个国名,比起鲁、齐、晋、燕、卫来说,那名声简直是太小了,可能很多人会说自己压根不知道有这个国家。其实您再想想您的中学历史课本或音乐课本前面的彩图,记不记得有幅图是套大编钟,下面标的“曾侯乙编钟”?您的历史老师或音乐老师,可能还给您介绍过,这套编钟,是迄今发现的最大最完整的一套青铜编钟。它由六十五件青铜编钟组成,重达2.5吨,其音域跨五个半八度,十二个半音齐备,改写了世界音乐史。没错,这套编钟的主人—曾侯乙,就是战国初年的曾国国君。

  日期:2018-01-28 17:29:47
  不过要说起这个曾国的历史,我们还得先从“曾随之谜”说起。
  话说传世古籍记载,周朝的南土上有个随国,其姓氏有的说是姜姓(炎帝之后),有的说是姬姓,位置在今天湖北随州一带。虽然随国不是啥有名气的大国,但在春秋初年,它还是个实力不容小觑的国家。公元前706年楚国国君楚子熊通东侵随国,想不战而屈人之兵,先吓唬随人让他们来请和。楚国的大臣斗伯比(斗为氏,比为名)却说:“吾不得志于汉东也…汉东之国随为大”。可见,当时随国在汉水以东,还是汉水以东最强大的诸侯国,有它在,使得当时在汉水以西的楚人不能把势力扩充到汉水以东。两年后,自称“我是蛮夷我怕谁”的熊通在沈鹿(今湖北钟祥东)僭号自立为王,史称楚武王,江汉、江淮间的诸侯大都被迫前来捧场,又只有黄国和随国不来。恼怒之下的楚武王再次举兵攻打随国,随国虽然战败签订了城下之盟,但因其势力较强,楚国也没能灭其国。随国在楚国逐渐强盛的时候还敢屡次抗拒它,确实不愧“汉东大国”的称号。又过了六十多年,楚成王三十二年的时候(前640年),不服楚的随国再次率领汉东诸国叛楚,结果被楚国令尹子文率领的楚军打得大败,败得很惨。这次之后随国才彻底歇了菜,被楚国打服成了它的附属国。春秋之后,随国逐渐在古籍中消失,应该不知在何时被楚国所灭。

  除了在春秋前期的对楚强硬,东周时期的随国还以拥有价值连城的宝贝著称—传说随侯有一颗令诸侯眼馋的夜明珠。
  日期:2018-01-28 17:54:01
  据东晋时期干宝写的《搜神记》记载,有次某位隋(随)侯出行,恰好看到一条大蛇被人拦腰斩断奄奄一息。隋侯见这蛇体型硕大,好像很灵异,就让御医把携带的药物敷在大蛇伤口上。那条蛇慢慢恢复了知觉,逐渐移动着身体游走了。过了一年多,大蛇居然嘴里衔了颗色泽纯白、直径逾寸的珍珠来报答隋侯。更为神异的是,这珠子到了夜里,会发出如月光般的光芒,可以把室内照得如白昼。后来这颗宝珠,就被人称作“随侯珠”,或曰“灵蛇珠”,或曰“明月珠”。所以东周时提起价值异常珍贵的宝贝,人们就会说“和氏之璧,隋(随)侯之珠”。众所周知,“和氏璧”价值连城,“隋侯之珠”与“和氏璧”齐名,其价值就不言自明了。

  日期:2018-01-28 18:07:39
  但是奇怪的是,自古以来直到21世纪初,在据古籍记载是随国地盘的湖北随州一带,却几乎从未出土过“汉东大国”随国的器物(1949年后湖北出土的唯一一件带有“随”字样的青铜器,是一支“随大司马戈”,2013年出土于随州文峰塔东周曾侯墓地中)。反倒是自宋代以来到近现代,湖北一带出土了很多带有“曾”字样的青铜器。1978年,在今天湖北随州城西2公里处,考古学家更挖出了大名鼎鼎的曾侯乙墓,一次性出土文物七千多件,其中青铜器达10吨,包括著名的曾侯乙编钟,这证明曾国在战国初年还是个规模不小、经济文化发展水平很高的国家。而匪夷所思的是,传世古籍文献上从来没提到随枣走廊这一带有个经济文化较繁盛的曾国。(传世古籍中倒是记载商周时有缯国和鄫国,但鄫国在山东,缯国靠近西申国在陕西附近,都和随枣走廊相距遥远。)古文献上属于随国的随州一带不出随国器物,却出土了曾国的墓地和大量器物,这是怎么回事呢?于是很多历史学家就争论不休:这随国和曾国是什么关系?如果是两国,那挨得也太近了吧,而且为什么一个只见于古文献、另一个只见于考古?如果是一国,又如何证明?这问题就成为史学界一个难题,被人们称作“曾随之谜”。

  日期:2018-01-28 20:07: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