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826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牧野有紫龙木粉做底料,又有多年的厨师底子,刀工简直出神入化,凭着敏感入微的觉察力,在火候掌握方面同样是登峰造极的水准,可以说,只要小野哥愿意,随时都可以炮制出让那位眼皮子不容人的主厨自愧不如卷铺盖走人的美味。
  同行相欺是最古老的行业法则,几乎适用于任何行业领域。
  所谓大人有大量,很多时候并非是因为心胸宽广,而只是因为对手太弱小不值得计较。这道理就好比一头猛虎不会在意一只蚂蚁爬到身上的冒犯举动,却可能会因为另外一头狮子的一个眼神爆发一场战争。
  在经历过三次刻意的刁难和陷阱后,小野哥并没有正面回击他,只是联络老叶找了周家悄悄跟这厮打了个招呼。于是,一夜之间,小野哥就成了后厨自由度最高的大厨。
  李牧野不是来这里做厨子的,尽管有时候还觉得挺有意思的。

  一天中午,酒店十六楼的服务员办公区,几个年轻的服务员正嘻嘻哈哈开着玩笑。一个圆脸女生忽然指着走廊尽头方向,道:“喏,喏,喏,快看哈,马上就到了,某人又要请客啦。”
  另一个女孩子则说道:“红艳姐,你还是赶快答应了吧,天天这么吃,我们都已经被你口中的傻子喂胖了。”
  众人当中坐着的曾红艳抿着嘴,面皮微微泛红,道:“这傻子一天到晚就知道吃吃吃,一句话都不说,让我答应什么啊?”又有些担忧道:“也不知道孙总一个月给他开多少钱,经得起这么吃。”
  “我可听说蛮多的。”一个年纪稍长的服务员说道:“后厨的人都说小李师傅的手艺好过了主厨,这样的人才,钱给的肯定不老少。”

  没想到这傻子还有这本事。曾红艳隐隐有些期待的想着,甚至一想到那劲健的体魄和迷人的气息,她就禁不住霞飞双颊,心如鹿撞。
  **的积累从量变到质变,正如蓄势待发的火山,时机成熟的时候只需要一小块石头就能勾起地火。
  “你来,我有话想跟你说。”李牧野推了一辆送餐车过来,先一反常态的招呼曾红艳,又示意其他人可以开饭了。
  安全通道里,曾红艳跟着李牧野过来,肚子里装了三分疑惑,三分不满和四分期待。总之,已经是十分喜欢在意这个人要对自己做什么了。
  这男人就像蜜蜂尾巴上的蜜,甜蜜中深藏着毒刺。
  亲吻不期而来,狂烈的宛如风暴,一瞬间将曾红艳所有理性防线摧毁。连日来,厚积薄发的期待和好奇早已将她的内心的矜持腐朽的点滴不存。她热烈甚至有些下贱的回应着。

  “楼下左边的房间空着,抱我去那里......”她已经意乱情迷,完全陶醉于男人炙热的气息和强悍怀抱里欲罢不能。
  “我定了最贵的套房。”李牧野把她带到了早有预谋的目的地。
  在开启最后一道门户前,她鬼使神差的问了一句,你究竟要干什么?
  李牧野在临门一脚前停下动作回应说,你如果不喜欢就算了。
  她摇头,不是那个意思,只是不敢相信自己真的可以拥有。
  你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快些进来吧,哪怕下一秒死了也认了。
  一切都是在用眼神交流,却似乎都彼此听到了对方的心声。
  二十分钟后,她神魂颠倒,双腿发麻,小野哥拍了拍她的腿,她就主动要求换个姿势。
  一个小时后,她精疲力竭全身瘫软的趴在团起的被子上,嗓子已经嘶哑的叫不出声来。只剩下身在云端,欲下不能的眩晕和恐惧。
  男人停止了令人渴望又畏惧的征服动作。
  “我很抱歉。”曾红艳香汗淋漓,气喘吁吁,身子已如烂泥,回眸看着眼前强悍的男子,有点惭愧的说道。
  李牧野退了出去,用被子温柔将她的包裹起来,道:“你尽力了,是我的情况有些特殊。”

  “我在这方面真没什么经验,小时候练习杂技骑独轮车把那个咯破了。”曾红艳掩耳盗铃的解释道。
  男人有五字真言:潘驴邓小闲,女人也有五个字:香红软紧鼓。
  香:体要香。玉脂凝香,吐若幽兰,总之就是口气要清新,味道要怡人。
  红:能见红。无贞不洁,无圣不纯。洁身而后自好,自好而后自爱,自爱而后人爱之。
  软:身要软。主要是腰要软,腰乃人体中枢结合处,体态的呈现上占了七分功劳。腰粗则壮;腰细则软。腰壮则劲足;腰软则体酥。劲足者刚猛强硬,虎虎生威;体酥者纤柔袅娜,步步生莲。酥如春水柔似弓,刚似法杵劲如松。

  紧:牝要紧。彼之茗器,细而嫩,包而绷,曲而幽,润而滑,窄而紧,短而后实之。汝之木耳,粗而朽,翻而塌,直而通,干而涩,宽而松,长而后虚之。
  鼓:臀要鼓。八个字,坚、硕、挺、翘、浑、圆、丰、盈。夫鼓者也,拍之要响,敲之要弹。
  有经验的女人无不在这五个字上用心琢磨。这五个字,曾红艳勉强占了四个,独缺一个红字,所以才要解释几句。小野哥久历江湖红颜知己遍天下,自然是老船长。这曾红艳貌似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车马娴熟,动作标准,绝非曾宝凤所说的没什么情感阅历,分明也是老司机一枚。
  李牧野并不在意,在鼓起的部位轻轻一拍,道:“不用解释,我知道你是个好姑娘。”小野哥久不沐春风,这一番翻红嬉春,虽因为对手体力因素而未能尽兴,却也称得上不错的享受。所以故意给她留了几分面子。拍那一下是通过动作语言把没说出来的真实看法表达给她知道。这样的举动可不是傻子能做出来的。

  “怎么感觉你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曾红艳回过神来,终于察觉到哪里不对劲了。
  李牧野道:“怎么变了?不还是这个样子吗?”
  曾红艳道:“你好像变聪明了。”
  “你也好像跟平时不太一样。”李牧野笑眯眯看着她说道。

  曾红艳奋起精神起身穿衣,道:“看来咱们之前对彼此都有误会。”
  李牧野笑道:“我觉得还好,现在的你跟我最初看到的时所想象的出入不大。”
  曾红艳面色有点不好看,警惕的瞪了李牧野一眼,问道:“你不是陈教授的儿子?”
  “货真价实,如假包换。”李牧野道:“反倒是你,除了是曾喜国的大闺女,似乎还有别的身份。”

  曾红艳道:“我是什么人都跟你没关系,你想找麻烦之前不妨先掂掂自己的分量。”说完,撇着个腿就要走。
  李牧野一开始接触她的时候曾一度以为陈二姐看走眼了,才让自己跟她发展男女朋友关系,借此顺藤摸瓜挖出曾喜国来。现在才知道,老妈从来没看走眼,比起曾宝凤来,这大妞才是关键人物。
  女人到了这一步,什么矜持和羞耻都被扒的干干净净,心理防线是最容易被突破的。
  “你走出这房间一步,就没有回头的机会了。”李牧野出言如刀:“我这个人从来怜香惜玉,你好好的把我想知道的事情告诉我,至少还有一个做回正常人的机会,否则,继续下去,你只能是在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状态下最终被灭口了事。”

  日期:2018-07-02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