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上到下,从早到晚,被他吃干抹净》
第114节

作者: 一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靳容琛没有离开位子,他点了一根烟,静静地想着今天竞标的过程,他还是没有弄明白,他怎么就会输了,明明都是事先准备好了的,但是对方偏偏就像是知道他的一切,针锋相对,弄得他没有了招架能力,这在以前却是没有的事。
  靳容琛觉着唯一能解释的,就是团队中出了叛徒!
  “靳总,这次真的是损失巨大,这个打击对公司可是很少有的啊。”助理看着靳容琛担忧地说。
  “对方好像已经知道了我们的标底。”此次招标项目的半个负责人李坤插话。

  靳容琛吐出一个烟圈,缓缓说:“不是好像,是一定有!”
  这一句让众人倒吸一口冷气,这无疑是宣告他们之间出了一个奸细,此时虽然没有说明,但是在场的每一个人心里难免忐忑,生怕怀疑到自己。
  李坤环视一周,没有看到纪曼,他明明记得纪曼是跟着靳容琛来的。
  “会不会是纪曼?”李坤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
  靳容琛听到此话,心念猛然一闪,他紧紧盯着李坤说:“你说是谁?”

  李坤被靳容琛的眼神吓了一跳,但是他又总不能就说一半,李坤咽了一口唾沫接着说:“现在也只有纪曼一人比较可疑了,之前的保密工作都是做得好好的,而且,今天招标之前,纪曼就出去了,整个招标过程都没有回来,的确是比较可疑啊。”说罢,李坤小心地看了一样靳容琛。
  靳容琛出了也是才想起纪曼,她的确是整个招标过程都没有回来,原先以为她只是去了卫生间,如今看来并不是,哪有人去个卫生间要这么长的时间。
  靳容琛冷声问:“你们有谁看见她了?”
  众人面面相觑,都摇了摇头说没有看见。
  靳容琛此时也已经对纪曼产生了怀疑,他握紧了拳头,心里暗暗感叹:纪曼啊纪曼,你可真行!
  “来人啊,有没有人?”纪曼仍旧被困在那间屋子里敲打着门,手已经敲打门敲打得红肿了,还是没有一个人来给她开门。也是,这个地方这么偏僻,谁没事会到这里来。纪曼到窗子边看了看,看着这个几十米的高度,纪曼打消了从窗子里逃出去的念头,她还想活命呢。此时的纪曼并不知道招标结果,也不知道靳容琛对她的误会又已经加深了几分,一个黑锅就这样悄无声息地压在了背上。

  靳容琛吩咐人去找纪曼,他要找她问个明白,到底是不是她泄露了标底。人已经吩咐下去了,独留靳容琛一人在会场。
  靳容琛站在窗边看着楼下来来往往的车流,心里一阵烦躁,纪曼的身影又浮现在了脑海里,和今天的招标结果联系在了一起,他不愿意相信,会是她泄露的,可是一想起纪一兰,他倒是真的不确定了。
  靳容琛喃喃道:“纪曼,希望不是你。”
  派出去的人回来了,但是都说没有找到。这让众人更加相信纪曼就是内奸,如果她不是内奸,为什么要藏起来不让人找到?为什么不回来?
  靳容琛一拳捶在玻璃上,众人惊地后退了一步。
  助理小心翼翼地说:“靳总,那现在怎么办?还找吗?”
  靳容琛冷哼一声:“回公司!”
  一行人全部离开了竞标会场,会场顿时空旷下来,只有几个清洁工在打扫着,窗边靳容琛曾经站过的花盆旁边,已经积累了七八个烟头。
  回到公司,靳容琛就紧急召开了董事会。竞标结果早已经传回了公司,公司里的人对此始料未及。
  董事会召开,几个资深的董事今天口气出奇的一致,都让他卸任一览公司总裁的职务。
  “靳总啊,这此的招标结果真的是很意外啊,或许您应该休息一段时间,另找人帮帮你。”一个主张靳容琛卸任的董事说。
  另外有支持靳容琛的人说:“这怎么行?总裁一任岂是说卸就卸的?况且靳总的能力我们之前看得清楚,还有谁能更胜任这个位子?”
  两拨人争论不休,靳容琛冷冷一笑,不用想也知道是谁在后面捣鬼,他卸载了总裁的职务,对谁最有利?还不是纪一兰?这对母女,还真是厉害!
  耳边聒噪,靳容琛不耐烦开口:“都说够了?怎么,一次招标而已,能证明什么?告诉你们,让我卸任,休想!”
  靳容琛径直站起来离开会议,会议不欢而散。
  就在靳容琛在公司里举行会议的时候,纪曼终于被放了出来。纪曼被关的屋子是一间休息室,会场负责人发现了她。
  “竞标结束了吗?”纪曼被放出来后就直奔会场,却只发现空荡荡的会场,纪曼拉住一个路过的人问。
  “早就结束了了。”那人回答。

  “一览公司赢了吗?”纪曼焦急地问。
  那人摆摆手说“一览公司输了。”
  纪曼很惊讶:“输了?”
  纪曼现在隐隐觉着,招标失败和她被关一事绝对脱不了关系,来不及多想,纪曼转身就往公司走,边走纪曼边骂靳容琛不派个人找找她,她不知道靳容琛也是焦急地找过她的。
  终于回到了公司,纪曼正好碰见从会议室里出来的靳容琛,靳容琛也看见了她,靳容琛缓步走到纪曼面前,浑身一股冷冰冰的气息,纪曼打了一个哆嗦。
  靳容琛说:“到我办公室来。”

  纪曼摸不着头脑,暗暗骂了靳容琛一声神经病就跟了上去。
  靳容琛进了办公室就将门猛的甩上,纪曼差点碰到门上,纪曼好不容易稳住,然后推开门进去。
  靳容琛站在窗子前面,背对着纪曼没有说话,但是纪曼可以明显地感受到靳容琛的怒气。
  纪曼小声问:“靳容琛,你怎么了?”
  靳容琛猛然回过身子,一双眼睛盯着面前的纪曼,审视着打量一会儿才说:“纪曼,你是真行啊,怎么还知道回来?还敢回来?”
  纪曼此时也有一些生气:“靳容琛,你说什么呢?我今天……”
  “够了!”不待纪曼说完靳容琛就打断了她,“纪曼,你果然是纪一兰的女儿啊,手段一样卑劣,兵分两路一起来对付我啊,你们两个人一起狼狈为奸,想把我从位子上推下去,你们好控制一览?我告诉你,你们休想得逞!”

  一道冷酷而又无情的男声响起:“纪曼,你被辞退了。去到人事部办理手续后,领了给你的钱,你就可以滚了。”他坐在办公椅上,双手插兜,眉眼里尽是嘲讽、嫌弃与鄙夷。
  纪曼呆呆地立在那里,眼中夹杂着说不清的情绪,似是悲伤,似是无奈,又似是不敢相信。
  “怎么?还不走?看够了没有?是想让我送送你?还是……”说完,靳容琛站起,迅速地把纪曼压在了墙上,力道大而生硬,紧紧地捏着她的下巴,在她的脖颈上留下了一道深红的痕迹。
  “啊!混蛋!你流氓!”纪曼惊叫道,肤如凝脂,吹弹可破的肌肤上瞬间出现了一片绯红,急忙地捂住那道痕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