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遍野》
第210节

作者: 冷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虽然女儿还没有男朋友,但秦爷是高瞻远瞩的人,他害怕,他害怕,女儿被一切伪装的男人打着‘爱情’的旗帜给骗了。
  所以,他要亲自找个人,人品要好,对女儿要好,还能接管这个事业。
  所以,秦爷也在想方设法得是去试探杨羽,看看这个人到底行不行。
  “秦爷放心,我以后一定会招呼好杨羽的。”韩静额头的汗珠都滴下来了,脸色苍白了许多,心想着:难道秦爷已经知道我对杨羽无理的事了?

  秦龙突然把手放在了韩静的肩膀上,将嘴巴凑近道了韩静的耳边。韩静一下子紧张起来,不知道懂事长要跟自己说什么。
  “哪怕是身体,也要帮我招呼好他,我少不了你的好处。”秦爷说完,便走了。
  韩静一个人愣在那里,一脸疑惑,心想着:秦爷的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啊?是叫我去勾引杨羽吗?什么叫用身体招呼好他?可自己是有男朋友的啊,这岂不是背着男朋友偷腥?
  韩静的脑子都想炸了,秦爷到底是什么意思?
  韩静怎么会领悟秦爷的意思,秦爷既然要为女儿找个女婿,找个对自己女儿好的男人,那么专一肯定幸福婚姻的提前条件,他当然要试探试探杨羽是不是那种寻花问柳的男人,所以,他想让姿色还不错的韩静打第一战。
  杨羽要是知道这事,估计是要哭了,这陷阱他中定了。
  浴女村,晚上七点,杨羽今天从县城赶回来,下午又上了一个下午的课,还特意为了弥补昨晚的课多上了一节,放学到家,就已经筋疲力尽。
  “我有话要跟你说。”林依依突然来找杨羽。

  杨羽急忙出了屋,跟林依依单独站在漆黑的角落里,心里已经预感要发生了事,等待林依依说后面的话。
  “我怀孕了。”林依依还是把今天的检查结果告诉了杨羽,虽然他知道其实杨羽压根就没必要知道,本来就是自己借种。
  可问题是,林依依成了寡妇,王仁已经过世一周了。
  “那你要不搬过来跟你妹妹一起住吧,我平时也可以照顾。”杨羽知道,是自己抓出了王仁,但同时,林依依也是自己将她变成了寡妇,有趣的事,她还向自己借了种。
  王仁不在了,作为亲生爸爸的杨羽,不可能不抗起这个责任。
  “我不需要你关心,我只是来告诉你,这孩子不会喊你爹,村民的眼里他都是王仁的孩子。”林依依低着头,一直想要个孩子,王仁很喜欢孩子,但是现在他却看不到了。
  “我已经整理好行李,明天我就离开这去县城找我爸妈,暂时去住那边。”林依依一家是在这里的,但是王仁的事,不想孤零零的住那间房子,也不想去妹妹那住,所以打算去县城跟爸妈住。
  林依依的爸妈在县城买了套房子,很少住这个村子,王仁是这个村的人,所以林依依就跟着住,而崔强是隔壁村的,小姨家旁边的地基是林依娜家的,但是房子是崔强家出钱盖的。
  林依依想暂时躲避下这个是非之地,等心情平复了,孩子出生了,再回来。
  也许,那时一切都变了吧。
  “也好的,我有空去看你。”杨羽想想也好,父母照顾也一样,何况这林伊娜和崔强也不是很靠谱的一对,暂时离开下,去陌生的地方透透气也好。
  “等我从这个荫影中悲伤中走出来了,我自然还会回来的。我走了。”林依依说着。
  漆黑中,杨羽看不清林依依离开的背影,但是肯定是满脸的心酸吧。
  杨羽洗好澡了,便去给张美若和三妹补课。
  “杨老师,我们村的水都是从哪来的?”张美若突然问起这个问题。
  “怎么问这么奇怪的问题。”杨羽愣了一下,没想出来张美若问这个的意义何在?
  “昨晚吧,我洗脸,莫名其妙的从水龙头里流出些头发,好恐怖的,当时吓死我了。”张美若回想起昨晚的事,还心有余悸。
  “头发?”杨羽回想了下,昨晚下暴雨,自己在韩静的出租房里,水龙头里流出头发,是正常的事吗?杨羽摸了摸脑袋,不知道,恐怖吗?好像也恐怖?
  “我们村的水都是从水库里水管运下来的。”杨羽想着,水库里有头发?
  张美若一想,却突然毛骨悚然起来。
  “水库里,怎么会有头发?难道...”张美若突然想歪了,不敢想下去。
  “想什么呢?写作业。”杨羽自然也就不会把这事放心上。
  今晚,浴女村很安静,静得不同寻常。
  越静的晚上,越会发生恐怖的事。
  清晨。

  杨羽牵着三妹芸熙的手,张美若跟在后面,往学校上学去。
  “杨老师,你平时都是牵着芸熙去上学的啊?真暧昧。”张美若当然不是吃醋,只是表哥跟表妹牵着手,总感觉怪怪的。
  芸熙一听,急忙抽走了手,脸红了一片。
  我说张美若你,咋这么爱管闲事呢?我牵我表妹的手咋了呢?杨羽心里嘀咕着,白了她一眼,也懒得鸟她。
  这时,浴女村突然响起了一个爆竹声,只有一声。
  “杨老师,村里好像又有人过世了。”张美若当然明白这个习俗,在农村,如果大爆竹只放一个,就说明,村里有人过世了。
  “乌鸦嘴,你就不能说点好话啊。”杨羽训斥了下。
  到了学校,杨羽急忙就问校长了。毕竟杨羽在这个村子已经很熟了,大部分村民都已经认识,如果是熟人过世了,也总要去送送吧。
  “是上领的张大年爷爷过世了,都已经九十岁了,哎,人还很健在,昨晚不小心滑了一跤,一脸扑到了脸盆里,貌似就这样晕过去,整张脸侵泡在水里,没人发现,就这么淹死了,哎,人生无常啊,命这么硬的人,突然一个小意外,就走了。”校长使劲的摇摇头,很多老年人都是这样不小心摔了一跤就走了。
  人老了,就是不中用,何况都九十岁的人了。

  杨羽哦一声,张大年在本村算得上长命的人之一了,虽然没见过,但辈分很高。
  这种老人过世的事,在农村是经常有的,死亡,是每个人都要走的路,不走也得走。
  可杨羽没有想到的事,张大年的子女们,竟然报了警,来的人又是李若兰的同学雷警官,当然杨羽没空顾这个事,也不知道这事。
  一个九十来岁的老人意外摔了一跤,淹死了,这么正常的事,竟然也报警?难不成还谋杀啊?谁去杀一个将死之人?本来也许就活不过今年了,这不是脱了裤子放屁,多此之举吗?
  雷警官更不信了,随便检查了下,拍了下照,便回去了,事情直接被当成了意外处理。
  这下课之余,每次杨羽再办公室看见李若水,自己的女朋友,反而是莫名其妙的想起她的姐姐李若兰,这让杨羽欲哭无泪。

  跟李若兰偷腥的事还历历在目呢。
  只是放学时,杨琳来找杨羽,这让杨羽大吃一惊。
  杨琳自从误吃了春药被杨羽干了后,就很少跟杨羽有交集了,朋友之间的关系也越来越淡。杨羽也清楚,杨琳来找自己肯定不是为了偷腥。
  “去后面的阁楼吧,跟你说件事。”杨琳神秘兮兮的样子。
  杨羽哭了,不是吧,难道你也怀孕了?虽然我没戴套,但是你说没到你的排卵期啊。

  到了阁楼。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