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824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牧野回到家的时候已近黄昏,进门就看见陈二姐坐在窗边的藤椅上,窗帘不例外的挂着,将室内情景严密封锁。她斜着身子在灯下看书。出乎意料的,居然是一本武侠小说。查老先生的鹿鼎记,小野哥看过多遍,很熟悉那封面。
  “你还记得回来的路?”陈淼有些不满意小野哥的晚归,随即有些期待的样子问道:“那件事进行的怎么样了?”
  “有点进展吧,今天还为了曾家的大丫头跟人打一架。”李牧野道:“您当初要是给我弄一丨警丨察之类的身份就不会有今天这麻烦了,估计这件事也会容易很多。”
  “我倒不如直接告诉人家你是特调办主任,比她们居住城市的市委书记级别还高,这样的话肯定更容易了。”陈二姐语带嘲讽的说道。

  李牧野道:“遇到个姓卢的,惹了点麻烦。”
  陈淼道:“应该是向春同志的儿子卢军,你跟人家动手了?”她似乎没注意到自己的语气,不自觉的站在了小野哥的立场上,隐约似有担忧关心的意思。
  李牧野点头道:“那人在追求曾红艳,条件差距悬殊,我若想完成您交办的事情就只好当机立断,本想着让他知难而退,却没想到那人本事不大,脾气却不小,还没完没了了。”
  陈淼哦了一声,道:“脾气再大也没用,不过你最好还是不要做的太过分,我跟他婶子的哥哥是老同学,这次来这边出差前还跟向春同志打了招呼,如果有必要,我可以暗中给你们调停一下,交给朋友也不是不可以。”

  这个情况阿辉哥没跟自己说,并且老妈的意思明显是希望自己手下留情不要动这个卢军,甚至还有让自己跟他结交的意思。而陈炳辉却是暗示直接弄死这姓卢的。
  他吗的,老子到底该听谁的?
  这件事的背后很不简单,牵扯的太深了。如果不是为了陈二姐,李牧野绝不想掺和进来。他想起了阿辉哥在电话里半明不白透露给自己的那些信息。老妈的这个老同学必定十分不简单。卢向阳是军方人物,职务级别比他身为省委常委副书记的哥哥还高一级,那就是部堂级的大人物了。陈炳辉为什么要暗示自己干掉卢军?陈二姐又为什么态度截然相反?
  “你在想什么呢?”陈二姐把手里的书放下,起身活动一下四肢,叹道:“真的是老了,坐着看会儿书,眼睛发花,浑身发紧,肩膀和后背都不舒服。”
  李牧野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回答她的问题,岔开话题道:“要不要我给您按几下?”
  陈淼并无深究小野哥想法的意思,未置可否,忽然又问道:“你已经把这里的事情跟小辉汇报过了吧?”
  李牧野没有半秒钟迟疑:“还没有,您最近恼了他,我怎么好把您的动向告诉他。”
  “口是心非。”陈淼淡然一笑,道:“你这傻儿子智商太高,演技太好,我现在是真拿不准你哪句是真哪句是假了。”显然她并不认为小野哥说的是实话。

  李牧野道:“我反正永远不会做对您不利的事情就是了,我想在这一点上阿辉哥也是如此吧。”
  陈淼冷笑道:“感情牌,加上拙劣的卧底计划,两个兔崽子不知道哪来的底气在我面前耍花招,不过没关系,我有的是闲暇看你们怎么瞎折腾。”她说着,主动趴到了沙发上,招手道:“来吧,傻儿子,给老妈按几下。”
  陈二姐智珠在握,早已习惯了用阴谋论的方式去看待身边的人和事。她唯一没有料到的就是,小野哥这个儿子不是装的,更绝非她所以为的是陈炳辉在利用她对故去孩子的思念之情跟她耍的花招。
  后背上的触感给她带来难以名状的舒适感,这兔崽子的按摩本事简直是盖世无双。陈二姐尽量忍着不哼出声来。
  “二姐,您要不要睡一会儿?”李牧野道:“饭做好了我叫您。”
  “不需要。”陈淼活动一下脖子,摆手示意小野哥可以停下了。李牧野立即起身给她准备了一杯茶。陈淼接在手里品了一口,道:“成,真暖心,这傻儿子虽然心眼多了些,但照顾人的本事还真不是别人能比的。”
  李牧野认真道:“都是我应该做的。”

  陈淼看着他,觉得这小子这一脸真诚实在很难得,如果不是陈炳辉授意的,有这么个傻儿子倒也真不错。
  “你不是要去做饭吗?”陈二姐笑道:“去吧,我自己看会儿电视。”
  厨房里,李牧野正忙活着。客厅里的电视机又不出所料的传来新闻频道的声音。当出现与南海有关的内容时,陈二姐忽然来了脾气,骂了一句:“混蛋,简直是乱弹琴!”
  “哟,这是谁又惹您生气了?”李牧野端着做好的饭菜摆到客厅茶几上,随口问道。

  陈淼嗅到了香气,食指大动,居然有点小期待。她不大喜欢将这种真实感受暴露在小野哥眼中,淡定的不去看那些色香味俱全的菜肴,道:“除了你那个顶头上司外还能有谁。”又禁不住骂了一句:“卑鄙!鲁莽!”
  李牧野顺着她的口气说道:“年轻人做事难免心浮气躁,主要还是对那边的局势不够熟悉吧?”
  “居心叵测!”陈二姐冷哼一声,端起饭碗,吃了一口菜,道:“你们两个小崽子是一丘之貉,一个跟我这儿摆弄糖衣炮弹,另一个就在南海的问题上瞎胡闹,真以为这么做就能让我就范?”
  “您还是吃饭吧。”李牧野为她布菜,道:“气大伤身,为这点事儿不值得,阿辉哥不听您的,我跟他不一样。”
  “陈炳辉是不是命令你对卢军下手了?”陈二姐吃了几口,忽然放下碗筷,目光灼灼看过来。
  “他的确是有这个意思。”李牧野出现了瞬间的犹豫,陈二姐这双眼太不容沙子,小野哥意识到隐瞒不过,倒不如坦率的承认,末了又解释道:“主要是因为这姓卢的有点碍事。”
  “狗屁!”陈二姐爆了句粗口,道:“你们那点小算盘我还不清楚吗?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李牧野此刻已经能够猜到陈炳辉的真正意图,反问道:“您觉着阿辉哥会做对您不利的事情吗?”
  “我觉着我还没老到需要你们来摆布我的生活的地步!”陈二姐忽然怒了,拿起筷子又狠狠摔在桌上,道:“我在这条战线上工作了三十六年,从来没想过参与到党内派别的纷争中,临到退休了,难道会犯这种低级错误?那些外人不清楚我是怎么样的想法,他陈炳辉是我一巴掌一巴掌拽扒大的,怎么会不知道他姐是什么人?”

  话说到这个地步几乎就是图穷匕见了。
  李牧野索性也说了句透亮的话:“也许真正担心您犯错的人不是他呢?毕竟这种大事是容不得半点错误的。”
  “你不打算继续装傻儿子了吗?”陈二姐忽然收了怒容,换了一张嘲讽的笑脸。
  “我本来就是您的傻儿子,今天是,以后还会是。”李牧野诚挚的说道。
  陈淼微微蹙眉,摆手道:“行,行,行,你继续装下去。”
  李牧野嘿嘿一笑,道:“不管您是怎么想的,我反正说的是真心话。”
  日期:2018-07-01 18: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